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的危機與溝通型願景

林威志

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粉絲專頁

前言

有人憂慮,臺灣當前有著「民主的危機」。蔡英文總統是在公平的選舉中當選的,公民投票也是多數人投票支持的結果,而上街示威之所以發生,恰也體現了人們在民主國家可以上街表達自己意見的權利,究竟危機在哪裡?本文認為當前民主最大的危機,是對宣傳方式掌握的不對稱性。

其實,危機並不難找:在於不少庶民覺得民主制度不再為他們服務了。庶民們覺得被政治菁英和主流媒體欺騙,他們幾十年來一直承諾改善經濟和社會狀況,而工資和社會保障卻一直在停滯不前乃至減少。

另一方面,也有民眾對許多政策議題非常有自己的看法、對於民主程序制度也信任不疑,因此問題並不是民眾反對或不在意民主。民眾反對的是檯面上的政治人物。

當面對這場「危機」,許多菁英解決民主困境的辦法,是進行更多的「事實查核」(Factcheck),因為這些庶民被假訊息給矇騙。但庶民的重點是現在的政府管理者不接地氣,沒有真正關心社會大眾對生活的要求。

公民不參與的危機

從眾多庶民語言中,並不難讀出庶民的不滿:人們對自己的生活條件不滿意,不相信政府會幫助他們,不覺得民主機構是「民有、民治、民享」。任何以「民主」自居的政府都應該認識到這才是真正的「危機」。

群眾在遠離國家事務的基礎上,只能通過對他們公開的有限信息形成觀點。民主政府一方面在公民不參與的情況下處理事務,另一面希望公民對這些事務不發表意見,這是個兩難困境。進一步來看,庶民如果沒有公民意識,怎樣有正面的批判性獨立思考?

民主自由不是沒有缺點,更重要者為為政者能遵守社會規條。法律源於鄉例及習俗,即所謂「普通法」,因此任何違背及損害群體利益者應受到制約,這就是法治精神。可是在臺灣民主化多年的時間,大家見到甚麼?

宣傳的不對稱

蔡英文總統於第十三屆亞洲自由民主聯盟(CALD)大會,以台灣面對及抵抗「假訊息」經驗為題視訊開幕演說。假訊息已成為專制勢力的基本手段,台灣站在此種攻擊的最前線,我們有相對應的「台灣模式」,台灣經驗是民主價值面對威權勢力之戰的最佳示範。

1970年代,中共打宣傳彈到金門馬祖,落海居多;我方用空飄氣球心戰反制,本少效率高;是不對稱戰的例子之一。回顧20世紀,獨裁國家政府可以輕易控制人民的思想,因為所有的國內媒體均由政府掌控,境外媒體被排擠、國境封鎖,任何持不同政見者可能被隔離、噤聲、打壓,百姓也無從得知不同政體國家的成功。

但事實遠非如此簡單。新的獨裁混合政體及威權黨國政黨,並沒有放鬆對人民思想的箝制,甚者,他們利用了民主國家的技術發明,找到更新、更隱蔽的方法進行他們的政治宣傳,從原本的內部宣傳,轉而進一步意圖影響敵對國家,也就是美國民主基金會所稱之「銳實力」攻勢。許多社交媒體帳號背後的勢力不明,它們通過推廣更具現代風格的影音來吸引觀眾人數,試圖影響人民。

政策溝通的必要性

政府施政要得到民眾支持,必須有政策宣導與政績宣傳,政策宣導的目的是爭取民眾支持,政績宣傳則是爭取民眾認同,但所有政策不會跟所有民眾有關,因此選擇「得利」與「受損」的民眾來溝通,是很重要的思考方向。針對得利的民眾告知展現政府的德政,針對受損的民眾告知政府的補救措施,才能讓政策的「相關」民眾清楚,至於其他非相關人的酸言酸語,就不用太在乎。

政績宣傳則更要針對「得利」的民眾訴求,告訴這群民眾政府施政的成效,爭取他們的支持。政策對政府單位施政至為重要,但遺憾的是,多數民眾對政策說明不感興趣,因為政策背後的成因眾多,且多數政策都是有利有弊,不會是嘉惠所有民眾,也不會是所有人都認同,加上政策的論述「趣味」不足,引不起民眾的興趣,同時近年來網路假消息滿天飛,政策的真實目的和意涵更難被民眾了解。

政策溝通的困境

在政府宣傳網紅化的背後,我們必須更認真看待政府在媒體行銷效應的弱勢與困境,以下我們用幾個例子說明:

去年由藝人白冰冰為高雄拍攝的「來去高雄」觀光影片,歌詞文案從各個角度稱讚高雄的好,卻忽略了觀光客想看到的是體驗在高雄生活的樂趣、城市優化後的建設、美味的經典小吃等等。更別說整體視覺配色少了美感,螢光紅綠的交錯;配樂還有回音效果、不貼近年輕世代;剪接後製的運鏡不夠流暢等等問題。雖然這部影片因為獨樹一格的風格,不意外地短時間內點閱人數破百萬,但是老派陽春伴唱帶式的觀光影片,恐怕難以達到吸引民眾前往高雄觀光的效果。

再例如,2019年臺中交通局「路口慢看聽」宣傳短片,則由官員與石虎人偶一起跳舞,以簡易舞蹈搭配重複的「慢看停」歌詞,但先不論舞蹈動作參差不齊,就連影片畫質過低、配樂並非後製而是現場收音,讓人納悶都已經 2019 了怎麼還會出現十年前素質的影片,更別論由局長帶頭「跳健康操」和「宣導交通安全」的相關性到底何在。此部影片雖有大量轉發討論,事實上大部分人只關注影片失敗的滑稽,少有民眾看完影片直接連結至「下次更為注意行路安全」的重要提醒,讓宣導交通安全的教育資訊完全失焦。

還有,在蔡英文總統的帶頭起步之下,政府的其他單位也開始跟著這股新溝通風潮往前進。我們看到從行政院、外交部、經濟部、內政部…等等部門,透過各種可以吸引民眾的內容製作,企圖透過社群的快速擴散效應,利用社群管道大力放送所有的政策與政績宣傳。綜合所有的事件脈絡,我們可以察覺,所有政府單位動起來的原因,其實很可悲的是因為「選舉挫敗」後產生的積極補強效應。

先前,假資訊不只是透過傳統媒體傳播,在各種社群管道,我們都可以看到這些假資訊透過不同的方式進行傳播與擴散,令人無從查驗,防不勝防。此時,自媒體的經營就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小結:新時代的政府溝通

政府已經無法讓政府宣傳的運作還像之前倚賴傳統媒體進行政績政策宣傳。也因此,雖然現在所做的改變讓民眾會覺得有點無所適從,也有許多媒體圈的學者專家提出反論抨擊政府作為。但是,嘗試改變,走出自己的路,是一個有效的方向。

直言之,政府所提供的數據與資訊都有其公信力,而且也容易查證。政府的宣傳內容不只要吸引群眾目光,還能夠引發討論與散播,更重要的是,這些內容也更能透過明確的資訊呈現,直接的說出「政府到底要做什麼、做了什麼、達到了什麼結果」。

作者為台灣民主創新與教育發展協會研究員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林威志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