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英雙語,還會是台灣人的國家嗎?

夏途島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最近,立委林俊憲質詢蘇貞昌院長時提到,教育部最新調查指出,新生代的台語能力不佳,連南部都情況嚴重,台語恐有滅亡危機。

其實有識之士近幾年一直在發出警訊,惟恐台灣社會仍無知無覺,等到時日一久,恐怕惡夢成真。而如今總算國會殿堂也開始討論到這個議題。或許亡羊補牢,猶未晚矣。

不過令人憂心的是,在此同時,蔡英文總統再度重申雙語國家是玩真的,不是玩假的。確實,提升全民英語能力,幾乎可以說是全民共識,這麼來看,這個政策似乎沒有什麼毛病,可是蔡政府並沒有清楚解釋為何要推雙語國家,以及他們所說的雙語國家實質為何。

一般來說,政府宣示要成為雙語國家,應該是表示英語將與華語一樣成為官方語言,民眾洽公辦事,都將能全程使用英語進行,如果只是提升全民的英語能力,那還不到雙語國家的層次,即使像現在一些大學都已經在推一些課程全英語教學,也還不到雙語國家的程度,甚至北歐一些國家,全民英語能力都好到僅次於英語母語者,這些國家也仍未將英語列為官方語言,也不會標榜自己是雙語國家。雙語國家的標準其實很高,而蔡政府沒有說明為何台灣需要達到華英雙語國家的境界。

我只能粗略地猜想,政府想把目標拉得很高,就算最後達不到,也可以提升全民英語能力。這樣講起來似乎有點道理,但有趣的是,對於一個外國語言展現了如此的熱情,為什麼卻沒有想過針對母語採取一樣的措施呢?或許有人會說,本土語言那麼多種,政府行政會變得多複雜啊!但各地方可以依據語言分區的概念來實行啊!花蓮不是已經有地方直接使用過阿美語發出公文了?在目前《國家語言發展法》的精神之下,將各種國家語言當官方語言來使用,都是應該推行的方向。

不過,這不是現在這篇文章中要談的主題。回到林委員的質詢問題,究竟為什麼台話日漸衰微。其實那個道理很簡單,就跟台灣人英語普遍不好的原因一樣。你的生活中根本很少或幾乎不使用的語言,程度如何提高?即使國家真的搞雙語來增加使用機會好了,在熟悉的華語與不熟的英語之間,人們一定是優先選擇華語,實際運作下來,雙語國家和現在的華語國家有何不同?即使你真能把公務員逼得訓練得英語嘎嘎叫,也一樣,更何況還不一定逼得成功。

如果我們對於一種根本還無法在台灣生根的外語,都願意投注那麼大的資源,為什麼不願意投注只需要相對少很多的資源,在現在仍有許多「輾轉」(liàn-tńg)的母語者存在的此刻,來好好拯救年輕一代的台語?英語是一種外語,英語教師隨時都可以從國外引進,即使二三十年後,再來推雙語國家都不嫌晚,但母語世代一旦完全凋零,無人可傳承,台語很可能就像當初西拉雅語一樣步入歷史,而且台語與英語的狀況不同,它早已在社會中紮根,只要學校教育好好補破網,加上生活中仍使用的人,要讓台灣再變回從前那樣的國台語雙語社會,並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具體的做法方面,既然我們國家可以為了歸國學人或科技人才,設立竹科實驗中學雙語部,在國家教育體制內存在全英語教學的學校,為什麼不能至少開始設立幾間完全中小學的台語學校?這個國家一定做得到。我們不要總是在追求天邊的彩虹,卻踐踏腳邊的玫瑰。當我們把自己的根刨掉,卻汲汲營營要引進外來物種的同時,我們也已失去了自己。

作者是高雄人,政大經濟系畢業。嗜讀歷史、哲學,近年來專注於經典哲學與台語文的研讀,組織有哲學讀書會——蘇格拉底捙倒珈琲,以及台語讀書會——念冊會。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