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烽火何時休,或許到夏末秋初

林應然

苦守了一年多的台灣,被世界各國欣羨許久,視為防疫模範,競相取經,哪知五月中突然社區感染遍地開花,已經不只侷限一地一處,各行各業感染的感染,停業的停業,社會瀰漫著一股不安的氣氛,走在深邃隧道的人們,各個在盼望盡頭的天光,這潘朵拉的盒子已經打開,如何善了?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短期內不易降溫

每日篩檢陽性數百,連續已經一星期多了,看這趨勢,依理尚不可能驟降,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先前定調三級疫情管控制至五月二十八日,能依時解除嗎?讓我們先看看根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公告的「疫情警戒標準及因應事項」條件,除非每天新增病例數屆時降為二位數甚至個位數,否則防疫應該難以降級,繼續三級管控,那是否會進行到四級,目前看起來似乎也還沒達到條件,因為進入第四級的條件是,14天內平均每日確診100例以上,且還要過半數找不到傳染鏈,這部分台灣目前的疫調沒有呈現。所以民眾期待要快速恢復以前正常生活應該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只能多方想辦法去適應疫情下的生活了。

邊境管制有漏洞,疫苗數目太少

為什麼優等生的台灣會從天堂下落凡間?我們要從幾個面向來談。

一、邊境管控出現漏洞,過度信賴登機入境台灣前三天的檢驗陰性證明,未能採取入境時病毒核酸檢驗的篩檢措施。合理懷疑,有不少入境者的檢驗陰性證明是假的,或是檢驗不實的,此可以從一位泰國入境的台商已經確診,還可以買到偽造檢驗陰性證明而入境看出,再說即使登機入境台灣前三天的檢驗陰性證明是真的,也可能還在潛伏期中,病毒量少檢驗不到病毒,在入境台灣後,病毒量多了才測得到。因此這樣的措施絕對不會比入境當場的檢驗來的真實,更何況入境後的居家檢疫常常淪為虛假無法確實執行,不少個案在檢疫期間依然不守規定到處趴趴走,造成防疫缺口,機師如此,民眾也如此。

二、疫苗來的太晚也太少,一開始AZ疫苗副作用多效果不如其他疫苗還乏人問津,若非社區感染突然流行,可能會發生疫苗過期報廢的現象。如今在不打就可能得病的情勢下,兩害相權取其輕,大家只好搶打了,但目前AZ疫苗只有30萬劑,加上又到貨的40萬劑,再怎麼打,也只區區佔全人口的幾個百分位,與要達到群體免疫的70%覆蓋率,差距甚大,因此短期內疫情非常難以獲得控制,只靠避免群聚的控制方法效果有限,避免群聚只能緩和上升曲線,不能迅速避免感染發生,更何況部分必要的社會活動也還要維持運作,因此期待五月二十八日解除三級管控應該很難,比較有可能解除三級管控的時間應該要看疫苗何時可以普及施打,這一方面要看莫德納疫苗500萬劑何時進來,一方面要看國產疫苗何時上市,並且還要結合全台灣的醫院及診所所有醫療人力迅速執行接種業務。要完成這樣的重大任務應該落在夏末秋初了。

雖然慶幸的是,武漢肺炎(新冠肺炎)並非重症及死亡率很高的疾病,但因為它很難防治,感染後的症狀與一般呼吸道及胃腸道的疾病無法區分,沒有典型可以被快速辨識的症狀或表徵,所以臨床上很難診斷,只能靠快篩及PCR病毒核酸檢驗確診。雖然重症率不高,而且偏向老年及罹患慢性病的人口族群,但它傳染的速度很快,感染的人數很多,宛如嚴重的流行性感冒,因此常常會很快癱瘓醫療量能,造成輕症轉重症,重症變死亡。因此為今之計應該是,把握現有的疫苗數量,讓醫護人員優先施打,讓他們可以較無後顧之憂的進行醫療任務,照顧即將產生的大量病患,否則泥菩薩過江,醫護人員都自身難保,如何行有餘力去救治傷患,維持足夠的醫療量能?

台灣的社區感染應該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只是在最近才被偵測出來而已,相信有不少第一線醫護人員已經有接觸過患者,只是因為得病者以輕症及無症狀居多,在不知不覺中可能身上已經有抗體產生了,有抗體就代表有保護力,甚至連疫苗也可以不用施打了,醫護人員身上有抗體去照顧病患時就宛如帶著金鐘罩、鐵布衫上戰場,不容易受傷,而且接觸病患應該也不需隔離,而民眾有抗體後也可安心,甚至可以不用戴口罩都可以自由活動。因此政府應該也要開放快篩檢驗試劑,幫醫護人員甚至民眾檢驗血液中是否有新冠肺炎抗體,安定民心,這事迫在眉睫,必須儘速進行,刻不容緩。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林應然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