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者王、敗者富翁」的必勝賭盤

陳文瀾

圖片來源:華視新聞頻道Youtube

趙少康重回國民黨,黨內各勢力動作不斷

2月時,曾在20世紀80、90年代攪弄政壇風雲的趙少康,重回國民黨,並宣佈參與2021年的國民黨黨主席選舉,與2024年的總統選舉。在趙少康搶盡藍營鎂光燈之際,不久前才被罷免高雄市長職位的韓國瑜,「重出江湖」動作頻頻,而現任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也不斷提高分貝,避免被邊緣化。

不甘寂寞的前總統馬英九,與藍營「政二代大阿哥」連勝文,也不時臧否政局、時事,企圖維持影響力。而早已被邊緣化的朱立倫,仍「鴨子划水」、蓄勢待發,隨時都可能回到爭奪藍營龍頭的主戰場。

除此,坐擁豐沛行政資源的兩位直轄市市長──新北市長侯友宜、台中市長盧秀燕,則旁觀鷸蚌相爭,待收漁翁之利。其實,國民黨內戰早已開打,但到了2021年,將從巷戰、游擊戰檯面化成陣地戰;只是,國民黨內戰向來流毒四方、遺毒數載,台灣社會又得耗費鉅大氣力排毒、療傷。

光復國民黨政權的「聖戰組合」

趙少康重回國民黨,當是受韓國瑜刺激,而非請託,深信「彼可取而代之」。鄙視韓國瑜,並非綠營支持者的專利,自詡為「知識藍」的趙少康亦如此;若韓國瑜都能「一石激起千層浪」,趙少康自信當可掀起海嘯,水淹七軍、擊潰「綠寇」,實現昔日「呼群保義」的承諾。

暫時結盟的趙少康、韓國瑜,尚未連袂出擊,卻已讓深藍支持者情緒沸騰;滿是黨國遺老、遺少的藍營支持者,又看見「撥亂反正、再造正朔」的希望。在某些深藍支持者的想像中,趙少康、韓國瑜若分進合擊,馬英九再從旁助拳,當是光復國民黨政權的「聖戰組合」;趙少康鼓動中高階級,韓國瑜策進中下階級,馬英九鞏固女性票源,深藍聲勢甚至將超越韓粉擾台時期。

「知識藍」版的韓國瑜

2018年,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在媒體推波助瀾下,滾動出迄今仍餘波盪漾的韓流;以中下階層深藍支持者為主體的韓粉,雖邏輯錯亂但音量高亢,甚至吸引眾多青年族群跟隨。而趙少康誓師爭鹿逐鼎後,許多與他一樣自視為「知識藍」的深藍支持者,開始大放厥詞,言辭雖不若韓粉的叫囂辛辣,卻更具渲染力。

然而,愈來愈多人發現,除了學歷、談吐較佳,趙少康實與韓國瑜無異,言語充斥不著邊際的口號,若言及政策,泰半如高射砲般不切實際。相同的,「知識藍」言辭雖較典雅,甚至裹上文學的糖衣,但內容並不比韓粉的街譚巷議高明,不外乎是古非今、揚中抑台。

不害怕民進黨的對手,但畏懼蔣萬安

向來,「知識藍」的歷史、政治知識不堪深究,他們不一定是兩蔣獨裁時代的受益者,甚至也深受壓抑,此時卻將那段風聲鶴唳的年代,美化為「君聖、臣明、民安」的靜好歲月。他們在台灣享受民主的果實,卻是普世價值的文盲,又謳歌直如當代納粹的習進平政權,從不自覺錯亂。

趙少康、馬英九皆已年過七旬,韓國瑜也逼近常人的退休年齡;他們近來搶佔鋒頭,除了「高估了自己、低估了選民、錯估了時局」,部分是出自於世代交替的焦慮。他們不害怕民進黨的對手,但畏懼蔣萬安,所以得搶在蔣萬安成為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之前,先聲奪人、搶位自保。

畢竟,在奉兩蔣為太祖、太宗的深藍支持者眼中,蔣萬安即使若干言行不討他們歡心,但畢竟是根正苗紅的「少主」,而馬英九只是家臣,趙少康只是外臣,韓國瑜更只是弄臣。一旦「少主」要角逐最有機會仰攻總統大位的台北市長,泛藍支持者縱使心懷怨懟,選前仍會自動歸隊,將「少主」捧為「共主」。

參選是穩賺不賠的賭盤

除了趙少康,韓國瑜可望再度投入直轄市長以上的選舉;對趙少康、韓國瑜而言,參選是穩賺不賠的賭盤,因為「成者王、敗者富翁」。兩人若成國民黨候選人,必將仿效韓國瑜參與高雄市長、總統的模式,如明星開演唱會「巡幸」各縣市,不會捐輸個人資產;若勝選,躍居呼風喚雨的百里侯、總統,若敗選,光是政治獻金、選舉補助款,就已盆豐缽滿、滿載而歸。

當然,趙少康、韓國瑜必定將選戰,包裝成自己政治生涯的最後一役,與「中華民國存亡保衛戰」,藉此召喚深藍支持者。之後,他們必定花招百出,希望可將氣勢延續至8月的3場公投,再一路挺進2022年的縣市長、縣市議員選舉。

國民黨、親民黨、新黨,必將重新整合

深藍支持者形容趙少康重回國民黨,是「鳳還巢、龍歸澗」;但影響所及,系出同源的「3個K黨」──國民黨、親民黨、新黨,必將重新整合,泡沫化已久的親民黨、新黨,極可能成為歷史名詞。所以,若宋楚瑜不久後也恢復國民黨籍,一點也不必意外。

此外,深藍要角集結,國民黨仍將續走鷹派路線,不僅堵住了侯友宜的上進之路,也讓連勝文、朱立倫的處境日益尷尬;原因無他,在「高級外省人」眼中,連勝文、朱立倫都不夠純正。至於江啟臣,既無李登輝的城府權謀,又無王金平的玲瓏手段,淪為配角指日可待。

藍綠惡戰已無可避免,卻也是台灣民主再進化的契機

可預見的是,2021、2022年,藍綠惡戰已無可避免;而藍綠捉對廝殺,正是小黨攻城掠地的最佳時機。不過,在略具規模的小黨中,時代力量、台灣民眾黨皆無力問鼎縣市長,目標皆是增加縣市議員席次;但時代力量幾經內耗,擴張已是有心無力,柯文哲一人獨尊的台灣民眾黨,可能是最大的獲益者。

深藍風雲再起,雖令人煩悶,卻也是台灣民主再進化的契機;因為愈來愈多網路世代,懂得比較政治人物言行是否一致,政策是否可行。趙少康、韓國瑜雖能吸引媒體,但不再廣受年輕人青睞;而反寫「知識藍」張大春近日發言,正是他們被時代淘汰的最佳下台階:「我們這代最大的錯誤,就是討好年輕人」。

作者學生時代,醉心科學、哲學、棒球,就業後,出版過政治、教育、體育、財經類書籍,現專事產業研究。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陳文瀾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