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選獨裁」,甘安捏?──檢驗《亞洲週刊》

石牧民

圖片來源:亞洲周刊臉書專頁

「威權」、「獨裁」的現代歷史課

最新一期的《亞洲週刊》以「台灣民選獨裁幕後:綠營新威權主義現象」作為封面頭條。專題報導中,先設下金鐘罩;「(綠營)網軍護航最常用的一句話就是:『那難道你要支持國民黨嗎?』」那敢情好,就不檢討中國國民黨。倒是,《亞洲週刊》經得起檢驗嗎?大約一年前此時的《亞洲週刊》,封面頭條是「2019風雲人物:香港警察」。一個讚美香港警察的刊物,品評臺灣的政治、政局為「民選獨裁」、「威權」,真是好意思,好穩固的立場呢!

圖片來源:亞洲周刊臉書專頁

《亞洲週刊》本期報導聲稱採訪「抗議蔣家威權統治的民主鬥士」張俊宏、林正杰。兩位指控「獨裁」、「威權」的民主前輩,大概不會不知道臺灣當前的政治體制和政局,跟「獨裁」、「威權」差多遠。張俊宏、林正杰在蔣經國時代累積的鬥士美名,成為他們的政治資本。要是在蔣介石獨裁、威權的時代,說他獨裁,十年;說他威權,十年。

面對張俊宏、林正杰的案卷,蔣介石批示「應即槍決可也」的手恐怕搔癢難耐。但《亞洲週刊》表示代表臺灣多數民意的張俊宏、林正杰(咦),給當前的執政黨扣個「獨裁」、「威權」的帽子,大夥兒都還相安無事呢!

多獨裁,多威權?實在看不出來。

「威權」、「獨裁」的當代歷史課

《亞洲週刊》這篇專題報導撰文者署名童清峰。洋洋灑灑,董狐之筆;專文最後,筆鋒一轉,寫到:「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颱風『燕子』橫掃日本,造成十一人死亡,關西機場頓成孤島,各國三千多旅客受困,當中也包括台灣旅客⋯⋯。」那敢情好,就來看看燕子颱風以後的臺灣政局。

日本關西機場事件後,蔡英文政府的施政滿意度可謂一蹶不振;最後,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廿四日的大選中,民主進步黨輸掉台中市、高雄市的執政權。蔡英文連代表民主進步黨參選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資格都飽受挑戰。中國國民黨高雄市長當選人韓國瑜的聲望一夕暴起,率領中國國民黨揮軍北上,劍指總統大位。

二零一八年大敗後,民主進步黨的執政在新任行政院長蘇貞昌領銜下變招;以圖像性、高彩度的政策文宣改變執政團隊和民眾間的資訊交換模式,執政團隊也群起加速對於假訊息、民怨的因應。成功變招後,蔡英文在二零二零大選中豪取八百萬票以上。隨後,新政府在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控制上展現的機動性和細膩度,甚至奪走台北市長柯文哲一再侈言但無力達成的「治理」、「效率」代表性,導致嫉妒得氣急敗壞的柯文哲一家、一黨,一再失言,民氣掃地。

但順風球到此為止。美國豬肉進口的議題,開放進口不等於進口商就會進口,進口的豬肉也只有極少量才可能有符合國際規範的萊克多巴胺殘留檢出;在這個方面,執政團隊堪稱進退有據。但民意如流水。蘇貞昌院長的施政,當前的危機,往往是太「有理」了。「不要跟蘇院長吵架」是真的。但吵不贏你就討厭你,也是人之常情。蔡英文、蘇貞昌執政團隊事必躬親地在火線上說理,恐怕醞釀新的風暴。

走筆至此,倒是說說看,一個「獨裁」、「威權」的政府,要怎麼輸掉地方選舉,政權岌岌可危?一個「獨裁」、「威權」的政府,怎麼還要去順應民意,重新贏得信賴,然後還要繼續擔心可能再度失去它?

《亞洲週刊》本期的封面將蔡英文的頭像合成在清國皇帝的朝服畫像上頭。你倒是告訴我,哪個皇帝需要擔心「敗選」,擔心「下台」?維尼帝嗎?

多獨裁,多威權?完全看不出來。

「威權」、「獨裁」的理論課

現代最著名的民選獨裁經典例證,是一九三零年代的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也就是「納粹」。希特勒在一九三三年透過民主選舉被任命為德國總理後,運用政治權力,宣布其他政治組織為非法,形同取消人民合法的政治權力。這是「民選獨裁」的發生要義。

英語中的俗語說:「Don’t hate the player, hate the game.」在政治的賽局裡面,堅守民主價值的政黨,依法你死我活的對象,是政敵(player);而像希特勒那樣的民選獨裁,則會去更改遊戲規則(game),根本不准政敵參賽。而《亞洲週刊》指控當前臺灣執政黨的理據是哪些呢?中天新聞台未獲換照、蘇偉碩被「查水表」、反滲透法、「網軍」。

中天新聞台未獲換照,是根據既有法規,因多次違規和內控失靈而由不向執政黨負責的委員會所做成的裁奪。而蘇偉碩不是被查水表,是在討論美國豬肉議題時引用錯誤資訊,散佈謠言,因而被依法告發。《反滲透法》是國會最大黨依據民主選舉的民意託付的立法行為。沒有一個遊戲規則被改變!網軍?那就太可笑了。投注資金,在說服力、觸及率、準確性及美學上放大自己所希望投放的資訊,這種事連斯斯感冒膠囊都做,政黨到底為什麼不做?

臺灣的政局,在民主化以後,基礎的邏輯從來沒有改變。政黨試圖贏取選民支持,贏了以後,試圖繼續保有那支持。這個邏輯、遊戲規則沒變,就沒有人能獨裁。好啦,的確有一點改變,就是有一個政黨不斷與敵國獨裁政黨合作,企圖干擾臺灣人的政治抉擇。

最後,請回想一個畫面,蘇貞昌無法順利在國會進行施政報告;同時,豬內臟到處亂飛。哪一個民選獨裁的體制需要面對種情況?從輸到脫褲到八百萬票的蔡英文政府,是一個民選獨裁的故事嗎?不是的。這是一個能夠痛定思痛的當代政黨再起,然後所有人發現他的對手輸了以後完全不爭氣的故事。

那個不爭氣對手的神隊友倒是威風八面。沒有人想要跟他聊的黃士修,附和《亞洲週刊》以外,進一步以「(中國)自2008年起就禁止境內任何人訂閱《亞洲週刊》」來佐證它的立場超然。那敢情好,中國國民黨一掛的,談言論、談價值,現在都用中國共產黨來當指標呢。

而《亞洲週刊》怎麼回應對於其價值和立場的質疑呢?他們宣稱受訪的張俊宏、林正杰、陳水扁、呂秀蓮,代表「臺灣大多數民意」。那敢情好啊,上述諸君當前是在哪一場選舉受到民意付託,代表民意?

沒經過民意檢驗就「代表大多數民意」,這種事情不就是在中國共產黨治下才會發生嗎?是不是,我就說你們共匪同路人。

作者為國立臺灣文學館研究典藏組計畫專員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石牧民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