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免王浩宇後,黃捷危機浮現

林瑋豐

民進黨桃園市議員王浩宇16日遭到罷免通過,即將下台,也成為全台第一個被罷免成功的直轄市議員,開創先例。而三個禮拜後,另一個同被歸為泛綠陣營的無黨籍高雄市議員黃捷的罷免案,也要進行投票。原本罷捷案被認為通過機會比罷王案低許多,但是在罷王案通過之後,藍營及反民進黨陣營士氣提升,黃捷被罷免的危機也跟著增加。而綠營若認為有機會守下友軍黃捷,接下來反而應該繼續大動作支持黃捷,也能在未來可能面臨棘手的反萊豬公投前,能先有「扳回一城」的成績單。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罷免王浩宇在開票之夜,國民黨、民眾黨直接大喇喇坐在記者會兩側「宣示功績」,反觀罷捷團體在上周以前,幾乎還是個烏合之眾,搞不清楚《選罷法》導致無法參加電視公辦說明會,把違反《港版國安法》當作烏龍的罷免理由等等,罷捷的理由不容易說服一般選民,只能訴求韓粉或保守民眾。換句話說,就算是反民進黨的年輕或進步選民,原本看到罷捷團體的理由,也不容易被說服支持罷捷。

罷捷門檻大約是7.2萬張同意票,而國民黨去年總統選舉在鳳山拿了8.2萬票,只靠動員韓粉不容易通過這個門檻。然而在罷免王浩宇成功後,首先,藍營士氣受鼓舞,預料罷捷投票當日,可以召喚出更多原本不認為會通過的藍營選民或韓粉,為罷捷增添更多變數。

加上年輕或進步選民,從萊豬政策累積了許多對蔡政府的不滿,看見罷免王浩宇有「教訓民進黨」的效果,讓原本並非韓粉的黃、白選民,更有讓民進黨或蔡英文二連敗的動力。

黃捷雖然曾經是時代力量民代,就為數不多的高雄時力選民而言,從2019年以來,因為太多位公職退黨,部分支持者自然萌生教訓「小綠」的動機;加上黃捷和時力分手分得相當難看,人頭黨員爭議沒有解決,讓部分時力支持者對黃捷的態度不只是挺不下去而已,更可能是會跳出來投票要她下台。

這樣一次有可能吸引到兩種選民的效果,可說是一魚兩吃,都讓原本無望通過的罷捷投票,反而在王浩宇被罷免、出現破口之後,更加緊張。

另一個危機,就是原本部分台派陣營,是從2018年選舉就對黃捷有恨意,包括當時競選期間,黃捷沿用韓國瑜「又老又窮」的批評,來形容民進黨長期治理的高雄,甚至稱當地人不期待鳳山的衛武營、大東藝術中心,「大家都吃不飽了,然後政府卻一直想用藝術中心,叫大家去看表演」,也被認為呼應當時藍營的言論。

因此在部分台派社群,這次其實是抱持「支持王浩宇,冷眼看待黃捷」的立場,甚至可觀察到部分對民進黨沒有為王浩宇動員感到不滿,所以想把氣出在黃捷身上的綠營支持者。

反過來看反對罷免黃捷的角度,就算黃捷並非民進黨籍,綠營接下來也必須全力防守,一方面當然要避免藍營連結將兩場罷免據為己用,成為接下來半年後的公投案墊腳石,形成民進黨2022年再敗的頭兩張骨牌。另一方面,若能守下較難達成的罷捷案,泛台派陣營也能塑造出「扳回一城」的局面,起碼在面對公投案等大戰以前,先拉回士氣。

但是所謂的全力防守,民進黨究竟是要採取高調或低調姿態?恐怕都要詳加考慮。一般來說,在2016年《選罷法》下修門檻之後,罷免門檻已降至同意票多數、且同意票大於選舉人數4分之1,也就是過去罷免蔡正元時,反方不投票來降低整體投票率已是無效戰術。然而被罷免方仍多以保持低調作為有利戰術,例如韓國瑜及王浩宇,都想要避免激化罷免陣營,減少發言、不主動訴求支持者出來投票。

但上述採取低調消極應對的韓、王兩人,其實最後仍然被罷免成功,反倒是上一位面臨被罷免的全國知名人物、前立委黃國昌,當時採取正面對決,呼籲支持者出來投票,就算最後同意票仍高於反對票,但是支持黃國昌的反對票仍然衝到罷昌同意的一半,明顯也遠高於反對罷韓、反對罷王的得票數。

也因此,民進黨若有把握罷捷案不會通過,事實上應該再加重力道挺黃捷。過去黃捷在罷免成案後,本就已得到趙天麟、許智傑、劉世芳、范雲、洪申翰、賴品妤等民進黨立委及地方議員的站台,加上林昶佐率領的無黨陣營,已是比王浩宇得到更多的支持。

在罷免王浩宇通過後,黃捷的危機提升,總統蔡英文1月18日也在IG的限時動態分享黃捷動態,這是過去沒有的動作,也代表民進黨給黃捷一定程度的送暖及宣示表態。

民進黨因為罷捷有可能守住而必須表態,值得留意的是,另一群人也因為罷捷有可能通過而加入,就是國民黨陣營,被認為連任困難的主席江啟臣以罷王開張首勝,悶了好久的藍軍一吐怨氣,當然就更需要收割第二場勝利,最好把氣勢延長到反萊豬公投的操作。

更需要這個舞台的,可能就是韓家軍了,國民黨高雄市黨部副主委、前韓市府官員曹桓榮新任「罷捷總指揮」,是否代表韓國瑜也想在「罷捷成功」這個成績上分一杯羹?果不其然,就在罷免王成功、罷捷前夕,「韓國瑜被勸進選主席,鬆口過年後表態」的新聞隨之而出,一場罷免行動,牽動藍綠各自內部勢力的動作,相當值得後續觀察。

作者曾任立委助理及政治記者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