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二、三事回看台灣

孟買春秋
557 人閱讀

這是疫情過後我第二次來到香港,街上的車水馬龍依舊,耳邊多了操中國口音的遊客,而以往不時聽見的台灣腔,幾乎消失了。

疫情之前我隨著丈夫的工作在香港進進出出住了四年,比之前住在新加坡的時間短了點,比住在中國的時間長了些。當年知道要住在香港的我很是興奮,我喜歡香港的歷史甚於中國的歷史,且香港作為一個自由港、與中國的糾葛,還有知道期限、必須回歸的殖民地的特質,比新加坡更引人入勝。

那幾年我們住在跑馬地,貫穿港島北岸的電車是我的主要交通工具,四年來坐在搖搖晃晃的老電車上層,看盡香港最進步和最傳統的街市百態,經歷了幾年令人心碎的反送中遊行抗議,目睹香港的殞落。我們在疫情爆發之前回到台灣,一直到疫情結束,才再度回到香港取回匆忙離開時未帶走的行李。

大約六個月之前的香港行目的是取回行李,處理銀行帳戶,此次則是參加朋友的生日慶祝。前一次在台灣大選之前,我多麼希望台灣在過去八年的路上繼續前進,此次在大選之後,心中的悲傷和恐懼,竟然更甚於那年1124的公投全敗。

香港移民潮

我們和住在香港多年的英國朋友與他的新婚妻子見面,兩人都在國際連鎖旅館集團工作。在港的外國人還是過著和以前沒什麼差別的日子:在荷里活道逛逛老外喜歡的古董小店,在最時髦的咖啡館酒吧餐廳和朋友聚會一擲千金,住在離島的話週末吆喝數十好友烤肉開趴。

朋友提及他的香港朋友去年舉家連根拔起,疫情一過就帶著兩個稚兒移民至蘇格蘭一個荒涼的小鎮。真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朋友說,我不相信他們能習慣!

雖然離開的不少,但對留下來的外國人而言,香港還是一樣。而對一些香港人而言,因為不願意下一代生活在中國統治下,咬牙去到一個願意接受他們的地方,不管那裡有多荒涼,氣候有多惡劣,融入有多困難。

只要那裡有自由,在不久的未來,他們的孩子不會因一言一行觸犯天條就入獄。

2020年7月1日,英國政府認定中國實施《港區國安法》嚴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且中方明顯違背在《中英聯合聲明》條文中,保障香港自由、自治及維持司法獨立的承諾,因此宣布於隔年1月起,符合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的香港人及其家屬,將可在英國居住、讀書或工作5年之後,可申請無限期居留,再居住12個月後則可登記成英國公民,這是英國政府首次為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持有者提供額外權益。

2023年2月,英國內政部表示,過去兩年來有14.45萬港人經該計劃赴英展開新生活。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估計,未來移民英國人數可能會高達30萬人。同年11月,英國內政部表示自從2021年開放 BNO「5+1」移民英國計劃,共收到超過十九萬份 BNO 申請,其中超過十六萬人已抵達或已經住在英國。

我認識的香港朋友,有辦法的許多都離開了。我想到在台灣,國民黨立委要制定荒謬絕倫的《藐視國會法》,要重啟服貿,要放寬中配取得台灣身分。如果有一天他們要取消同婚,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如果台灣有那麼一天,如果你有辦法,你會不會想要離開台灣?

香港外國記者會的起落

在中環的香港外國記者會FCC(The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Hong Kong),因為亞洲樞紐的地理位置一直是外籍記者的大本營,歷史悠久的大廳酒吧,每晚都聚集了各大媒體的老將新兵,還有公關銀行外交界人士,舉杯談笑之間互通新聞有無。

此次踏入隱約感覺幾分蕭條,記者還在,但許多外商人士都已離開。

外國記者會於1943年在重慶成立,旨在聯繫香港境外記者與當時的國民黨政府,1949年後記者會遷移至香港,幾經搬遷落腳於原為「舊牛奶公司倉庫」的二級古蹟中環現址,從英國殖民期間起以幾乎一半的市價向政府承租,每月付給港府數十萬港幣租金。

外國記者會與港府交惡起於2018年8月,記者會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政府及建制派認爲此舉挑戰香港主權歸屬希望取消,記者會基於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原則,堅持演講照舊。之後記者會副主席因此不再獲得續簽記者簽證,相當於變相被趕離香港。

當天我沒有買到演講午餐會的門票,不過大廳各個角落的大型電視現場轉播演講實況,吧台四周擠滿了各地記者,記者會外的馬路上則是有反港獨人士舉標語抗議。此後建制派人士提議政府收回在中環黃金地段的會址,警告意味不可言喻。

當年如果不是陳浩天,日後也可能是任何台灣政治人物,外國記者會觸怒港府是不可逆的。

我坐在吧台冷眼看著這個我從上個世紀末,從菜鳥記者就開始造訪的外國記者會,當年為了抗議在重慶的蔣中正國民黨政府限制言論自由成立的外國記者會,幾乎是全世界最知名最有歷史的外國記者會,如今終究不敵中國政府,或許租約三年後期滿,會被趕走吧?

蔣毛1945年舉杯慶祝日本戰敗。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記者會酒吧牆上極具歷史意義的新聞照片中,蔣中正和毛澤東在1945年日本戰敗後舉杯互相慶祝,我看著覺得背脊發涼。國民黨副主席夏立言三番兩次造訪中國,前總統馬英九在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之前說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國民黨立院總召傅崐萁已經率團出發前往中國,在台灣民選總統就職之前,給賴清德一個下馬威。

1989年六月十日發行的《旁觀者》(The Spectator)雜誌封面。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牆上還有一張1989年六月十日發行的《旁觀者》(The Spectator)雜誌封面, 圖中象徵英國的布列塔尼亞女神,還有象徵英國驕傲的獅子,同時向中國低頭行禮,只差沒有叩頭了。封面標題:Our Betrayal of Hong Kong─我們對香港的背叛。

《旁觀者》1828年首度發行,是較為保守偏右的英國政治週刊,在六四之後的雜誌封面不談六四,談的是英國背叛了香港,如今看來竟是先知。如果台灣的那一天真的來臨,我們會是被誰背叛呢?想到這裡,手中的這杯酒,有說不出的苦澀。

看看香港想想台灣

香港街頭宣傳一國兩制的政治標語讓人覺得荒謬,什麼一國兩制?但再想想台灣的現況,卻讓人覺得加倍荒謬。香港自始至終沒有選擇,成為中國的一部分是不可逆的命運。台灣有選擇,而我們的選民選擇了向中國靠攏的國民黨和民眾黨。香港至少明確知道是哪一天,我們則把未來放在叛國者的手中,任他們和中國宰割台灣。

幾天來在香港的記者朋友紛紛提出疑問看法:你們的新總統會繼承蔡英文路線,沒有問題吧?眼見民選立法院過去幾個月的亂象我無言以對,且慚愧到無地自容。台灣的民主,會在我們手中發揚光大或是回到過去?

若是再有機會造訪香港,這顆原來耀眼的東方之珠,怕只會比以前或是現在更黯淡,而我來自的婆娑之島將會如何?島上的叛徒政客和愚昧選民,正努力把台灣變成第二個香港,而且出於自願。

這是香港,路上簡體字和中國人越來愈多的香港,外資紛紛撤退的香港,有機會就要移民的香港,或許假以時日就會被深圳超越成為一個中國二線城市的香港。

請想想我們希望的台灣未來,是什麼模樣。

作者在海外漂泊二十多年後,目前與同為路透社記者的英國丈夫,在八里左岸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希望兩人近半個世紀的國際新聞生涯,能提供些許真切看台灣的觀點。

留言評論
孟買春秋
Latest posts by 孟買春秋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