併不併,都是難題!談新光金的經營困境

藏紅花
494 人閱讀

隨著新光金的大公主吳欣盈披上民眾黨戰袍,擔任副總統候選人落敗後,新光金的新聞就變得乏人問津。事實上,吳家在新光金的經營權拱手讓人後,新團隊面臨吳家舊團隊留下來的天坑,不斷的增資,除此之外,也得將過去鬆散的管理模式從事大刀闊斧的變革,這也對選舉期間不斷自詡為金融專家的吳欣盈,顯得格外諷刺。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新光金的崛起到沒落,到經營不善拱手將經營權讓人,也不過是這二十年間的事情。回顧過去,在高利率保單的時代,新光人壽的高利率保單大賣,一度將市佔率拉到全台第二,僅次於國泰人壽,但隨國際金融情勢改變,銀行利率逐年下滑,新壽沒有將這些高利率的保單停售,高利率保單佔比達三分之一,高於國泰、富邦,而新契約保單成長又太緩慢,使得成為利差損壓力最大的老壽險公司。

新光金的錯失不斷,且都是大錯失

內部的稽核及精算部門並沒有適時調整類型保單的販售比例,成為新壽經營的一大缺失,第二大缺失,則是財務部門的接連出錯。2002年,新光金原本準備和與台新金合併,豈料新壽竟出現精算錯誤,180餘億利差損必須提列準備,新光金大降財測,股價大跌至6.3元,導致兄弟世紀合併以破局收場,最讓業內人不可思議的是,堂堂的第二大新壽竟然出現精算錯誤,整個公司的螺絲都鬆了!

內憂不止,外患更接踵而來,2007年美國次貸導致全球金融海嘯,利差的損失、匯損、海外投資失利,導致新光金當年虧損高達200億,除此之外,最為人詬病的,就是時任董事長的吳東進,僅憑「個人交情」,就在最高點買進宏達電,虧損將近50億元,除了宏達電,吳東進也僅憑和仁寶電腦董事長許勝雄的交情,在2015年一路大買仁寶導致虧損,自此之後,新光金股價長期被打趴,一直在10元票面以下。

為了補洞,新光陸續賣掉低價買進的台北市寶地,包括信義聯勤原址、敦南大樓、信義計劃區A11、A12、A8等燙金資產一件一件標售,變現超過千億元,可以用「賣祖產」來形容整個新光金的窘境。金管會也多次以重罰的方式來處理新光金,最終,新的團隊終於揭竿起義,打破了吳東進家族長期壟斷的局面。

新光金新團隊不斷在補天坑

但新團隊上任,就不斷的在籌錢,由於新光金RBC不足法定低標200%,新團隊董事長魏寶生與副董事長洪士琪為首的改革派一上任,首先得履行前董事長吳東進給金管會簽下的承諾:自2023年起,連續3年,每年增資70億。除此之外,所有企業能想的瘦身、精簡人事、出清資產,甚至向金管會爭取將高利率保單打包,用再保方案瘦身,新團隊也逐一實行。

如今,新團隊在董事會中,決議重啟與台新金的合併評估,洋洋灑灑發了三大聲明,但仔細解讀,其實就只有一個重點,那就是不管做了再多的變革與瘦身,都無法有效改善已經病入膏肓的新光金。唯有與台新金合併一途,藉由合併擴大規模來改善新光金,似乎是目前唯一可行的道路。

家族企業弊病不改,新光金難救

新光金的問題,即便是換了新團隊也無法有效扭轉劣勢,過去,家族企業最大的問題就是無法僱用專業人才,建立科學化的管理制度,因為家族人才不一定夠專業水準,卻又不聘請外人來幫忙管理其企業,這是家族企業普遍存在的弊病。 若是遇到專斷的董事長或接班人,其狀況更將惡化。

這樣的情況,經營之神王永慶最早預見,他在生前即推動六人專業決策小組,將家族力量降到最低,以共治取代家庭會議,如此一來有效將家族企業的缺點降至最低。回頭看台新金第二次與新光金合併,我們無法預知兩個金控未來的前景為何,台新金救不救的了新光金,但肯定的是,要革除家族企業的弊端,必須要由外部的政府監督,來推動改革的工作,例如我國推動已久的獨立董事制度,甚至要賦予媒體更大的第四權,與專家學者鼓吹政權與治權分離的觀念,如此才能從觀念上徹底祛除上項基本弊端,避免第二個新光金出現。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政治國會幕僚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