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ame Will Not Stop:如何看待GameStop的史詩級軋空

趙君朔

上週全美國甚至全球視線的焦點話題,除了新任總統拜登簽署讓人眼花撩亂的各項行政命令外,就是社交網站Reddit上投資論壇Wall Street Bet的大批鄉民集體大肆推高電子遊戲服務商GameStop和AMC影城的股價,讓放空這兩家營運出現困難企業的華爾街避險基金損失慘重。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一月初GameStop的每股股價還只有個位數,但上周三曾經被推升到讓整個市場目瞪口呆的每股380美金。AMC也從一月初的每股兩塊多美金在上周漲到20美金。這讓知名的做空大戶,Kynikos Associate創辦人Jim Chanos感嘆道「我在投資界打滾了四十年,但我不記得曾見識過過去十天內發生的場景。」現在連線上影音串流服務龍頭的Netflix都準備要把這場被認為是大衛扳倒巨人歌利亞的戰役改編成影集。

不過這場軋空大戰其實並不只是金融領域中忽然出現的炫目煙火秀、稍閃即逝而已,去追溯整個過程的前因後果和變成焦點後不少重量級政治人物、金融大咖的表態就會發現,這場戰役的出現並非偶然,也再度提醒我們美國政經體系中的問題和預告了接下來美國政治場上因為改朝換代後必將出現的政治角力。

這場軋空行動究竟是何時開始籌畫的已不可考,但在2019年Reddit網站的論壇上已經有人秀出建立做多GameStop部位的紀錄並開始討論到底該公司股價有沒有上漲空間。同年3月,又有人在論壇上指出在2008金融危機靠放空被證券化的次級房貸大賺一筆的知名投資人、也是電影《大賣空》主角原型的Michael Burry也悄悄針對該股建立了做空的部位。到了8月的時候就有人在論壇上指出他打算導演一場「史詩級的軋空大戲」。

到了2020年4月,論壇上討論GameStop已經蔚然成風,也有人開始預言「這會是一場讓人終生難忘的軋空大戲」。讓它們如此樂觀的其中一個理由是PlayStation5電視遊樂器將在2020年末上市,讓這家搖搖欲墜,在全球各地開始關閉分店的電玩零售巨頭起死回生。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兩個更重要的深層因素也讓這場史詩級的戰役得以出現:第一是因為疫情的封城,讓許多人關在家裡無事可做開始用手機上的交易軟體操作股票,根據JMP證券的估計,光是2020就有超過一千萬新開的證券交易戶口。再來新興的線上經紀商,也就是本次聲名大噪的Robinhood針對這些數目眾多的新興散戶投資人推出零手續費也增加了他們進場投資、頻繁買賣股票的誘因。

而Robinhood能靠這樣的方案吸引大量散戶是因為他得到城堡投資集團(Citadel Investment Group)旗下的大型電子交易商城堡證券的佣金:這樣的內部交易商接受像是Robinhood、得美利(TD Ameritrade)、嘉信(Charles Schwab)等散戶經紀商的委託單,在自己的電腦交易池中進行交易。它們在自己的「內部」撮合委買和委賣單,再傳送交易所,上週周一到周三Gampstop相關的交易有29%都是經由城堡證券處理。

如此操作能讓這類的電子交易公司撮合出和交易所上大型基金經理人買賣時最終的成交價不同,因為它們是收非常多散戶的委託單,而他們的交易量不足以對市場價格造成影響。然後這些電子交易公司再從在交易所的交易中賺取微薄的價差,但如此重複進行的海量交易讓它們還是賺取了可觀的利潤也能提供佣金給線上經紀商。

去年城堡證券從這樣的交易中就賺取67億美元的利潤,是2018前一個高點的兩倍。Robinhood在2018年便把收到的委託交易的40%交給城堡證券,並從每一美元的交易中由城堡證券得到0.00026的回饋佣金。對散戶投資人來說,他們透過這樣的方式也能獲得比在交易所交易更好的成交價格。

不過這種給線上交易商佣金的模式也曾引起批評,因為被認為電子交易公司只會想辦法增加交易量來擴大自己的收入,並不一定會讓投資人獲得最好的成交價格。所以前參議員Carl Levin上個月曾在《金融時報》投書主張拜登政府應該禁止這樣的佣金制度,因為線上經紀商收取這樣的回饋有利益衝突的問題。

當然這只是類似城堡的電子交易商帶給金融產業的其中一個新挑戰罷了。這類的交易商已靠先進、速度是以奈秒等級(十億分之一秒)的交易系統和理工博士設計的複雜交易指令在市場上呼風喚雨,讓傳統的交易商瞠乎其後,現在也隱身在這場看似普通散戶大獲全勝的喜劇背後一樣賺得滿盆滿缽。

所以這場金融大戲並不能只是簡單的看成弱勢的散戶終於成功反擊貪婪的華爾街大鱷,在大數據和資訊科技大幅進步的現在,如何進一步制定嚴謹的監管法規才是真正重要的課題而不是沉浸在膚淺而短暫的勝利之中忽略了事情的全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GameStop股價開始火箭升空後,線上經紀商Robinhood曾限制散戶能購買的股票和做多選擇權的數量也引起政治人物的關注。最有趣的就是曾獲茶黨推薦、屬於共和黨保守派的德州參議員Ted Cruz竟然轉了民主黨進步派新秀眾議員Alexdendria Ocasio-Cortez 譴責Robinhood限制散戶下單的推文,雖然隔天AOC就明確表示他無意和Ted Cruz在此議題上進行合作。這個在光譜上兩端的政治人物同對華爾街有疑似損害一般投資人權益出聲撻伐的行為其實已經預告了如果未來背後一樣有華爾街和矽谷科技巨頭支持的拜登政府若不能針對這兩個大到不能倒、屢屢規避有效監管並造成美國貧富差距持續惡化的行業推出更多的規範來限制其濫用巨大的市場力量,那麼可能會激起左右兩邊的同時反撲而陷入癱瘓。

此外AOC迅速和Cruz撇清關係也暗示了美國左右兩邊的鴻溝還是極為可觀,拜登政府目前簽訂一系列明顯偏左的行政命令的趨勢如果持續下去,非常可能引起右派的強烈反彈,民主黨雖然表面上有國會兩院多數,但是多數都非常脆弱,稍微有民主黨議員跑票政府的法案可能就推不過,所以拜登政府如何在推動偏左進步派議程和在民主黨中間派取得平衡,也是重大挑戰。

第三個值得討論的面向是本次事件可能也是社交媒體將成為金融市場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的開始。的確在GameStop股價開始飆升後,不光是財經媒體開始大幅報導,在主要社交媒體臉書、推特上相關的討論也是直線上升。在GameStop的股價從周一開始回落,下跌了30%來到美股225美元後,這些在投資論壇上集結的散戶大軍已經把焦點放在推升白銀的價格,使得銀價來到八年來的新高。

換言之,主導市場的力量已經不光是傳統的華爾街巨頭,就和社交媒體成為上次美國總統大選川普跌破所有主流政治分析家和媒體眼鏡勝選的關鍵因素後,所有的政治人物都需要在社交媒體上努力經營已爭取選民支持和引導輿論風向類似,往後金融市場的走向也有可能不在少數菁英壟斷的交易廳中決定。

不過這樣的發展不一定是好事,正如John Plender在《金融時報》的評論所指出的,一般大眾對一家上市公司的價值評估往往有許多不理性的成分,所以市場因為疫情而資金氾濫的情況下,某些原本連償還債務都有問題的殭屍公司也可能因為受到散戶的盲目追捧而上漲到完全無法反應公司價值的地步,如此就無法趁疫情讓體質不佳的公司退出市場,提升整體經濟的生產力。

由以上各點的討論可以看出,除了事件本身的戲劇性讓人無法不關注外,用太簡單的鄉民和金融巨頭對決的框架去分析GameStop和AMC等股票的飆升會錯失了真正的重點。

其實這個事件反應的依然是美國社會在新科技和疫情衝擊下無法有效應對所意外產生的火花,在替不少因為這波操作而發大財的散戶開心之餘,思索要如何利應這次的契機督促剛上任的拜登政府推出更完善的金融監管措施或是針對Google 曾大量刪除對Robinhood限制交易引發的負評再度顯現的科技巨頭濫用其權利現象去修改已經不合時宜《聯邦通訊端正法》第230條給予網路媒體在言論審查的免責權,才是接下來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該真正努力的方向。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