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打擊經濟+房價失控,南韓文在寅政府陷危機

楊 虔豪

南韓總統文在寅。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步入2021年,南韓總統文在寅陷入就任4年至今、最深沉的苦悶。不僅新冠疫情衝擊南韓民生經濟,失敗的不動產政策,反致首都圈房價持續上揚,民眾苦不堪言。文總統支持率創下新低紀錄,隨著4月首爾與釜山市長補選接近,「政權審判論」氛圍濃厚,讓文總統與執政的共同民主黨,處於危機前線。

南韓去年底經歷第4波、同時也是至今最嚴重的新冠病毒感染潮,連續兩週,確診人數都在千人上下,如今在政府頒布嚴格社交限制措施,民眾也自發減少外出接觸下,單日確診數明顯減緩,至本週已降至400─500人。

眼見受疫情衝擊,許多中小企業與自營業者已撐不下去,甚至出現店鋪倒閉潮,特別是練歌房(KTV)和網咖等場所,在新一波社交限制措施中,被禁止營業,若狀況持續,勢必打擊業者生存,南韓政府因而決定撥款第3次災難支援金,這回特別針對小型零售或自營業者,發放100~300萬韓元(約新台幣2.6萬~7.7萬元)的補助。

但這回發放對象,並不包括近期已關店的業者。許多人當初共體時艱,結果熬不過連月來無營收、卻仍得支付房租的沉重負擔而倒閉,如今卻連災難支援金都領不到,而大喊不公。就算拿到錢,如此金額,實際上也難支撐營業運作,連番「撒錢」究竟能否有效幫助到需要幫助的人,引發質疑。

特別是左傾的共同民主黨,已在3百席的國會中,拿下180席,但疫情爆發近1年,國會開議也快半年,包括要求房東減租或對疫情造成營業損失的補償對策等民生相關法案,都還原地踏步,不見實質進展。文在寅政府與執政的共同民主黨,疫情期間應對經濟問題的怠惰,開始引發民眾質疑與不滿。

另一個牽動起民怨的問題是房價。文總統上任後,推出連串打房措施,包括調高房產保有稅及綜合不動產稅,並指定多個「房市投機」區域,隨公寓價格設定不同的抵押貸款限度,超過15億韓元的公寓則禁止抵押貸款,企圖讓持有多棟房產者脫售,並透過管制來遏阻房價。

文在寅總統與進步派政府,將這波打房策略稱作「與不動產投機勢力所展開的戰爭」。當局認為首都圈房屋供給量仍為充足,判定房價持續上升主因,在於炒作不動產者過分猖狂所致,因此傾力頒布限制措施,切斷炒房行為。

但接連的管制政策上路後,房價反而高速上升。根據南韓國民銀行不動產情報部門Liiv ON的統計,2020年12月的全國平均房價,較前年同期相比,激升8.35%,創下14年來最大增幅,並遠超過李明博與朴槿惠時期的水準。事實上,「房價失控」的消息,去年夏天起,已可頻繁在媒體上見到。

就任前期還自信滿滿表示,與不動產投機勢力所展開的戰爭「不會輸掉」的文總統,眼見民怨逼近沸騰,在1月11日的新年演說中,對無法抑制房價,公開向國民道歉,並表示將把不動產政策調整至「擴大供給」的路線。

近兩年,許多保守派人士和專家學者,指出進步派政府的不動產政策問題,在於過分著重打房,而忽略基本房屋供應量,導致入不敷出,自然造成房價上升。

但鮮少有人注意到,相較以往2人以上的家庭為社會主流,當今南韓的「個體戶」已從2000年的15%翻倍至現在的30%,成為人口最大宗。事實上,個體戶增加,但房屋供應數仍舊以多口戶為主要考量,個體戶負擔不起,問題依舊存在。

因此,除基本供應數量外,房屋興建與交易,能否更切實符合個體戶的需求,還有國家經濟過分集中於首都圈發展的城鄉失衡,都有待解決。只是這些問題,至今仍未受到左右各派與主流媒體的重視和探討。政府「風向轉彎」朝房屋供應面費心,能否就此緩解問題,令人懷疑。

去年,釜山市長吳巨敦涉入性騷擾而辭職,首爾市長朴元淳也在被他人指控性騷擾後,走上絕路。原由執政的進步派共同民主黨所掌握的南韓兩大城市,將於今年4月舉行市長補選,被視為繼去年國會選舉後與後年總統大選前,最後1次「期中考」。

根據南韓實時施策公司(REALMETER)每週公布的民調,文在寅總統1月第2週的聲望,只剩下35.5%;執政的進步派共同民主黨支持率(29.3%)也被保守派在野黨國民力量(33.5%)追過,差距正逐漸拉大。受疫情與房價飆漲而切身感受經濟困難的選民,政治上的支持意向,已開始出現變化。

儘管朝野兩大陣營目前還未確定市長人選,但各家民調皆顯示,兩大都市多數持「政權審判論」者的選民比例,皆大於「政權安定論」,很可能失去1個以上都市的執政權,對共同民主黨而言,並不樂觀。

作者為定居首爾的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長年採訪與評論南北韓時事,希望注入具有台灣觀點和現場觀察的韓半島新聞。

留言評論
楊 虔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