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k買推特 對美國與台灣的影響

王宏恩
850 人閱讀

Musk在本周一(25日)正式買下推特(twitter),而他也在事前就多次討論推特上的政治政策。根據《紐約時報》的整理,Musk曾說要公開演算法、讓「極左派極右派都有10%的人不開心」、以及要實名制並打敗機器人(spam bot)、並認為推特本身已經是公共領域(de facto public square)因此需要絕對的言論自由保護。這些論述看起來都很正面。但實際上Mush買下推特一事,對於美國跟台灣來說會有怎樣的影響呢?

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首先,就美國來看,根據美國政治學會共同執行的ANES2020總統大選前問卷調查,美國民眾使用推特追蹤政治資訊的人大概僅有40%。而假如我們觀察推特使用者對於前總統川普的看法(如下圖一),X軸為給川普0~100分,而Y軸則為人數,推特使用者(綠色左側)給川普0分的比例遠超過沒有使用推特的人(紅色左側),而沒有使用推特的人給川普高分的比例(紅色右側)遠高於推特使用者(綠色右側)。相對來說,推特上本來就是比較偏自由派的。相較之下,臉書使用者之中(下圖二)對於川普的評價差異就比較小,雖然臉書使用者同樣有較高的反對川普的人,但是支持川普的比例跟有無臉書使用就沒有太大的關係(換句話說,臉書上找到川普支持者的比例跟不用臉書時找到的比例相當)。

圖一、推特使用者對於前總統川普的看法(X軸:給川普0~100分,Y軸:人數)
圖二、臉書使用者對於前總統川普的看法(X軸:給川普0~100分,Y軸:人數)

因此,假如Musk真的以言論自由為名讓川普及其支持者回歸,一個影響可能就是會讓推特變得比較不同溫層一點。當然,這可能是Musk希望看到的效果之一。但就算是這樣,推特本身也僅佔了美國四成的使用人口,本來也無法代表美國政治的全貌,尤其是那些不使用推特的族群。

然而,比較大的問題是,Musk真的支持言論自由嗎?這個問題,跟台灣問題息息相關。

小英政府曾善用推特推動外交

台灣有多少人在用推特?比例極少。推特公開的台灣使用者大概佔台灣人口的10%,但根據TEDS2020總統選舉後的調查,僅有0.1%(1680位民眾中的2位)說會透過推特蒐集政治相關資訊。因此,推特政策(或上面的攻防)對一般民眾台灣民眾可能是無感的。

然而,台灣政府透過推特有過數次漂亮的外交表現,例如蔡英文透過推特與日本以及美國政界的熱烈互動,美國國務院透過推特帶動世界支持台灣加入WHO、各國發起的奶茶聯盟運動讓台灣與各國網友連結加強等。而最近烏俄戰爭上烏克蘭也善用推特改變世界民意、獲得世界支持而得以對抗俄羅斯入侵,這些都顯示了推特對台灣的政治重要性遠大於一般台灣人的認知。

因此,Musk買下推特以及Musk個人的政治態度,就可能顯著影響到台灣的國防外交。不幸的是,從Musk的價值觀與過往表現來看,買下推特可能對台灣不是個好消息──尤其是Musk跟中國的連結。

Musk的自動車公司Tesla在中國有大規模工廠以及投資,而最近上海封城也讓Tesla的生產線爆發危機。但根據彭博社報導,過去幾年Tesla的車出問題、使得有中國民眾抗議時,Tesla公司曾經聯絡中國官方,希望中國官方拿下抗議相關的發文跟影片。這不只代表Musk跟中國官方密切來往,同時對言論自由也不是百分之百支持的。

當然,Musk可能不是絕對的言論自由信徒,而是「法律之內言論自由」的信徒,因為Musk曾多次說過要讓推特內「合法」的言論都可以自由傳播。這種論述,或許可以幫Musk過去解僱了好幾位洩漏商業機密的員工,畢竟商業機密可能是受到美國法律保護的,不能算是合法的言論自由。

但對於跨國的平台以及國際政治相關言論來說,重點就變成:合誰的法?

美國有憲法,但是中國有《反分裂法》。假如今天中國以《反分裂法》為理由,要求推特拿掉蔡英文總統的推特帳號、或者全面加註一個中國原則在所有台灣官方機構的帳號下方,否則「違法」,那曾經有求於中國審查言論的Musk,是否會以合法為名處理台灣的推特帳號?假如Tesla公司要對股東負責、但是Tesla的營運仰賴中國,那中國是否會以經換政的限縮台灣在推特上的空間呢?

馬斯克和中國的關係恐對台不利

這個問題,假如結合Musk的「左右各讓10%不開心」的原則,可能就對台灣更糟。因為中國的網路使用者人數遠大於台灣的網路使用者。假如基於這種表面的平等,把推特上挺台跟挺中的帳號各懲罰十萬個,那可能就沒有挺台帳號了,但挺中帳號可能才少了一小部分。而隨著推特直接被買斷而下市,我們甚至沒有任何公開的方法來監督,無論透過股票或透過立法都有困難,這也使得本來還尚能影響國會的台派遊說團體沒有著力點。雖然Musk也說要透過認證使用者的方式來減少網軍帳號,而真的可能會讓機器人網軍變少。但是要怎麼認證中國網友?到最後還是得跟中國政府合作認證,而結果就更可能使得中國推特網友帶任務出巡的比例大增。

因此,總結來說,對於Musk買下推特一事,台灣政界與民眾應該認真觀察他對於中國的看法、以及對於跨國言論自由是怎麼形塑政策的。而在外部監督困難的情況之下,我們除了需要從外部推特的監管單位(美國政界)來監督,也需要從內部獲得足夠的協助(例如推特員工本身、或者促使推特成立如臉書一樣的第三方外部委員會,即使臉書的外部委員會也運作緩慢)。

留言評論
王宏恩
Latest posts by 王宏恩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