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襲制VS.選賢與能?也談新光金變天!

藏紅花
452 人閱讀

去年爆紅的韓劇《財閥家的小兒子》裡有句台詞是這樣的:「人們還真奇怪,明明看不慣北韓的世襲政權,但南韓的大企業富三代繼承家業,為什麼大家都覺得是理所當然?」

台灣的大金控財團全係世襲制

這樣的場景也發生在台灣,台灣所有的大金控財團和南韓一樣,一律是世襲,無論是中信金的辜家、國泰世華的蔡家、富邦金控的蔡家、和新光金.台新金的吳家,沒有一個不是世襲!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但這樣的局面在最近被打破,新光金在今年的董監改選中,原來掌控經營權的吳東進家族被打敗了,不僅丟掉經營權,對手市場派還直接掌控3分之2席次,未來吳東進家族的董事在董事會中,連阻擋、否決議案的能力都沒有,這是台灣金控家族歷史上從未發生過的事情,也顯示不能為眾多股東賺錢的經營者家族,遲早會被改革的市場派挑戰、甚至是淘汰!

仔細觀察這次新光金的市場派,喊出改革的口號相當受到小股東們的青睞,實在是因為新光金在吳東進家族的掌控下,近年來的經營績效實在很差!尤其,吳東進在與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共進一場飯局後,聽到「王雪紅發展自有品牌,宏達電一股賺72元」的訊息,就指示投資部門進場力捧,結果損失近60億元認賠出場!

也就是說,吳東進用新光金的錢大力捧王雪紅的場,卻苦了新光金股東;6000張宏達電,每張差價損失將近1000元,這一次交易就損失近60億,新光金要多賣兩棟摩天大樓才補得回來!

吳東進的弊端激怒眾股東

投資宏達電的虧損只是新光金問題的其中一環,吳東進在擔任新壽董座期間,未落實公司治理,曾被金管會開罰300萬元,今年四月更因辦理不動產投資開發、系統錯誤給付業務人員報酬、辦理申訴及股權投資等4項在處理上欠妥,又被開罰240萬元。

除此之外,2016年,吳東進為挽救新光金的業務,端出千萬年薪重金挖角前台灣金董事長李紀珠救援,但李擔任新光金總經理後,吳欣盈不斷質疑李的薪酬與KPI(關鍵績效指標)等問題,就此爆發「兩個女人的戰爭」,話題一直延燒,種種情況不僅重創新光金形象,也凸顯新光金的公司治理形同虛設,已經到了其他股東難以忍耐的程度。

再以經營績效觀察,新光金近10年股價高點曾逾40元,如今僅剩8、9元,長期低於票面價值,2022年受美國升息及股債雙殺衝擊,新壽帳上未實現損失影響金控配息,成為無法配發股利給股東的金控之一,今年首季更成為唯一虧損的金控,也難怪這樣的成績單,當市場派的改革號角一響起,小股東會紛紛呼應。

新光金改朝也不過是另個家族代起

但,這次舉起改革大旗的,卻是當年創辦新光三大家族之一洪家的後代洪士琪,他拉攏另一個吳家兄弟、台新金的吳東亮,聯手對付吳東進家族,表面上看起來是破壞新光金世襲制,骨子裡其實還是另外的家族重新來掌權整頓,從吳東進家族換成吳東亮家族與洪家後代。

但無論如何,金控世襲制都已經透過委託書的制度,有了改革的發展契機,至少,換人當家之後的董監陣容,多了幾位專業經理人,新任董事長陳准舟雖年長吳東進5歲,但他從基層幹起,1992年擔任美國商業銀行松山分行總經理,1995年擔任台新國際商業銀行總經理,2003年任台新金融控股公司總經理,在金融界打滾超過50年,都為新光金的改革帶來新契機。

在台灣的財經新聞,尤其是金控家族,常常都是某集團的下一代、孫輩繼承公司,卻極少聽聞一個集團是由家族以外的人來接續經營。但金控掌握的不僅是龐大的財產、還有無數的社會資源,與連動著台灣人民投資、壽險、房貸的重大經濟臍帶,稍有不慎就會造成社會動盪或讓無數人失業。

這次新光金的變天,不妨讓投資大眾重新思考金控家族「世襲制」的繼承機制真的有必要?還是讓真正有能力撐起整個集團、有賢能的人才來管理金控業、落實公司治理,才是企業真正的永續經營之道。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政治國會幕僚

留言評論
藏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