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也是人性之戰

黃涵榆

《聯合報》近日頻頻和其他統派政治人物、媒體和名嘴散布有關武漢肺炎疫情的假訊息,包括10萬劑輝瑞疫苗將於2月4日抵台,並且持續以社論攻擊陳時中領導的防疫團隊,在在印證了筆者前幾篇專欄文章強調的論點:在台灣的傾中勢力組成的「防疫破口隊」會持續在防疫期間進行訊息病毒戰。

日前《聯合報》一篇〈你污名它武漢肺炎,他歧視你亞裔人種〉的社論,一如筆者先前評論過的《聯合報》其他社論,算是正常發揮,欠缺新聞專業表現,充滿邏輯謬誤,更糟的是以扭曲事實的標題企圖誤導讀者。

這篇社論省略舉證的過程,炒作指控陳時中部長把「武漢肺炎」掛在嘴邊是種族歧視,「武漢肺炎」一詞造成亞裔人種在美國遭受歧視,所以拜登上台之後禁止使用川普使用的「中國病毒」用語,誓言消弭種族歧視。

包括筆者所發表的演講和論文、衛福部發佈的訊息和一些媒體,為了照顧其他族群對於詞語不同的理解和感受,大多採取多重命名,除了武漢肺炎之外,也同時列出新冠肺炎、COVID-19和SARS-CoV。

筆者實在很不想在這裡老調重談「武漢肺炎」命名的問題,只想強調它不僅不是歧視,更是台灣反抗中國必要的立場,也是對於造成人類空前災難的肺炎疫情的證言。李中志教授的文章〈「武漢肺炎」,歧視乎,不滿乎〉從相當充分的傳染病命名的歷史脈絡探討這個問題,相當具有參考價值。

反歧視很好用,可以用來洗白中國政府隱匿疫情(姑且不論武漢病毒實驗室的種種傳聞)和武漢封城數百萬人四處逃竄造成全球空前災難的責任。中國(人)和它的代理人如果還有一點點良知和羞恥心,應該要承擔必要的責任,不是這樣以反歧視為名進行非我族類的意識形態侵略和鬥爭。這不才是實質的種族主義清洗,如同中國政府在東突厥、圖博、內蒙古和香港進行的迫害?

亞裔人士在歐美遭受的種族歧視有其悠遠的歷史脈絡,不該像《聯合報》這樣時空和因果錯置牽扯「武漢肺炎」命名的問題。反歧視很好用,當中國政府宣傳肺炎病毒來自美國和澳洲的時候,當中國在各地進行的人權迫害的時候,《聯合報》和其他傾中統派人士有像抨擊陳時中和民進黨政府那麼用力嗎?如果沒有,身為台灣人的我們難道不能認定這股傾中勢力近日的言論和行動都是在為中國政府洗白和轉移焦點,是中國對台統戰的一環嗎?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袁莉近期一系列文章,包括〈北京如何把新冠悲劇變為「中國優勢」〉,深入剖析了中國政府如何從隱匿疫情開始,到逐步利用武漢肺炎疫情對外進行宣傳掌控局勢,從中得取政治利益。大家也別忘記包括臉書在內的網路媒體在這一波局勢發展所扮演的角色,特別是透過言論管制強力介入美國總統大選。

傾中勢力愛用「反歧視」為中國洗白,只上過八堂財經課就變成財經專家的連勝文,近日也頻頻砲打陳時中,和蘇偉碩、楊志良等人一搭一唱,說不用中國疫苗就是歧視。筆者很好奇連大公子那一瓶又一瓶動輒數十萬的紅酒、家中小孩以前泡的奶粉是不是都是中國製的?如果不是,按照他的邏輯,是不是等於歧視中國?中國大量對外輸出的包括口罩和防護衣的醫療物資已被澳洲和歐洲多國檢驗出不符標準,傾中勢力憑什麼要陳時中部長和民進黨政府拿台灣人的健康和性命當賭注?這不就是非我族類、反人性的種族化政治鬥爭嗎?

這些人在美國總統大選之後習慣以尖酸刻薄的口吻嘲諷我國政府押寶川普嚐到苦果、要政府去跟拜登跪求疫苗等等。「押寶」所指為何,證據呢?是指動用預算幫川普助選?說穿了不過是因為川普執政時期一連串對抗中國、強化台灣關係的政策。

如何評價川普這個人和他的政策應該分開看,台灣人也該清醒,無須再繼續迷戀川普。不論是川普或拜登,共和黨或民主黨,都不可能違背美國國家利益最大化的原則。這一點蔡英文總統和她領導的政府也相當清楚,對美國總統大選保持中立,第一時間也發文恭賀拜登贏得大選。

反倒是《聯合報》自己沒有國際視野,連基本的查證更別說是研究的能力都沒有,對於拜登政府的路線完全狀況外。包括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國家安全顧問等官員近日相繼發表挺台言論,我國駐美大使蕭美琴能在台美斷交後首開先例獲邀出席就職典禮,充分證明「押寶說」不過是另一波訊息病毒。

新上台的拜登政府顯然會修正川普時代較為躁進的對外政策,採取較為保守但不失彈性的外交辭令和政策,仍舊以中國為主要威脅,在美國最大利益前提之下重視台灣,延續川普政府的對台基本立場。

筆者不認為傾中勢力押寶拜登,不是的,他們是以中國的立場為立場,包括對陳時中和整個防疫體系持續進行猛烈的政治鬥爭。陳時中和藍營習慣的「能混則混,能撈則撈」的政客形象大異其趣,每天又是鎂光燈焦點,獲得跨黨派民眾的高度支持,自然會成為嫉妒仇恨的對象。

鬥爭陳時中,等於是鬥爭他所領導的團隊和無數無名的第一線醫護人員。台灣在武漢肺炎全球疫情肆虐下,除了防疫成績獨步全球,還能交出經濟成長亮眼的成績單,蔡總統的國際聲望到達高峰,這些是都中國侵犯台灣的阻礙,都是統派勢力不樂於見到的,他們自然會進行更猛烈仇恨動員,反歧視不過只是他們操作的工具罷了。

在這一波波以「反歧視」為名的政治鬥爭之下,「武漢肺炎」是歧視,不讓小明回來是歧視(事實上小明們是中配和前夫生的中國籍公民,根本沒有「回來」的問題),不用中國疫苗是歧視…還有嗎?中國政府和它的代理人們擅長挑動人性中的偏執和玻璃心,以至於我們可以看到反歧視的政治正確比歧視本身更邪惡,因為他們更懂得挪用人權或道德訴求。

納粹違反人性的罪行是二次大戰之後的德國人面對的一道法律、政治和道德的重大課題,即使不是親自參與納粹罪行的德國人在象徵層次上也必須承擔罪責姑且稱之為「無罪之罪」(guiltless guilt),這對德國的轉型正義有無比重大的意義。

中國人或認同中國的人如果還有一點道德良知,都應該對從中國爆發的武漢肺炎為世界帶來的災難感到愧疚,承擔必要的罪責。在更深的層次上,每個人、每個國家都應該深刻反省對全球的疫情的責任,就像每一個人類都必須對環境災害承擔罪責,不是堅稱自己沒做錯什麼,而是該問還可以做什麼。

防疫防什麼?防病毒之外還包括傾中仇台勢力的擴張。頗值得注意的是,這股勢力最近有了新的發展,特別是趙少康在國民黨主席改選之際「重回」國民黨,和韓國瑜結盟,和持續進行的報復性罷免行動一樣,繼續操作「韓粉」的仇恨動員的態勢不言可諭。

防疫防什麼?除了各種形式的病毒之外,也許還包括人性之中的仇恨、嫉妒、怠惰和扭曲的價值觀。陳時中不是神,從來沒有被供奉在神壇上,他不過只是無數個每天辛辛苦苦要守住台灣防疫體系的平凡人之一。台灣人要記住那句動人的話語,「你的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為你負重而行。」

看到有那麼多人辛苦工作,任何一個有感知能力的台灣人都應該多想想自己該盡什麼責任,該如何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該如何做好防疫措施。對於那些持續散布病毒訊息騷擾和攻擊台灣防疫體系的勢力,不能有任何鬆懈和妥協。防疫形同作戰,也是人性之戰!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