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等得起合規疫苗啦!—談病毒溯源、疫苗篩選與抗疫戰略

劉依俐

病毒起源與性質探討

2020年4月底出身中國的香港大學閆麗夢及三位華裔博士依續在歐洲科學研究網站Zenodo提出五篇論文/報告/回應/呼籲文:〈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2020/9/14, 26頁)、〈SARS-CoV-2 Is an Unrestricted Bioweapon: A Truth Revealed through Uncovering a Large-Scale, Organized Scientific Fraud〉(2020/10/8, 33頁)、〈CNN Used Lies and Misinformation to Muddle the Water on the Origin of SARS-CoV-2〉(2020/11/21, 10頁)、〈Call for the WHO Team to Investigate the Pangolin Coronaviruses and the RmYN02 Bat Coronavirus〉(2021/1/19, 2頁)、〈The Wuhan Laboratory Origin of SARS-CoV-2 and the Validity of the Yan Reports Are Further Proved by the Failure of Two Uninvited “Peer Reviews“〉(2021/3/31, 68頁)。不但第一篇迄今已超過111萬次閱覽、超過75萬次下載,堪稱人類歷史上最熱門的個人/小團隊科學類論文報告,五篇合計已超過150萬次閱覽、共超過100萬次下載。提出類似觀點之研究者尚不在少數。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觀諸美國國務院已於2020年1月15日點名中國軍方與武漢病毒研究所之可疑活動,剛卸任國務卿的龐佩奧(Mike Pompeo)於卸任後公開撰文批判不透明的中國,還把中國隱瞞疫情對比為蘇聯在1986年掩蓋車諾比核子反應爐事故前國務院針對疫情的首席調查員於立場偏右的Fox News直指病毒可能源於中國軍方的生物武器研究。隨著川普總統於1月20日卸任的CDC前主任Robert Redfield醫師則於偏左派的CNN表示已有言論自由的他,認為病毒最可能源於武漢的實驗室,且早在2019年9月即開始於當地傳染。

研究傳染病和病毒學的他從專業角度表示,不相信這病毒會從蝙蝠傳給人後,就即時成為我們已知最具人傳人感染性的病毒之一,那完全不符生物學邏輯。在通常情況下,病毒從其他動物傳到人體後需經一段時間才能適應並變得高效。前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與前國家安全副顧問博明等都已點出病毒是生物武器的可能性。在此前後,多國重量級專家學者及媒體等亦左右開弓接續提出質疑與指控。這就涉及在2002~2003年中國廣東肇生SARS的跨國災難後世界衛生組織於2005年修訂的《世界衛生條例》。中國可能從2019年9月拖到2020年1月20日才對內外公開宣布武漢出現人傳人疫情,明確違反此規範第6條的通知義務。

疫苗的篩選至關重要—拒絕中國貨

至本年4月上旬,在7百多萬人口中已約1萬2千人染疫、超過205人死亡的香港,已有約五十多萬人打疫苗,打完中國疫苗後死亡(14人)之比例是打輝瑞疫苗後死亡(2人)之比例的至少四五倍以上(由於港人明顯較青睞的輝瑞疫苗到貨接種天數較少,此差距將隨時間持續擴大),另有多人在注射中國製疫苗後或面部癱瘓或中風命危等嚴重反應,其官方根本不敢否認至少存在間接關係。

捷克、迦納、南非、馬拉威、奈及利亞、向來厲行邊界管制的以色列(至少已接種一劑之人口逾60%)在純施打美歐系疫苗後,每日染疫人數都明顯下降。應急使用了中國疫苗的巴西、智利、秘魯、烏拉圭、哥倫比亞、菲律賓、柬埔寨、伊拉克、巴基斯坦、亞塞拜然、塞席爾等國之疫情都是大幅跳升/回升惡化的。

號稱中國邊境唯一鐵桿盟友的巴基斯坦,其總理與總統在注射中國疫苗後均先後確診。泰國與柬埔寨總理均拒打中國疫苗。不少國家也都已替東京奧運選手拒絕中國疫苗。目前歐盟、申根區(Schengen Area)、冰島等西方先進國家接受入境的疫苗接種有效證明只包括獲得歐盟藥品管理局核准使用的四種美歐系疫苗。

臺灣等得起合規疫苗

在行政院長蘇貞昌與衛福部長陳時中帶頭接種AZ疫苗、總統蔡英文與副總統賴清德表態將接種臺灣國產疫苗之際,前立委林濁水等各界紛紛呼籲推銷中國疫苗不遺餘力的馬英九、楊志良、吳斯懷、鄭麗文、連勝文等中國國民黨員應負責任地組團帶隊赴中國打武漢肺炎疫苗,以身試劑,親享其祖國善液,落實「中國人打中國疫苗」之真諦,否則毫無說服力。若該黨縣市長敢說要其轄境內縣市民打中國疫苗,必然被提案罷免。

臺灣對中警戒的超前部署與疫情控制讓臺灣大致安全,即使美歐合規疫苗缺貨,大多數臺灣人民目前並不急於打疫苗,畢竟疫情是整體的。臺灣人可有耐心地先觀察疫苗效果、等待國產團隊依循較嚴謹流程走完人體臨床試驗後,研發出更周全更適宜臺灣人基因體質的疫苗,並爭取採購更多美歐審核通過的合格疫苗。因為可以期待民主國家的合格新疫苗與改良疫苗未來會有更大的產能。

理論上,美國與歐盟國家研發且經批准的第二三代疫苗會是最安全有效的。歐美第一代疫苗或未臻完美,但中國貨已自證很可能無效還可能害命。臺灣政府用臺灣人民納稅錢採購的疫苗,明明能有不少選擇,也有國產的疫苗正在期待催生中(仍然卡在我國人民數及得病率參數太少而無法人體試驗的問題上)當然不該冒險也絕不替中國疫苗可能造成的不良後果揹黑鍋。

攸關全國公共衛生的疫苗涉及能力、也涉及誠意與敵意風險,臺灣應堅定立場,更明確地以立法方式禁止進口中國製疫苗和醫藥製劑,禁止中國、香港、澳門法人與自然人或由中國、香港、澳門實質控制之法人與自然人於醫藥衛材相關領域在臺經營經銷代理,絕不容中國涉入臺灣政府採購藥物、疫苗、醫藥製劑的任何環節,不容老是繞台威脅的對岸透過擅取在臺代理權等手段介入臺灣公衛。

後疫情時代該如何自保

以美國老大哥為借鏡,其政府大力迅速發展疫苗,美國在應對境內流行病毒株的新增病例數及死亡數正在從高峰下降,多數州的疫情略有改善(部分涉及美國CDC的標準改變)。但相關變數太多,譬如墨西哥的確診病例數或染疫比例雖不及美國,但其死亡數高居世界第三,僅次於美國與巴西,其染疫致死率更是美國的5倍。

由於許多非發移民經墨西哥越界進入美國,大多數人未曾接種新冠疫苗(至少已接種一劑疫苗之墨西哥人僅約5%,其他中美洲國家比例更低),被拘禁時才被驗出確診新冠肺炎。從陸路邊界進入加州通關者只會被查驗身分證件,而根本不量體溫或接受任何新冠狀病毒測試。各類疏忽都可能讓疫情回升,何時真能達成群體免疫或回到疫情前之狀態仍屬遠方的未知。

台灣應該防堵中國人紅色感染及中國疫苗入台,中國人在2020年12月美國FDA批准緊急使用輝瑞與莫德納疫苗之際撰文〈中國疫苗走向世界需解決的問題〉投書指出中國並未遵守國際疫苗的研發程序。

「按照國際公認的研發疫苗程序,新疫苗應該走完動物和人體的臨床試驗,並證明合格,才可以使用在人身上。首先是用動物做實驗,並將試驗數據和資料公布於衆,然後才可以進入三期人體臨床試驗階段。按照這個標準,該國目前沒有一款疫苗走完這個程序,有的疫苗不僅沒有走完第三階段臨床試驗,連第一階段動物實驗的數據都沒有公布,就進入人體臨床試驗了。」

先進國家官方與媒體均質疑中國從未公布可供科學檢視的第三期人體臨床實驗數據、兩劑間與之後抗體及併發症等報告,因而根本缺乏具公信力的第三方認證。有透明管道監督及合理補償措施管道的民主國家,施打疫苗才有所謂的最起碼的保障。

中國的國藥疫苗共有高血壓、尿失禁、視力減退、喪失味覺等至少73種局部/全身不良反應,甚至在國內譏為「世界上最不安全的疫苗」。事實上先前上海一所醫院就有超過9成醫護拒絕注射該國「疫苗」,大家都喊「領導先打我才打」,顯示專業人士更不信任其效用與安全性。

迄今,中共政治局成員或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或省部級領導均無人敢公開接種該國疫苗,就算哪天出現類似畫面,也鮮少有人會相信他們是真的打保護率低的中國疫苗。也許就跟外界質疑因疫苗副作用頻傳,南韓領導人施打的是輝瑞疫苗一樣的邏輯,且讓我們繼續觀察下去。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