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牌的在野黨,不是民主的好典範

林雨蒼
628 人閱讀

在野黨批評執政黨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在民主國家中,在野黨透過批判執政黨的施政,可以找到政策的盲點,進而修正,讓政策更符合民眾的需求。不過,近期台灣在野黨從缺蛋事件一路以來的批評,卻不大對勁。

自今年2月起的缺蛋事件中,我們看到在野黨的批評一直不斷地改變。一開始因為禽流感雞蛋減產,以及烏俄戰爭導致飼料價格上漲,因此雞蛋價格上漲,甚至開始出現缺蛋的狀況,引發在野黨大肆批判,要求執政黨解決缺蛋、蛋價高漲的問題。但是,奇怪的是,無論怎麼做,在野黨都有話可以批評。

圖片來源:翻攝自陳吉仲臉書

缺蛋怎處理,在野都有話說

粉專「農藝女孩看世界」就作圖整理了這些批評,蛋若是沒漲價,就會批評「不顧蛋農生計」;蛋漲價了,就是「不顧消費民生」。缺蛋需要蓋新的養雞場來增產,蛋如果蓋新的養雞場,就會被罵不顧環保;不蓋養雞場,就被罵怎麼不快點增養。進口雞蛋,就是不顧蛋農生計;不進口雞蛋,就是不顧消費民生。

陳吉仲在YAHOO TV節目「齊有此理」接受專訪也表示,「市場平衡點確實難抓,價格太高或太低,媒體都會緊抓不放,例如雞蛋價格太低會被罵不照顧農民,太高又是不照顧消費者;當進口雞蛋來了又被說打擊國內農民,進口量不夠又被說無法補足;如果要去蓋畜牧場因為有環保問題,就會被罵為什麼要蓋?但如果不蓋要如何去增養復養?」

最後,農委會選擇了專案進口雞蛋,找到了許多願意協助的外貿廠商,從澳洲、巴西等各國進口雞蛋進來,補助國外至台灣運費與關稅等相關費用,讓這些雞蛋價格與國內相當,也成功地平抑了蛋價,促使原本囤蛋的人把蛋釋出。原本已經平抑蛋價,讓風波落幕,沒想到自8月29日起,在野黨又再掀波瀾。在野黨先是批評進口蛋的「超思」公司僅有一人、資本額不足,為何可以從巴西進口大量雞蛋進來台灣?執政黨解釋,超思這間公司是知名雞蛋進口商所成立的子公司,該公司長期有進口經驗,且滿足需求,當然可以進口。沒想到在野黨食髓知味,繼續炒作,從批評雞蛋有毒,到抹黑雞蛋表面抹上食用油進行保鮮是「打蠟」、「包膜」,甚至把原本因為市場穩定,不再放到市場上的雞蛋當成有問題的雞蛋來查緝。

在野黨和這些媒體的炒作批判,就是從進口蛋的事件中找各種漏洞來批判。一個批判被解釋了、不能再講下去,就當成沒有說過,這些抹黑也沒有道歉,繼續炒作下一個批評。最後再把這些全部包起來,營造政府與執政黨怠忽職守的印象。這些行為經過中國官媒的渲染以及網軍的炒作,最後導致陳吉仲選擇辭職負責。

事實上,施政必定是在多方利害人的意見中找尋平衡點。這個平衡點,絕對不會是完全滿足某一方的作法,一定是讓各方都感受到「雖不滿意但可接受」。畢竟,若是完全滿足某一方,就代表會有一方不可接受,這樣的政策反而難以長遠走下去。

「包牌」式批評,永遠有話說

但這樣的平衡點卻成了在野黨見縫插針的好機會,透過炒作某一方的「不滿意」,在野黨的批判益發荒腔走板,變成怎樣都能罵,反而讓執政黨陷入父子騎驢的困境。許多網友戲稱這種批評方式叫做「包牌」,意指不管怎樣都有話可以講。

在野黨針貶時政沒有問題,但重點在於,針貶時政是要達成什麼目的?究竟是要提醒政府沒做好的地方,讓政府施政可以臻於完整、盡可能滿足多數人民,還是要為了自己的聲量與政治利益,選擇不顧事實為反而反,渲染情緒、引發民眾恐慌?若是前者,那只要政府能做好,照理說批判就可以停止,或是甚至適度給予肯定。但若是後者,恐怕就沒有消停的一天。

而這種批判方式,除了渲染情緒跟引發民眾恐慌以外,對於社會一點好處都沒有,甚至可能帶來更多的風險,比如引發民眾搶購、囤物資,造成物價進一步地波動。說穿了,這種行為跟工廠排放沒有處理過的廢水一樣;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炒作議題,卻把成本扔給社會去承擔。

9/19日晚間,新聞傳出陳吉仲辭職的風聲,但行政院隨即發佈新聞稿指出陳吉仲請辭並未獲准,ETToday小編在臉書上貼文稱藍營轟陳吉仲「沒本事卻愛當官」;第二天,陳吉仲於下午決定辭職,ETToday臉書上又貼文稱藍營罵陳吉仲「溜之大吉」、「荒蛋至極」,是政務官最糟示範云云。不辭職也罵、辭職也能罵,台灣政壇的父子騎驢困境如此鮮明。看來,在野黨與不肖媒體的批判並非為了國家福祉,也沒有核心價值,而僅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

作者為自由軟體工作者、公民記者。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