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礁沾上了政治口水

黎時潮

由於國民黨介入,這幾天藻礁公投成了新聞焦點;也因為國民黨介入,使得原本該從專業角度討論的議題,再次淪為口水戰。雖然國民黨加入後,原本相當艱難的公投連署,有了成案的機會,但推動公投案的荒野、親子共學、歐巴桑聯盟等備受尊重的團體,以及主力推動者潘忠政等人,名聲卻可能受到嚴重損傷。

圖片來源:華視新聞頻道Youtube

為了釐清細節,以下自問自答幾個問題:

一、台灣需要這麼高度開發嗎?

有些人認為,我們可以盡量過簡單的生活,不須要耗費這麼多資源,也可以活得很好。這樣的主張,對於少數人來說,可能做得到;但,別忘了,台灣在這麼小的土地上,居住了這麼多人,又有強大的敵人虎視眈眈。為了維持我們的生活方式(健保、捷運、高鐵、國防、低失業率……),就必須讓政府有足夠的經費營運與維護。觀光和文創當然很好,但是這兩個領域能提供的就業機會和收入水準,恐怕就沒那麼美麗。

這裡不想引用一堆數據進一步說明,然而,很不幸,就算只是想維持現在的生活型態,台灣的開發程度只會越來越高。當然,如果有辦法說服大多數國人放棄某些便利、放棄經濟成長,或許這個趨勢可以改變,可惜短期內看不到有這種可能。

二、台灣缺電嗎?

蘇院長曾說過,台灣不缺電,但那只是目前為止。依照核二、核三的機組停止運轉計畫,三年內會有三組機組陸續停轉,損失的發電能力,必須想法補足。原先深澳電廠計畫就是為此而設,但因對燃煤造成的空污疑慮,已經胎死腹中,加上非核家園政策,不可能走回核電老路,大潭天然氣電廠計畫才由此而生。為了配合大潭天然氣電廠,才有此次天然氣碼頭和工業港對藻礁生態破壞的爭議。

三、不是已經把開發面積縮小到原先的十分之一了,還是無法兼顧生態嗎?

重點在於工業港的建設。因為當地海象不佳,必須設置兩道防波堤,保持港內海流穩定。而海流改變對藻礁生態的影響有多大?必須倚賴專業人士評估。所以,雖然陸地開發部分大幅減少,甚至避開藻礁,但工業港的設置,長期來看,對被防波堤包住的藻礁生態來說,絕不是好事。因此,才有在他處設置接收碼頭的建議方案。但經濟部和台電的說帖卻避開工業港影響不談,也難怪會被環團說欺騙;如果公部門真的要直球對決,就應該利弊得失全面討論,不要落人口實。

不過這裡必須附帶說明,觀新生態保護區並不在開發範圍內,理論上那裡的藻礁不會受影響。

四、環團建議的台北港可行嗎?

2018年還屬綠黨的桃園王浩宇議員曾發文說明,提到為何評估後中油、台電放棄台北港方案。主要是傳輸管線如果走海路,破壞的藻礁面積和現在的方案差不多,何必多此一舉?走陸路,沿線的大園、蘆竹、林口地區的議員與居民都表達強烈反對,更別說還會破壞一部分沿海防風林,對生態的影響同樣很大。

而從現實面來說,台電、中油在觀塘工業區經營多時,該擺平的、該拉攏的都已經處理好。如果去台北港另起爐灶,經營地方的經費不談,光是時間成本,恐怕就無法承受。事實上,在觀塘地區設立工業區時(那時還未發現藻礁),就已經注定會有今日的爭議與兩難。

五、可以不要大潭電廠方案,用其他方案取代嗎?

先不提離岸風電、太陽能佔用土地等等引起的爭議,光是尋找適當的建設地點就是一個大問題。當然,如果為了保護藻礁,多數國人都願意付出更高的電費,可以在其他地方設置電廠,然後不計成本地把電力傳送過去。請記得,任何事情都有成本,遠距離送電,沿路因導線造成的損耗就是額外的成本。

六、我們願意付出多少代價?

台灣的言論市場常常出現很絕對的說法,例如:只想和美國簽貿易協定,卻不願允許美豬進口;只想要便利的交通,卻不願付出建設的代價。此次爭議,實際上也有這樣的情形。其實,我很想知道,失去這部分藻礁,有多大的損失?或許有人會說,這無法量化,但能不能從科學的角度,試著說出,失去之後可能衍生的後果?讓大家有個可以權衡的基準。也許,很多人想過之後,會願意付出讓港口換位置而帶來的成本。

七、環團的盲點?

李應元離開環保署長位置後,才有環團人士馬後砲地說:「他是曾有過最好的署長。」然而,李在任內幾乎被人照三餐罵,然後有人說,因為罵他有用!就是這種態度讓環團在許多人心中的陰德值越來越低。

環團只要抓住單一價值,不須要考慮全面事務,所以才會有護樹團體保護黑板樹,空污團體絕口不提境外汙染源這些為人詬病的事情。此次三接碼頭的爭議,也有類似的狀況。在此假設公投案成立且投票過關,因為其他替代案可能無法即時接下電力缺口,造成的政治責任都是由主政者負擔,與環團無關。也就是說,環團不用負擔任何政治責任的事實,導致他們的主張往往非常絕對,一點都不能少。

如果環團願意提出,「請放棄目前的方案,用我們建議的替代案,我們願意一起出來說服國人」這樣的態度,或許他們能得到更多支持。問題是,環團怎可能主動把政治責任攬在身上呢?因為那都是別人該做的,別人的責任。

當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公開支持藻礁公投案,把整件事情變得高度政治化的此刻,以國民黨目前在國內的支持度與名聲,他們主動公開支持此案,對於推動者和參與的環團是否真的是好事呢?

這裡有個大膽猜測:只要公投案能連署過關,他們才不在乎其他的。燒光陰德值,以台灣人的記憶力,沒問題的!

作者為台北愛樂電台首任工程師,主持過該台所有類型節目,台北爵士夜首任主持人,《爵士樂的故事》作者,目前是閒遊作者。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黎時潮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