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戶黃門:全國走透透的「包公」

高苦茶
552 人閱讀

昨天在臉書上見到Z頻道發出訊息,新一季《水戶黃門》將自二月一日開始播出,由武田鐵矢領銜主演(飾黃門公)。首播是每週二、四、六晚上八點黃金時段,可見其重要。武田鐵矢係TBS《水戶黃門》電視劇版第六代黃門公,主演的劇集乃系列第四十四(2017年)及四十五(2019年)部,每部各十集。Z頻道播出的應該就是這二十集。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在日本人心目中,《水戶黃門,みとこうもん》劇集是小時候在阿公家電視裡看到的。如果《暴坊將軍》是拍給五十老翁看,那麼《水戶黃門》應該是拍給七八十老翁看的吧。

台灣Z頻道播放的是TBS電視台版本,黃門公由里見浩太朗飾演,「風車彌七」由内藤剛志飾演,據此判斷是2007年之後的作品。雖是十多年前作品,畫面依然清晰,人物皮膚晶透,遠遠超過《暴坊將軍》古舊糟糕的影像品質。

「黃門」=德川光圀

說起水戶藩,觀眾或許知曉,乃德川御三家之一。至於「黃門」恐怕不知其由來。水戶藩主德川光圀官拜「中納言」。古代日本人的習慣,喜歡拿朝廷官制對照中國唐代官制,日本「大納言」相當於唐制「門下省侍中」,「大納言」次一級是「中納言」,唐制「門下省侍中」次一級是「黃門侍郎」。因此人稱光圀為水戶黃門。日本史上官拜中納言的大人物也很多,卻很少聽說還有誰被稱呼為「某某黃門」的。「黃門」似乎是光圀專屬。

幕末時期某不知名講談師參考十返舎一九的滑稽作品《東海道中膝栗毛》創作《水戶黃門漫遊記》,讓定府於江戶的「天下副將軍」微服輕裝,邁出大門,由俳句詩人陪同漫遊諸國。明治時代大阪講釋師玉田玉知修改講本,取消俳人隨從,改派兩位家臣佐々木助三郎(介三郎、助さん)與渥美格之進(格さん、因諧音也稱為厚見角之丞的)擔任貼身護衛。這兩位一搭一唱就好像《東海道中膝栗毛》的喜多與彌次一樣有趣。從此確定一公二侍(助、格)微服出巡的型態。

光圀畢生大志是編撰《大日本史》,根本沒時間雲遊

歷史上的光圀畢生大志業是編撰《大日本史》,恐怕沒時間、精力、金錢周遊列國,有那個閒功夫還不如窩在家寫書編書。況且是定府,雖免去參勤交代但是須永駐江戶陪侍將軍身旁備詢(所以俗稱「副將軍」),若想離開江戶須呈報幕府核准,更別說曠日廢時的遠行。學者考證他一生恐怕連「關八州」都沒走遍。

水戶黃門書籍。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台灣曾經有德華出版社中譯吉川英治小說《水戶黃門》,民六十八年八月初版,譯者田三郎。但是查吉川英治著作目錄,並沒有名為水戶黃門的。不禁懷疑是不是出版社冒用他人作品掛吉川名字欺世?再詳查研究,唉!原來它書名是《梅里先生行狀記》,係吉川1941年九月至十一月發表於朝日新聞。難怪查不到。

光圀於元祿四年取衣冠束帶埋於土中,稱為「壽藏」,並立壽藏碑,自題「梅里先生墓」,故稱為梅里先生。1942年東寶映畫就據此部小說拍成電影《梅里先生行狀記 龍神劍》,瀧澤英輔監督,大河內傳次郎飾演德川光圀,也是他首次扮演這角色。

這本《梅里先生行狀記》不講黃門公周遊諸國列藩,而是聚焦於黃門及水戶武士們愛國愛民光潔節操及無奈捲入的政治鬥爭。德川光圀傳位退休後,隱居西山莊與世無爭,他堅持水戶藩應傾全力編撰《大日本史》,摭實闕疑,正閏皇統,定人臣之是非,令亂臣賊子懼,成一家之言。希望國民了解本國史,進而尊護萬世一系的天皇,副作用卻動搖幕府統治威信及正當性。幕府權臣柳澤吉保如有芒刺在背,遂勾結水戶家老藤井紋太夫聯手反制。陰謀與毀謗朝著光圀而來。

吉川英治筆下的黃門公有尊皇色彩

吉川發表此作的1941年秋天正是太平洋戰爭前夕,書中詳述光圀耗資為「七生報國」的楠木正成建立忠魂碑,歌頌光圀超脫德川宗室身分全力尊皇,不得不懷疑本書係吉川藉水戶皇國史觀以古喻今,以迎合當時「一億一心」、「奉公滅私」、「盡忠報國」、「八紘一宇」的國策。

水戶皇國史觀流傳到幕末掀起倒幕風潮,真的推倒兩百多年十五代德川統治,政權奉還天皇。然而「尊皇效應」未免太強,一直延續到1945年高燒不退,越演越烈,終於一敗塗地,天皇差點淪為戰犯。所以當年倒幕到底對不對?對日本及天皇的未來是好事嗎?難說。幸好電視劇裡的黃門公與助桑、格桑沒有這麼嚴肅。

默片時代1910年就開始拍攝水戶黃門電影,一直拍到二十世紀七零年代末。尾上松之助、大河內傳次郎、德川夢聲、市川右太衛門、月形龍之介、東冶英治郎等大明星都飾演過黃門。電視劇則更多了。

TBS《水戶黃門》電視劇從1969年放送至2011年,共四十三期,每年都可以在TBS頻道看到這部戲。一齣戲可以製作播放長達四十二年,觀眾的愛護夠瘋狂吧?四十二年不斷的傳奇於2017年復活。17、19兩年推出兩部共二十話,武田鐵矢飾演黃門公。是目前的最後一任,之後TBS不拍黃門公了。雖然它不足以代表時代武俠劇,但是它的停更卻代表時代武俠劇的衰亡。一葉知秋矣。

《水戶黃門》調性很老套

TBS電視劇劇尾大群鬥戲雖說是每一集的高潮,然而拳腳棍棒打來實在沒看頭。殺陣節奏不緊,配樂也很稀鬆。老格打退三個、老助打退三個、風車彌七打退三個、阿銀打退兩個,黃門公用拐杖逼退一個,如此混打約一分鐘,黃門公一個眼神,老格就舉起印籠嚷嚷,肅靜肅靜,「眼前是天下的副將軍」,可以收工啦。

如果印籠搞丟怎麼辦?確實麻煩,他們似乎也沒攜帶其他官方證明文件?黃門公如此英明睿智,應該會有備案,可是我沒見過。第四十二部第二十話《溫泉宿的印籠小偷》,黃門公三人於旅宿泡溫泉放鬆,格之進先回客房,赫然發現行李被搜過,珍貴的印籠失竊。他不敢聲張,黃門及助三郎看他神色有異,關切詢問,也不敢承認,只能私底下請女忍者幫忙,一起追查小偷。如果找不回來,大概要切腹。那小偷與收贓商家(竹中直人飾)談不攏價,在街上兜售,正好遇到黃門公。黃門一看到印籠就明白了,討價還價,用紮實的價格買下,心想回去要安慰終日惶惶的老格並且好好消遣一下,也顯現我老先生的能耐。在眾人面前取出小布袋,掏出印籠,一看竟然是顆石頭,原來成交後,小偷裝袋時以高超手法調包。黃門公也大吃暗虧,真是哭笑不得。

《水》劇的壞人們太不給力,德川三葉葵家紋印籠一秀出來,馬上就壓住打鬥喧嘩場面。壞人們老老實實跪地磕頭束手就擒。前文提到的收贓商家竹中直人就對小偷說了,這種三葉葵家紋印籠,仿冒的很多啦。他隨手拉開抽屜,裡面一堆。還是《暴坊將軍》里的壞人聰明,衡量得失輕重,投降必死,反抗則未可知也,不如拚搏一把,乾脆說眼前的新桑假冒將軍,一擁而上殺了滅口。《水》劇軟弱的壞人令結尾群鬥未臻高潮,沒有餘韻。所以說是拍給老阿公看的。

《水戶黃門》就是日本版的包拯

因此也有時代劇學者說,《水戶黃門》只是時代劇的亞流,還稱不上主流。如果以為它就代表時代武俠劇,會有所偏差及誤解。雖說他的影劇播放歷史、總集數、影響大眾文化程度極驚人。我也認為水戶黃門只是帶有些許打鬥的時代人情劇。重點在於巡迴日本各地的風土物產人情、小人物的悲歡故事(都以喜劇收場,因為收視群是阿公阿嬤嘛),以及中心思想「勸善懲惡」。學者金文京說他相當於中國的包拯或朝鮮的「暗行御使」。比喻為包公很傳神,格桑、助桑根本等於「張龍、趙虎加展昭」的組合。我認為黃門一行人也等於一個行動的檢調單位兼簡易法庭。

TBS《水戶黃門》有一個粉絲們津津樂道的傳奇:「由美かおる入浴畫面」。由美かおる飾演的女忍者「かげろうお銀」於第十六部(1986年)登場。本來背負暗殺黃門公的任務,被黃門公感化後變成好人,加入巡遊行列,又稱「疾風のお娟」。常常為了從壞人口中刺探情報,假意邀請壞人一起泡溫泉,得到情資就藉故開溜。沒想到由美小露一字滑膩香肩泡溫泉的畫面大受歡迎,從此有事沒事就請她在劇中泡個湯、洗個澡。偶而甚至邀請當集女主角一同入浴,談談與劇情發展有關的話。好事者統計,她參演《水戶黃門》二十五年,入浴至少二百次以上。應該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紀錄。細想想,這種曖昧小性感(只是露鎖骨與肩膀)果然投合阿公口味。《暴坊將軍》裡就看不到這類美好小福利(明明有御庭番夏樹陽子在阿)。

作者為大叔。寫字人。工程技師。酷嗜訪書、蒐書、藏書,詩人楊澤認證「國民藏書家」。亦為資深動漫御宅族、大眾類型電影愛好者、串流平台追劇粉。著有《人間書話》(聯經出版)及《禁斷惑星》(木馬出版)。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