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潔篪或許自欺,但他們已深信不已!

陳瑞麟

2021年3月18日,美中兩國外交事務的主管者,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中國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美國阿拉斯加首府安克拉治進行會談。在開場致詞中,雙方互嗆、火藥味十足,特別是楊潔篪開場的二十幾分鐘(含翻譯時間)的「訓話」,這必是當代國際史的一個重要事件。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楊潔篪的訓話反映出中共的政治信念與政治思維

台灣各方的評論也非常多,重點放在這激烈「吵架對嗆」是一場刻意的安排,雙方各自對内部的宣傳,楊潔篪開場十六分鐘以中文對美訓話,更被說是講給習近平或中國國內的民族主義者聽的。我自己關切的是:楊的談話固然是一種内部宣傳,但也能反映出中國共產黨的「政治信念」與「政治思維」,也就是說,他們是真心相信他們自己講的,而且,這套信念反映出中共的政治思維模式,或者說政治意識形態。

楊潔篪與王毅的超時訓話,引來布林肯和蘇利文的反擊之後,楊再度說出嗆辣的白話(我相信是他的真心話):「你們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二十年前、三十年前,你們就沒有資格在中國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在中國的面前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這些語句成為中國民族主義者的興奮劑。楊潔篪這些話在台灣人看起來格外諷刺:從台灣總統民選這二、三十年來,中國居高臨下地對台灣頤指氣使的訓話姿態,難道還少嗎?如果楊潔篪這些真心話能夠稍微讓美國人感受到台灣人長年以來的感受,那麼,說不定對台灣而言是一種福音?

在我看來,楊潔篪十六分鐘的訓話反映出中共的政治信念與政治思維──其中有許多獨斷、矛盾與荒謬之處,值得好好分析、拆解與反駁──這是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

唯實力是尚的中共

直截了當地說,中共當局是「唯(實)力是尚」的「唯權力主義者」,他們的信念背後預設的一套被中國知識分子理論化的思維:西方的價值是因為過去數百年來西方的力量(權力)夠大,把它們推廣到世界,(透過建構過程)讓世界人們接受,才成為「普世價值」;所以,中國的價值也當然可以循同樣的方式變成普世價值。這套思維或意識型態,我已經在〈中國困惑(上):普世價值在中國不管用?〉一文以分析和駁斥,該文下篇〈中國困惑(下):為什麼「普世價值」不只是西方的價值?〉則為西方的普世價值辯護:源自西方的普世價值確實是普世的。

民主由世界人民來評價,不是中國說了算

做為政客,楊潔篪的訓話更加片斷與破碎,更加地言行不一、不合邏輯與自我打臉,他說:「我們的價值就是人類的價值。」、「就是和平、發展、公平、正義、自由、民主」就是「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這些話看起來就像在宣告中國共產黨政府的價值已經變成人類服膺的價值了,問題是當中國叫囂武統台灣、訂定《海警法》等,和平在哪裡?當中國鎮壓香港人的遊行、沒收香港選舉,公平、自由、民主又在哪裡?在南海島礁的問題上,中國又何時遵守國際法了?楊潔篪宣稱「美國有美國的民主,中國有中國的民主」,甚至評斷「美國的民主不僅由美國來評價,不是美國一家說了算。而由世界人民來評價。」

然而,在談到中國時,楊潔篪只有自褒吹捧,說「中國人民團結在中國共產黨周邊」,中國政府「維護人民的利益,為世界的和平做出了貢獻」,「任何詆毀中國制度的作法都是徒勞的。」根據他自己評價美國民主的邏輯,中國的民主(如果中國有民主的話)和制度難道不由世界人民來評價嗎?當然也不能由中國一家說了算。

中國只會指責他人抹黑,卻不敢讓世人檢視

更令人驚訝的是,楊潔篪居然反過來希望「美國方面的人權問題做得更好一點。」說「美國存在的人權問題是根深蒂固的,不只是過去四年,對於黑人的屠殺,早就存在這個問題。」沒錯,客觀地說來,美國社會存在不少問題(正如每個國家都會有自己的問題),例如一直存在著少數人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問題、槍枝氾濫導致校園屠殺的問題,但是,這些是教育、社會與文化主流的覆蓋力不足而導致少數人的行為偏差,不是國家政治制度製造出來的問題。

相反地,誠如布林肯和蘇利文加碼答覆楊潔篪和王毅時所言,美國的制度和社會主流總是正視自己的缺點,謀思改進之道。當警察因為歧視和不當行為導致黑人死亡時,美國社會不是發起大規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運動?美國社會和文化強大的自我反省能力,讓他們針對少數個人的不當行為,進行整個社會嚴格的檢討,美國哲學家、思想家、學者總是不斷地反省思索,不斷地提出各種能夠有效地促進族群平等、尊重少數文化的思想、方案與價值。

美國社會公開透明,自由的媒體環境讓自己的問題攤開在陽光下供世人檢視與評價。中國呢?中國政府敢像美國一樣嗎?中國社會沒有自己的問題嗎?楊潔篪在談到中國自己時,只會肯定和吹捧,彷彿中國共產黨政府是完美的,絕對不會有錯。

問題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國治下的人權、歧視問題(對香港、西藏、新疆維吾爾人等)比之美國不知嚴重幾百倍,而且這些人權問題是由中國政府與政治制度造成的。中國政府只會指責別人抹黑中國的形象,卻從來不敢公開透明地攤開中國社會的一切讓世人自由地檢視。如果這一點做不到,中國政府再怎麼費力、賣力地對外宣傳,都無法產生任何說服力,消除不了中國政府「被挨罵」的窘境。

中國想要世人公平地比較、評價中國政府與美國政府的治理成效很簡單,就是像美國一樣把自己的社會公開、透明地攤在世人眼前,而第一步就是撤除對外國媒體與網路的禁止與封鎖。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再怎麼外宣、再怎麼戰狼外交、再怎麼自我吹捧,除了自家培育出的民族主義、愛國主義者外,誰也不會買帳。

不該再對中國共產黨政府存有幻想

總而言之,楊潔篪的訓話,除了反映前述一套政治意識形態與中國政府當前不可思議的自信心之外,還包含他們對今日美國的藐視──事實上,不是美國居高臨下地同中國說話,而是反過來──這場訓話赤裸裸地暴露中共當權人士內心的真實想法。

如此地赤裸而明顯,如果美國(與其他各國)還對中國共產黨政府存有幻想、還以看待西方國家政府的思維來看待中國政府的話,那就會落入殷海光當年已警告的命運:「與共產黨訂條約,等於鄉下人化冥紙(燒紙錢),條約底(的)有效時間,恒等於其勢力尚未成長之時間,『過期作廢』。」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