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加紅統,毒性會是搖頭丸的幾倍?

黃涵榆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前高雄榮總台南分院醫師蘇偉碩近日一番美國豬肉的萊克多巴胺「毒性比搖頭丸高250倍」、會飄散在空氣中直接被吸入人體內的說法引發輿論關注和社會恐慌,如同先前彰化衛生局長葉彥伯主導的武漢肺炎普篩,掀起巨大的公衛爭議。實際上兩起事件同樣都是以專業為名的政治鬥爭,這一點從國民黨和民眾黨自以為撿到槍,傾全力把蘇偉碩吹捧成悲劇英雄、要全民當蘇偉碩就可以看出來。

國民黨和民眾黨撿到的這把蘇偉碩的槍是土製還是中國製,本文強調我們必須看清事物的本質,包括蘇偉碩這個人的言論和底細,才能團結對抗中國的訊息戰和政治鬥爭。

首先是事件的法律面。此次蘇偉碩被舉發和移送偵辦並不是因為「反美豬」,而是因為散佈謠言引起社會恐慌,違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如同言語霸凌、謠言、毀謗、詐騙等也不在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這已是連小學生都知道的基本法律常識。

有關食品安全有太多謠言,包括味精容易致癌、豬油比植物油更容易分泌有害毒素等等。蘇偉碩是毫無悔意的現行犯,他所散布的謠言是包裝惡意的假訊息,不僅刻意製造社會恐慌,破壞他人免於恐懼的自由,也極可能嚴重侵犯豬肉商的權益,理應接受調查甚至懲處。即使在網路上任意張貼某家飯糰衛生不佳,都可能因為破壞商譽而招致求償訴訟,更何況是影響層面遍及全國。

蘇偉碩不至於不知道聯合國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已在2012通過容許量標準,各國已有進口美國肉品,但因飲食習慣不同而有不同規範。台灣目前採取的容許量為肌肉及脂(含皮)0.01ppm、肝臟0.04ppm、腎臟0.04ppm、其他可食部位如(胃、腸、心臟、肺臟、舌頭、肚、腦、血等部位)為0.01ppm與日、韓、紐、澳、加等國標準一致。

筆者同意這些標準都是人為訂定的,有一部分是政治權力的決斷,但也是經過醫學、公衛和食品專家的專業判斷。身為一個醫學專業人員的蘇偉碩如果要反對也無可厚非,但是必須是以嚴謹的專業方式反對,否則只是在表演醜陋的政治鬥爭戲碼,只是在滿足個人被注目的偏執快感。

眾所週知的蘇偉碩並不是毒物研究專家,但也許他私底下有在潛心研究毒素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他有嗎?事關公共利益與安全的言論要成為公共論述都必須遵守專業學術研究的慣例、規範和倫理。不管是哪一個學門,研究者不是什麼資料拿來就用,而是必須注意資料是否來自已獲認可的刊物和學術社群,資料的引用和闡述是否精準,以及是否有研究者個人原創性的反饋甚至批判。

蘇偉碩是專業精神醫學訓練出身,所以他理當知道專業的重要,至少懂得營造專業形象或表象。他不知道是真不懂還是刻意扭曲,不知道引用的資料用做實驗體的果蠅與人體的生理結構的物種差距遠到無法形容,他有提出具說服力的解釋嗎?研究的解釋力和適用範圍已是問題,他甚至還誤用資料與數據,妄稱萊克多巴胺毒性比搖頭丸高出250倍,又急忙在臉書貼文上悄悄改成0.25倍。

250倍0.25倍不僅相隔好幾個宇宙,數據是怎麼來的?有做了什麼文獻考察?是否有不同的實驗母體和採樣做為對照組?研究成果通過什麼樣的學術社群對話與辯論,以至於成為可信的科學真理?蘇偉碩懂不懂、有沒有執行這些基本的專業研究規範與倫理?

根據筆者的觀察,他不僅沒有執行基本的專業研究規範與倫理,沒有對當時聯合國CODEX訂定的容許量提出任何專業的研究與反思,然後提出另一套研究成果。到目前為止,他的言論就僅止於「有人這麼說、這麼做」,自己沒有深入檢視與研究。

就專業論專業,否則就只是招搖撞騙,以專業為名行政治鬥爭之實,那位因為專業能力和品格有瑕疵而被迫離開教職的前台大新聞系教授會聲援蘇偉碩,物以類聚一點都不足為奇。就專業論專業,真正這個領域的專家,保括中國醫藥學院許惠悰、中原大學生物科技學系招名威等教授,都已經指正專長不是食品與毒物研究的蘇偉碩的言論。

蘇偉碩的偏執是顯而易見的,欠缺專業的言論和行徑受到質疑,就反指控受到政治迫害。幫大家複習一下,蘇偉碩任職高雄榮民總醫院台南分院精神科主治醫師期間,因為胡亂控訴同仁言語暴力,違反院內自我約束公約,並經常於媒體發表詆毀醫院之不實言論而遭免職,但他卻仍舊以榮總醫師身分對外發言。

因為偏執的性格使然,蘇偉碩顯然急需鎂光燈聚焦,把自己擺在公眾人物的位置,見獵心喜的國民黨和民眾黨自然樂意為他架設必要的舞台。專業不足,政治爆表,這時候再把「個人見解」和「言論自由」當做保護傘,和泛藍陣營一貫的操作手法如出一轍。

偏執的人不願意或已無法區分或刻意模糊意見和事實的差別,將自己的憑空妄想提升到不容質疑的真理,羅織任何細節都只是為了印證自己固著僵化的想法,再反過來控訴被查水表和政治迫害。

如果今天偏執如蘇偉碩只是妄想外星人派飛碟來綁架他,就當做科幻小說看看就好。但是他散佈的陰謀論已經超出言論自由可以保障的範圍,因為已經傷害到其他人免於恐懼的自由,也傷害業者的權益。民眾和政府權責單位都不應該容許他躲在言論自由的保護傘,否則只是在為政治鬥爭和中國滲透和統戰大開方便之門。

當蘇偉碩偷偷把250倍改成0.25倍,我們沒有聽到任何一個要全民當蘇偉碩的國民黨和民眾黨人出來說些什麼。如同他們過去所造過的謠言、所散布的假消息,他們假裝船過水無痕,繼續製造更多的假訊息,還大談言論自由,這一切台灣人都應該記在心裡。

附帶提醒讀者,蘇偉碩此次的風波和泛藍陣營的操作不是個別事件。大家花點時間去了解這個人過去做了什麼,就知道會在這個時刻散佈謠言其來有自。蘇偉碩曾是親民黨立委高明見的辦公室主任,SARS期間不顧禁令,是台灣唯一一個到中國參加和他專長無關的SARS會議的醫師。他同時也在今年武漢肺炎爆發之際,參與「高雄民間防疫聯盟」,大肆鼓吹普篩與封城。他也參與醫事聯盟協會,在台灣疫情和防疫資源都相當緊繃的二、三月,呼籲捐贈口罩和醫療物資給中國,理事長正是高明見。

說來悲哀,好歹也是醫學專業人員,欠缺專業學術能力與誠信就算了,竟甘心淪落為統戰工具,是偏執還是仇恨使然?

檢調單位應該查明蘇偉碩此次的行動和背後有什麼訊息供應鏈、有誰在策動。大家更需要清楚,偏執加紅統,毒性會是搖頭丸的幾倍?這個計算題恐怕遠比連續幾輩子每天吃美豬才等於一顆搖頭丸,對台灣人的安全危害影響更大。

蘇偉碩這次的風波不會是個別事件,那只是泛藍陣營一連串的「美豬之亂」的戲碼之一,中國的訊息滲透和泛藍陣營配合炒作還會以類似手法持續進行。蘇偉碩只是一個用完即丟的統戰工具,狡兔死走狗烹,還會有更多的蘇偉碩,比搖頭丸更毒的訊息會透過各種管道一波又一波侵襲台灣。

雖然衛福部告發可能會更激起蘇偉碩偏執的被迫害情結,但是釐清事實強力回擊是必要的防禦措施,該移送就移送,民主法治如果不能自我防衛就什麼都不是。

當然,筆者也衷心期盼蘇偉碩能找回作為一個醫師追求真理的道德良知,不是像某位從政的醫師讓自己掛在嘴巴上的名言「政治其實很簡單,找回良知而已」,變成「政治其實很簡單,造謠而已」,那樣就沒效了!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