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智庫》青年政策大調查的啟示

王兆慶
901 人閱讀
台灣智庫、台灣公共策益、台灣青年基金會、台灣教授協會、中央廣播電台與新頭殼合辦的Y_s-D「週三青年日」座談。
圖片來源:台灣智庫

《台灣智庫》主辦的「台灣青年政策意向調查」,以全台灣的成年人為母體,抽樣調查之後,得知以下至少七件事:

青年政策七感受

第一、以台灣成年民眾的感受來說,目前公共政策照顧「青年」的程度,只能說是差強人意。在1到10分之間,只有5分左右。

第二、那麼,台灣成年民眾關心「青年公共政策」議題嗎?看起來,大致有中高程度的關心(雖然不是極度關心,但還算關心)。大約四到五成的民眾「還算同意」政府應該提出專屬青年的政策、總統候選人應該提出青年政策白皮書。其次,也有三到四成的民眾對此表達強烈的「非常同意」。

第三、目前各主要政黨,在青年政策上顯然並未讓民眾「有感」。哪個政黨的青年政策最有吸引力?竟然有高達七成的民眾答不出來。

第四、對於「青年」的定義,多數人(五成民眾)認為是指30歲以下。少數人(各約一成)認為可以延伸到35歲或40歲以下。

第五、具體來說,大家最在乎的青年公共政策議題內容,是指甚麼?如果迫切性以1到10分來評分,達7分以上的議題大致有四:育兒顧老、工作就業、居住交通、國安國防。

第六、降低被選舉權年齡或鼓勵青年參政,在表列的議題中較算是敬陪末座。迫切性評分只有5分多。不禁讓人聯想到,難怪2022年地方大選合併辦理的「18歲公民權」公民投票,並未成功過關。

第七、對於中央政府是否應提高青年政策主管機關層級、是否應定期召開青年國是會議、是否應制定青年基本法,台灣民眾大致都有中高程度的贊同。「還算贊成」或「還算同意」都有四到五成。其次,也有二到四成的民眾表達「非常贊成」或「非常同意」。

另有一些深入分析才知道的情報

在上述七件事以外,如果進一步用民眾的政黨傾向或者年齡、性別來交叉分析,還可以得知一些有趣的情報。

第一、目前的公共政策有照顧到青年人的需求嗎?民進黨支持者的評分平均高達7分,國民黨支持者的評分則是特別低,平均只有4.5分。顯見民眾對於執政黨的滿意度,藍綠之間差很大。甚至可以說,民眾對於政府施政的「感受」,其實是透過藍綠的有色眼鏡來評斷的。

第二、對於政府應不應該提出青年專屬的政策、總統候選人應不應該提出青年政策白皮書,大致上有跨黨派的贊同程度。但有趣的是,台灣民眾黨的支持者在意青年政策的程度,比藍綠兩黨都要更高一些。對這些問題強烈回答「非常同意」者,藍綠支持者大概在三到四成之間;但台民黨支持者竟有高達六成表示,「非常同意」總統候選人應該要有青年政策白皮書。看來柯文哲主席的流量密碼就在這裡了。

第三、關心「青年政策」的人,就只有青年嗎?其實並不盡然。在調查中,對於青年政策的關心具有跨世代的共通性。不過更奇妙的是,政府是否應該提出專屬青年的政策?其實是50到59歲這一個世代,表達最強烈的「非常同意」(這個世代有高達49%的人回答「非常同意」);18到29歲這一個世代,反而只有35%的人回答「非常同意」。

第四、大致上,對於「青年政策」的關心也是不分男女的。不過,男性關心的強度,約略比女性又更高一些。強烈回答「非常同意」應該要有青年專屬政策、或是總統青年政策白皮書的男性,大約有四成到四成五;至於女性,回答「非常同意」的比例大約在三成到三成五。

第五、全體成年台灣人關心的青年政策議題,雖然依序是育兒顧老、工作就業、居住交通、國安國防,但是假如我們只挑出18到29歲這一群人的迫切性評分來分析,會發現這群「青年」所關心的青年政策議題,排序其實不太一樣。他們最在乎的是「青年世代貧窮,如低薪過勞問題」,18到29歲的人有將近七成的對該議題迫切性評分落在8-10分;他們第二在乎的是「青年居住與交通問題」,有五成五的人落在8-10分;第三在乎的才是「婚生教養與長者照護問題」,有五成二的人落在8-10分。

第六、令人驚訝的是,關於國安國防議題的迫切程度認知,更是有顯著的世代差異。所謂「青年世代」(18至29歲這一群人)大概有五成的人,對兵役或民防政策的迫切性評分只有5-7分。反而是50至59歲這一群人,大概有六成的回答是集中在8-10分。

總結來說,依據調查結果,各政黨的「青年政策白皮書」雖然都值得納入育兒顧老、工作就業、居住交通、國安國防這四大議題,但是,其實「青年人在乎的青年政策」和「中老年人在乎的青年政策」,是不太一樣的。

OECD的青年政策建議

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2021年發布的「青年行動計畫更新版」(The Updated OECD Youth Action Plan),明白指出後疫情時代,跨國青年政策面臨的重大議題包括:青年失業、青年低薪、青年對政府的不信任。

其中,青年失業大概是台灣比較沒有那麼嚴峻的問題,因為台灣青年15-29歲的失業率近年大概在8-9%左右。雖然比全體人口來得高,但是跟OECD統計的36個經濟已開發國家相比,已經算是好一些了(2020年底,OECD平均青年失業率13%,最慘的西班牙甚至將近30%、法國也超過15%)。然而,青年低薪或者對政府的不信任,似乎就不能說沒有台灣的事了。

根據「青年行動計畫更新版」的分析,青年低薪的跨國現象成因有二:第一、勞動力市場開始兩極化,所以沒有進入數位化或人工智慧產業的青年,即使高學歷,也一樣只能從事低薪工作。第二、政府的就業保險只幫助失業者、社會救助只幫助貧窮者,但不上不下的「低薪者」就因此被漏接了。因此,各國政府如何突破此一困境,正是這個時代的政治家需要迫切思考的。

至於青年信任政府的程度,在OECD國家群之中差異甚大。在挪威、芬蘭等北歐國家,有八成的15-29歲青年還算是信任政府的;但是到了美國、英國,信任政府的青年就剩下四成多;到了希臘、義大利,信任政府的青年只剩下三成。福利體制上和台灣相近的南韓,也好不到哪去,信任政府的青年只有三成五左右。

這次的「台灣青年政策意向調查」雖然沒有採用跟OECD相同的問卷設計,但我們姑且可以猜測,目前台灣青年信任政府的程度,應該也不會太高。對此,OECD語重心長—系統性地將青年納入政策決策過程,可以提升青年的滿意度。否則,隨著人口高齡化與青年的低投票率惡化,世代不正義將會加劇。幸而,這也是這一次台灣智庫調查後的重要發現,即台灣民眾對於青年國是會議、跨世代溝通,基本上都是相當支持的。重視青年,勢必是台灣將來國家治理的重要課題。

作者為彭婉如基金會執行長

留言評論
王兆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