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橫濱瑪麗》

麥田出版
99 人閱讀

守衛大和撫子的貞潔

我聽聞過「瑪麗小姐曾在神戶的慰安所裡服務」的傳言。事實如何,不得而知。但所謂神戶的慰安所,似乎是指美軍的特殊慰安設施協會「RAA」(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於是我嘗試回溯那些與瑪麗小姐或有相同背景的娼妓之源頭。

戰爭結束、同盟國軍隊進駐日本時,日本面臨的最大問題,便是「如何保護良家婦女」。政府的具體對策是決定設立占領軍專用的特殊慰安設施協會。八月十八日,以「警保局長通達」(無線電)的形式,對全國都道府縣下達「占領軍特殊慰安機構建設準備案」的電報。這是象徵日本接受戰敗的措施之一,也是為了維持治安、無法避免而做出的決定。

本縣沒有RAA體系的組織,警察部保安課全體動員致力於解決此問題。但是設置機構的時間非常倉促,且建築物多被燒毀,重要的工作人員大多失散,設置慰安所的工作難度甚高。縣內僅有橫須賀倖免於戰禍,設置工作建議在此進行,較為順利。緊急召集的女子約有四百名,分配至原海軍工廠員工宿舍以及其他幾處,等待占領軍登陸。(《神奈川縣警察史》占領軍特殊慰安機構建設準備案指令)

戰敗後的第三天,八月十八日,根據政府指令,已下達了設置慰安所的指示。當時,大藏省主稅局局長池田勇人(而後的日本首相)發下豪語:「哪怕要花費一億日元,只要能守護大和撫子的貞潔,這些錢不算什麼。」政府決定透過大藏省,由日本勸業銀行提撥最高五千萬日元的貸款,好讓業者因應所需。當時一名工廠工人的平均月收入為一百六十日元(昭和二十年厚生省調查)。八月二十八日,RAA成立,在皇居前廣場舉行了宣誓儀式,並宣讀以下聲明。

在此時期,政府下令,我等以己本職,作為國家戰後處理緊急設施之一,肩負起向進駐軍提供慰安服務之艱難事業。(……)在此,志同道合者結盟,堅守信念勇敢赴命,在數千名「昭和阿吉」的人柱之上,築起力挽狂瀾之防波堤,共同維護未來百年民族之純潔,亦是為鞏固戰後社會秩序之基礎,作為隱形之地下柱石。(……)我等絕非獻媚於占領軍,即使屈節,也非賣心。(……)為貢獻於社會安寧,以此高聲疾呼,為維護國體,挺身而出在所不惜。特此聲明。(豬野健治〈白奴信託組織RAA〉,收於《創》,一九七四年八月號)

所謂的昭和阿吉,是對「唐人阿吉」的挪用。另外,基於警視廳的特別許可(默許公開招募妓女),銀座街頭公然貼出了這樣的招聘看板:「昭告新日本女性:作為國家戰後處理辦法之一,徵求參與進駐軍慰安大事業之新日本女性。女事務員,年齡十八歲至二十五歲。供宿舍、衣物、食糧。」在東京,最初的開設機構是大井町的小町園。利用從前高級料亭的建築,將十疊或二十疊榻榻米的大房間以鐵絲加上布簾隔成眾多的簡易小隔間。沒有床,而是直接鋪著日式被褥接客。

包括去到以屏風隔開的房間接客的她們在內,這些慰安婦們一天所接的客與士兵們,每人多達十五人,甚至最多達六十人……小町園,宛如沙漠中的綠洲,蜂擁而至的大兵們排隊向女人走去,場面頗為壯觀。(橋本嘉夫《百億日元的賣春市場》,彩光新社,一九五八年)

當年的RAA情報課長鏑木清一透露,小町園門口曾排著近六百人的漫長隊伍。所謂「沙漠裡的綠洲」,實際情況往往過分到令人不忍卒睹。最後,某一名慰安婦還是發生了悲劇。

其中啊,有一邊往嘴裡灌威士忌、一邊等不及就撲上來的人,也有些人是穿著鞋子就衝進來。有人喝得爛醉後,惡行惡狀就現形了,甚至把女人倒吊起來玩,跟擺弄玩具一樣。可是,日本人卻不能出手干涉。在這種情況下,真的是無能為力,只得拜託那兩三個在慰安所執勤的憲兵過問一下。— 對女性來說,一定很衝擊吧。

第一次接客就是外國人,她當時還是處女,對於以前原本只是公司職員、因三月十號的空襲而父母雙亡的這名女孩來說,衝擊確實很大,當晚就衝向慰安所後面疾馳而過的京濱線電車自殺了。由於擔心此事對其他員工產生嚴重影響,所以只能祕密地舉辦葬禮。(摘自東京頻道社會教養部《新編 我的昭和史4 追憶世態》,鏑木清一〈進駐軍慰安作戰〉,學藝書林,一九七四年)

橫濱的警察為了確保慰安婦來源無虞,甚至遠至郊區招募。同時,他們也知會真金町遊廓、本牧的chabu屋等相關業者以招募女性。簡直就是以舉國之力打造國營慰安機構。免於戰禍破壞的山下町租賃公寓互樂莊也設置了慰安所,等待占領軍的光臨。

警察在鄉間召集了八十名有接客經驗的婦女,在中區山下町的老舊公寓互樂莊待命。根據警察局的考量,此處可作為緩衝地帶,保護良家婦女不受美國官兵粗暴傷害。八月二十九日,美軍登陸。翌日三十日,互樂莊外便有數千名大兵排隊。然而互樂莊一週後就關閉了。士兵為了爭奪女人,發生多起衝突,大打出手,無力執法的日本警察根本控制不了局面。(《反骨七十七年 內山岩太郎的人生》,神奈川新聞社,一九六八年)

互樂莊僅僅一週便宣告關閉,但慰安所並未因此減少。昭和二十年末,在橫濱市的指定區域內,就有一百七十四名業者在經營這塊生意。

真金町的女人們說,如果自己污穢的身體還能貢獻國家,那是樂意之至。她們成立了「白百合會」,盡心賣命。最初的兩個月左右,她們致力於為國家流淚獻身,可是就在這段期間,也有人意識到這行能夠賺錢,逐漸出現為賺錢而來的伴伴。如此一來,她們風評大壞,完全顛覆了過去的形象。(《神奈川縣警察史》慰安所的實施情況)

第二年,一九四六(昭和二十一)年三月二十六日,下達了「禁止進駐軍進入賣春場所」的指令,所有RAA都即將面臨關閉的結局。

一九四六年一月,美軍裡性病最嚴重的部隊罹病率高達百分之六十八。駐日盟軍總司令部的V上校於某日將日本政府的負責官員叫來大罵:「日本女人簡直就是性病的溫床!骯髒,惡魔!」(……)此事應是慰安所關閉令的前兆。軍醫部和衛生局的報告指出,「隸屬於RAA的日本慰安婦中,有百分之九十是性病帶原者,再針對海軍陸戰隊某師進行抽查,發現全師官兵有百分之七十已是帶原者。」二月,盟軍總司令部看到這份報告大為震驚,下令自三月起禁止美國將兵進入所有慰安所。(五島勉編《續.日本貞操》〈被外國士兵奪去貞操的日本女性之手記〉,蒼樹社,一九五三年)

這些曾被稱為「性的防波堤」和「特別挺身隊」、在最盛時期曾有七萬名,關閉時也還有五萬五千名的慰安婦,她們所屬的國營特殊慰安設施協會僅持續了短短半年,便宣告終結。失業的慰安婦被放逐在街頭,許多人轉而成為街娼。

作者一九七五年生。電影導演,一九九七年在松竹公司大船片廠開始職業生涯,參與多部影視劇作品。二○○六年完成導演處女作《橫濱瑪麗》,在加拿大多倫多國際電影節首映,後參加釜山國際電影節、溫哥華國際電影節等。在日本獲橫濱文化獎文化.藝術獎勵獎、神奈川文化獎未來獎、文化廳紀錄電影單元優秀獎等十個獎項。二○一七年,時隔十一年完成第二部作品《禪與骨》。


書名橫濱瑪麗
作者:中村高寬
出版社:麥田
出版時間:2023年1月
讀冊
博客來金石堂誠品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麥田出版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