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Panda:趙少康們的中國結

石牧民
498 人閱讀

台北市立動物園中來自中國的雄性熊貓因病死亡。趙少康在社交媒體發文(不止一篇),指責蔡英文總統出於「意識形態」而對一隻雄性熊貓的死亡「不吭一聲」。

趙少康口中的「意識形態」何所指?

熊貓是中國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這個「中國」說起來很尷尬。人多半認知熊貓原生地在中國四川。實際上,熊貓原生地四川臥龍自來是圖博人(Tibetan)生活的領域。而圖博語中的 Wo-dhom(音譯為「臥龍」)的語意就是「熊貓(dhom)棲息地」。中國併吞圖博後,將圖博人領域臥龍劃入四川省。圖博人的聖獸成為了中國政府的保育類動物;保育後,拿來當外交oo-mí-iá-geh(お土産)。

這我們不免就要問了。趙少康先生指責蔡英文總統對雄性熊貓出於自然因素死亡「不吭一聲」的「意識形態」,是蔡英文總統不肯認中國侵略圖博的歷史嗎?或者,不藉由這個機會「吭聲」,好讓大家知道在馬英九執政之初被送來台灣當oo-mí-iá-geh的熊貓是中國搶來的?嗜食萊克多巴胺美牛又嗜反萊克多巴胺美豬的趙少康顯然不是在說這種敢於站在侵略者中國對立面的「意識形態」。

或者,我們把趙少康想得單純一點,甚至是擁有一顆少女心地那麼單純;「可愛的大熊貓死了,那麼大的可愛一夕消亡,民進黨總統『不吭一聲』,沒人性!」僅僅只是因為熊貓的可愛沒了,也該吭一聲。但問題就來了。台北市立木柵動物裡的可愛動物顯然不止熊貓一種。任何心智正常,知道衡量輕重的人都不會認為每當有可愛動物死亡,蔡英文總統都需要「吭聲」。出於自然原因死亡的雄性熊貓,跟台北市立木柵動物園裡的其他所有動物都一樣。有生老病死。而嗜食顯然是被屠殺的美牛的趙少康,認為一隻雄性熊貓的自然死亡比他肚子裡被殺死的萊克多巴胺美牛還要特別,特別到蔡英文總統必須「吭聲」,否則就是沒人性,則必定有一個意識形態。

有人必有意識形態,否則趙少康不會對恩恩不吭一聲

如果「沒有意識形態」地面對那一隻雄性熊貓的自然死亡,會是什麼反應呢?台北市立木柵動物園裡,來自中國的一雄性一雌性熊貓是有繁殖的。他們在台灣生下了兩隻可愛的台灣小熊貓。據報,昨天這兩隻可愛小熊貓一如以往地在那邊啃竹子,對於那一隻雄性熊貓的死沒吭一聲。這叫完全沒有意識形態。

而人則必定有意識形態。人和熊貓的差別,恐怕就在於意識形態。小熊貓死了熊貓爸爸,照常啃竹子,不吭一聲。人死了爸爸,則會悲傷會垂淚會心碎,那是因為人具有親情這種意識形態。人死了爸爸,是死了至親;而人死了兒子,也是。於是恩恩的爸爸如此悲傷,在恩恩因為武漢肺炎併發症過世後的幾個月來,不懈地追求真相。喚不回他的兒子,但至少要找到真相找到公道找到心安。但我們日前才看到尋求連任的中國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被問到在他任內疑似因侯友宜堅持而新北市獨有的調派制度造成延誤送醫而死亡的恩恩時,掉頭離開,不吭一聲。

嗜食萊克多巴胺美牛的趙少康先生所支持政黨的候選人才剛剛示範了該黨連死了人都敢不吭一聲。「不吭一聲」這四個字,趙少康倒是用得頗心安理得啊。

這個「不吭一聲」,趙少康用在蔡英文總統身上,並連結到「人性」有無的指控。但總統不是人,而是一個政府「機關」。總統這個機關若要吭聲,不能夠出於個人或特定團體的意識形態,而必須出於國家的政策考量。在台灣雙首長制的權責區分下,總統主責國防與外交。如果趙少康先生認為蔡英文總統必須對來自中國的雄性熊貓的自然死亡「吭聲」,難道是認為中國送來當oo-mí-iá-geh的熊貓之死亡是一個「外交」問題,必須由總統這個機關以外交層級的高度來「吭聲」嗎?趙少康你是不是台獨啊?(恐怕是黃安要吭聲?)

趙少康利用Panda動員深藍

但我們不妨就真的就為趙少康和他所代表的那個族群設身處地。趙少康拿中國來的雄性熊貓的死亡來指責蔡英文總統「不吭聲」,那個發文所設定的目標受眾非常明確:在11月26日將要投票給中國國民黨的支持者。

這一群身份極明確的選民,當前是絕對的「少數」。這種少數,並不見得是投票出來一定輸的那種少數,而是面對中國的態度上的少數。來自中國,一雄性一雌性的熊貓,是送給「馬英九」的oo-mí-iá-geh。「馬英九」也不是人。它是一個機關,也是一種政治。「馬英九」這種政治的組成,涵蓋了積極期望中國併吞台灣、消極地藉由屈服來期望中國不(立刻)併吞台灣、投機地賺取中國可能併吞台灣所衍生的紅利等政治立場。

這些二〇〇〇年代下半葉的政治立場,集結在「馬英九」這個傘下。而這些政治立場,經歷二〇〇八、二〇一四、二〇一六、二〇二〇幾次大選的淘洗,逐漸失去號召力。同時,中國在它的國內雷厲風行的極權壓制以及在國際社會中輸出獨裁和侵略的氣焰日盛,都使國際社會調整對中國的戰略:它聽不懂人話(也不會遵守人話的約定),必須圍堵它,對抗它。但「馬英九」這種政治還停留在二〇〇〇年代後半葉。對於自己的主張和立場日漸失去號召力,對於「韓國瑜」回光返照式的勝利最後卻蝕了老本蝕了根基的大潰敗,完全沒有體認到其中國際性的因素(而這就叫做「鎖進中國」),完全把「與中國的關係」當作全世界而不思「與世界的關係」最終才能牽制中國。

二〇〇〇年代後半葉,叫做「馬英九」的那種政治,在趨於「少數化」的過程中,唯有累積怨懟;在缺乏認同的窘境中,不斷鑽牛角尖。最終,就是趙少康指責蔡英文總統對來自中國的雄性熊貓自然死亡「不吭聲」的發文。那個「房間裡的大(ㄒㄩㄥˊ)象(ㄇㄠ)」實際上就是「中國」,就只是「中國」,而且是「馬英九」那種政治所推銷的「中國」,現在已經沒有市場的「中國」。

距離投票日不到五天,趙少康的「熊貓文」當然是為了煽動對蔡英文的不滿來使中國國民黨的得票最大化。但,我們的老天鵝啊,他催票的哏竟然是熊貓(而甚至不是美國的期中選舉或馬來西亞選舉的在野勝果)。那就是非黑即白(熊貓?)的敗相。

可愛動物,中國拿來當送給馬英九的oo-mí-iá-geh,趙少康拿來當鬥蔡英文的武器。而這是什麼樣的意識形態呢?總之,熊貓是可愛的,而「趙少康們」拿可愛大熊貓的自然死亡來做文章,真是不可愛。顯然也不太有人性。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