2032年的台灣、中國與世界

董立文
1,030 人閱讀

壹、前言

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預測2032年台灣的總統候選人或是總統是誰,也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預測2032年中國的領導人是誰,即便習近平現在取消了任期制,但是我們只能確信,2032那年習近平79歲,假如他還活著。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第 76 屆的線上會議中致辭。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預測未來只能是系統性與趨勢性的,假如看台灣的政治,我們可以謹慎樂觀的說,台灣的民主選舉制度將會繼續的存在。反之,中國政治的發展則充滿了不確定性,主要原因在於中共黨章、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沒有關於最高領導人如何產生、如何領導的相關規定。中共的權力繼承與高層的統治方式,一直沒有發展出一套明確的規則可供依循,中共的最高領導人權力的交接,與中國人民,中共一般黨員無關,而具有三個特徵 :(一)不確定性;(二)不透明性;(三)極少數決定。不到最後一刻,連身為候選人的接班者,自己都不確定是否在名單內。這是中國政治發展最大的不確定性,也是共產專制政體的宿命。

當然,台灣的民主選舉制度與中國的專制政體還存不存在?或是說台灣與中國的政治體制會如何變化?這就要看全球未來的趨勢為何?並盡量找出其相關性。預測未來是一個大工程,本篇短文不可能詳述其細節,只能輪廓式的簡介目前別人的預測結果。

必須強調,眺望未來更多地是期盼塑造未來而不是預測它,尋求驚奇的來挑戰我們的思維,而不是可預測性;不是麻木的等待未來,而是尋找可行的可能性,來改變我們的未來。

貳、關於2030年的全球大趨勢

一般預測全球趨勢,都會參考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NIC)所公布的全球趨勢報告,以及歐盟所屬的歐洲戰略和政策分析系統(ESPAS)所公布的全球趨勢報告。

2012年底,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就發布了《2030年全球趨勢》報告:預測到2030年,任何國家都不可能成為全球霸權,四項「大趨勢」將塑造國際關係:加速個人賦權;國家之間和國家內部的權力分散;新的和不同的人口模式;以及不斷增長的自然資源需求(食物、水、能源與土壤)。NIC總結說,自然資源限制——特別是當疊加在人口趨勢和其他環境壓力之上時——預計會增加全球的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

2019年ESPAS發布了《2030年全球趨勢:歐洲的挑戰和選擇》報告,當時用這麼幾段話當標題來代表其預測:我們更熱,我們(人)更多,但在哪裡?我們住在城市。我們繼續經濟增長。我們需要更多的能源。我們是高度連接的。我們是多節點的(poly-nodal)。

2020年年底ESPAS又特別發布了《全球大趨勢:掃描後冠狀病毒的視野》報告,重新審視修正他們前一年的報告,簡言之,其結論是大流行病幾乎惡化了他們原本所有的預測。此處,該報告提出「全球領導力真空」的觀察結論,認為美國領導力的削弱是這場大流行病最顯著的特徵。

美國作為全球領導者的地位不僅建立在財富和權力之上,而且同樣重要的是建立在美國國內治理、提供全球公共產品的合法性之上。以及召集和協調全球應對危機的能力和意願。大流行病正在考驗美國領導力的所有三個要素。到目前為止,華盛頓沒有通過測試。

在此期間,中國一直在利用美國失誤造成的開放,實際上填補了真空,將自己定位為全球應對大流行的領導者。然而,儘管中國外交有自信(面具外交),但冠狀病毒危機可能正在加速中國吸引力的下降,此外,中國也不能倖免於一系列內部經濟和社會挑戰。因此,現在說中、美對抗升級是否會導致未來十年的公開衝突還為時過早,這種前景不能被視為一種趨勢。

参、未來的前景分析

2021年3月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公布156頁《2040年全球趨勢:一個更有爭議的世界》報告。其中提出五個前景分析,其中三種情景描繪了國際挑戰日益嚴峻的未來,互動主要由美中競爭決定。前景一,民主復興:2040年,世界正處於由美國及其盟國領導的開放民主國家的復興之中。中國和俄羅斯多年來不斷加強的社會控制和監督扼殺了創新,雖然他們仍然是戰略軍事強國,但中國和俄羅斯都陷入了國內壓力的泥淖,威權政權的衰弱,使他們在週邊變得更加難以預測和更具侵略性。

前景二,漂流的世界:國際規則和制度在很大程度上被中國等大國、地區參與者和非國家行為者忽視,國際體係將是無方向、混亂和動蕩的。中國在2030年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擴大其國際影響力,尤其是在它成功迫使台灣政府進行統一談判。但缺乏承擔全球領導權的意願和軍事實力,導致許多全球性挑戰基本上沒有得到解決。

前景三,競爭共存:美國和中國在一個分化的世界中繁榮並爭奪領導地位。核心安全挑戰是如何防止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地緣政治競爭破壞兩國繁榮和全球經濟所依賴的經濟合作。

另外兩個場景描繪了更徹底的變化。兩者都源於特別嚴重的全球不連續性,並且都無視關於全球系統的假設。在這些情景中,美中競爭不那麼重要,因為兩國都被迫應對更大、更嚴峻的全球挑戰,並發現當前的結構與這些挑戰不匹配。

前景四,「獨立的孤島」描繪了一個全球化已經瓦解的世界,出現以保護國家免受日益增加的威脅的個別經濟和安全集團。

前景五,「悲劇與動員」講述了在毀滅性的全球環境危機之後自下而上的革命性變革的故事。

肆、結論

站在台灣的角度,綜觀這些未來全球趨勢與前景分析,似乎悲觀的成分較多,全球不確定性與混亂持續與擴大的可能性較高,中國無論是崛起或衰弱都具有同等的威脅性。但是,解方是清楚的,唯有全球民主復興、民主國家團結合作與美國負責任的領導,才能改變未來的世界趨勢。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董立文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