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歲的趙少康與永遠31歲的陳文成

藍士博

2021年2月2號,是一個值得被記得的日子,陳文成博士紀念碑終於落成,在歷經許多風波甚至怪力亂神的荒謬言語以後,終於堂堂地座落在他應該在的位置,而方方正正的黑色表面,映照著則是當年案發現場的投影。

圖片來源:作者藍士博提供

不過,這幾天可能更多台灣人在意的新聞是:趙少康宣稱說要參選中國國民黨黨主席,在他從1993年就已經退黨以後,在他宣稱自己在韓國瑜的邀請下盛情難卻以後,這位曾經的政治金童彷彿回春,在鏡頭前一副躍躍欲試。

不知道是什麼巧合,我突然查了一下,發現陳文成博士與趙少康其實都出生於1950年,今年恰好都滿70歲。

原來都滿70歲了啊!(如果陳文成博士還在的話。)

如果陳文成博士還在的話,這位出生在林口、長在永和,大學時曾就讀醫學系,後來再以全國第二名成績考上台大數學系,發明「自動計價機」,赴美留學第一年就取得精算師資格,28歲完成博士學位後任職於卡內基大學的優秀台灣子弟,後來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發展?

可惜我們永遠也不知道。

1981年,當年31歲與妻兒一同返鄉探親的陳文成博士,就在警備總部約談以後失蹤,離奇地陳屍在台大校園。博士散落的鞋子裡被塞了走路錢,他的同學竟然做出奇怪的證詞,從美國來的法醫一直得到離開台灣以後,才能公開表示陳文成博士是遭到「他殺」、「謀殺」。島嶼上的我們,卻直到現在還沒有辦法知道真相。(陳文成博士的檔案中偵訊錄音帶已經遺失,僅存的譯文並不完整。)

我們可以這麼說:陳文成博士之所以遭到約談/謀殺,與他在美國積極參與同鄉會組織、發行《安娜堡鄉訊》,大力鼓吹支持《美麗島》雜誌有關。但是我們恐怕很難想像,一個在美國才「發現」自由、看見台灣的台灣子弟,身邊居然會有這麼多的「抓耙仔」,紀錄一切陳文成博士與朋友吃飯、聊天、生活等等的細節,定期提供給千里之外的情治單位,組織成一整面的羅網。

據指出,趙少康大學時期就參與了國民黨的「覺民學社」,留美期間更是「反共愛國聯盟」的重要成員,是反對台獨的指標人物。

我們不知道陳文成博士與趙少康是否有過交集,但是我們確定的是:

趙少康曾經在電視機前大喊「陳水扁當選外省人都要去跳海」、「中華民國要滅亡了」等等謬語從來沒有實現,反倒是陳文成博士被人從樓上丟了下來,成為至今依舊未明的一樁懸案。

1981年,陳文成博士離奇死亡的這一年,趙少康當選台北市議員。政治金童的選舉生涯一帆風順、連連告捷,他不僅加入郝柏村內閣擔任環保署長,後來更以無黨籍的身分於台北縣選區當選立委,直到1994年台北市長選舉敗北以後,於1996年宣布退出政壇。

我個人認為:陳文成博士直至39年後才能在案發地點立碑,與這幾天還在討論趙少康是否回鍋參選國民黨主席,都是再荒謬不過的一件事情。

可能很少人知道,陳文成博士離奇死亡以後,他的父親陳庭茂先生因為害怕,旋即燒毀了許多兒子的親筆信件與資料;可能也沒有人知道,目前這座位於新生南路三段的場館,最初居然不能以「陳文成」為命名,而必須以「台美文化交流基金會」的方式存在。

獨裁政權剝奪你的生命,甚至連記憶也不容許。

2011年開始,台大師生(包括第43屆研究生協會、第24屆學生會)開始自發性地舉辦追思活動,2012年陳文成博士友人更與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人本教育基金會發起「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草坪設立陳文成事件紀念碑」連署活動,人數多達6千3百多人。即使校務會議中有不少院系所代表支持,但只因為少數教授反對杯葛,甚至荒謬地以「女學生怕鬼」為理由。

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與紀念碑終於在2021年的2月2日下午正式啟用。

我還在台北念書時,偶爾也會到陳文成博士的紀念館去走走,裡面有博士僅存的生平資料,更有許多關心台灣社會發展的人們。他們會在裡面寫人道救援的信件,會有大學青年規劃至今舉辦十幾年的綠島人權營。

陳文成博士的生命,其實還在以另外一種方式延續著。

我個人認為:對台灣社會來說,已經七十歲的趙少康究竟要不要回鍋選國民黨主席,根本就不是一件值得討論的事。政治金童之所以是金童,也是因為他一輩子蹭著黨國奶水壯大,終生權貴自居,始終政媒兩棲。

有的人以為自己永遠保持在最光鮮亮麗的時刻,其實沒有。

有的人在最精彩的時刻離開了,卻永遠活著。

作者為台灣基進桃園黨部執行長、「二O四六台灣」政團成員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