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現代社會中的前現代選民

黎時潮
632 人閱讀

1990年李登輝前總統被第一屆國大選為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這是最後一次由國大選總統,之後臺灣進入直選時代。據說,這次選舉發生了件趣事,有位坐輪椅的老國代,拿著選票,一直追問:「蔣經國呢?蔣經國到哪去了?怎沒看到他名字?」幸好之後的臺灣總統,再也不是由這群失智邊緣的老人來決定。

相對於此,年齡稍長的人很可能記得,小學時大家談未來志向,可能會聽到有人說:「我長大想當蔣總統!」這句話直接把蔣總統等同於職務,而非指涉特定對象。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粉絲專頁

曾經蔣家是萬世一系

這就是當時黨國教育的目標:讓一般人將國家等同政府、政府等同國民黨,創造國民黨在臺灣永久執政的思想基礎,那是國民黨中常會比行政院院會更重要、而人民不以為怪的年代。他們也努力將總統職務等同於蔣總統,建立蔣家萬世一系的直覺認可,如果不是文、武、勇三人實在不成人樣,加上江南案惹怒美國,現在或許還有蔣家人在臺灣政壇佔據高位!

覺得不可能嗎?看看蔣萬安的從政經歷應該就懂了。

對於國民黨這種恩庇侍從體制來說,論資排輩是主要運作邏輯。以大安區立委為例,李慶安如果沒發生雙重國籍案,蔣乃辛恐怕只能以議員身分退休;如果蔣乃辛沒退休,也輪不到林奕華接手。也因此有人認為,朱立倫留在政壇的用處,只剩下擋住侯友宜的總統路;因為朱是侯的舉主,只要朱想選,侯只能讓路,就算強出頭,也會因違反倫理而難以獲得黨內支持。

論資排輩是國民黨傳統

論資排輩外,「嫡庶旁支」血統論這種對黨內高層不言而明的運作邏輯,往往更強而有力。以前述立委席次來說,當初李慶安能越過蔣乃辛,就是因為同為政二代,她的血統比蔣乃辛更靠近核心。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是另一個例子,連勝文想選,身為連氏家臣階級的丁守中只能含淚退讓。

從事後諸葛的角度看,如果2014是由丁守中這位很無聊、但無大錯的人出馬,柯文哲是否能當選?恐怕很難說。即使一些國民黨人士也認知到該要檢討革新,然而,只要黃復興存在並能主導黨員意見,國民黨是不可能從這種體制走出來的。

從最近資深媒體人周玉蔻重新檢視蔣孝嚴舊日緋聞的例子來看,局外人更可見到這種體制的威力!

幾時見過包含媒體、幾乎所有人都在掩飾一位政治人物的緋聞真相超過廿年呢?蔣孝嚴之前,只有文、武、勇三人眾多不堪聞問的行事作風,才被遮蓋得這麼嚴密。而蔣孝嚴之所以能迅速從緋聞中脫出,並獲得國民黨提名競選立委,要說沒有蔣姓光環大力庇護,恐也很難說服別人,之後的選舉更是用「一張票三世情」的口號當選。

若非蔣孝嚴立委任內表現不佳、乏善可陳,也不會在連任初選時被羅淑蕾勝過。這就是血統論的大問題:推出的往往是庸才。

蔣萬安憑藉的只有姓蔣

相較於父親,蔣萬安的從政經歷更加神奇。

2016年蔣萬安回國不久,就在立委選舉黨內初選中以超過10%的優勢打敗羅淑蕾,同年當選立委,以38歲之齡,成為當時國民黨最年輕的立委。雖然之後洪孟楷以37歲當選,改寫國民黨立委的年齡記錄。但洪雖身為政二代,之前也曾擔任不少公職歷練,不像蔣萬安選立委前、從政資歷一片空白,堪稱國民黨史上絕無僅有的特例。

一任多立委看下來,蔣萬安略顯溫吞、無決斷力的個性也被眾人看在眼裡;回臺灣除了可以利用蔣家光環的優勢外,個性難以在美國兀鷹文化法律界生存,恐也是原因之一。這種個性,更顯示在這次臺北市長選舉活動裡。

近兩次台北市長選舉,候選人大半利用網際網路的便利,提供詳細的政策規劃。這次選舉的三位主要候選人中,進到陳時中、黃珊珊的臉書網頁,都可輕易連結到他們的政見網頁,可以慢慢閱讀思索這些政見是否合乎己意?唯獨蔣萬安的政見,只能從各種競選活動的報導中,東零西碎地拼出一個大概。蒐尋蔣萬安的專屬網頁,只有超過兩年沒更新的立委頁面。

從政人員當然不用自己去做這些文案行政工作,但如果自己不在乎、不重視,下屬也沒必要主動執行。從這一點看,蔣萬安真的不在乎政見是否被人看到,或許是因為,他也知道,他的主要票源,屬於完全不關心政見、只關心血統論的。

另一方面,蔣萬安也知道蔣姓可以取得優勢,同樣也是炸彈;當血統論在臺灣越來越沒市場時,和蔣家保持距離也非常必要,於是蔣萬安主動拋出中正紀念堂改名為「台灣建設紀念館」的建議,意圖讓大家的認知改變成:蔣萬安是個不是蔣家人的蔣家人。

必須擁抱血統,卻怕血統有疑

但從目前的選舉狀態來看,保持距離的意圖並不成功。除非改回姓章,否則所有人都會一直視他為(或許可疑的)蔣家人。這也是蔣萬安反擊周玉蔻質疑蔣孝嚴一家血統的舉動,顯得如此蒼白無力的原因。

當自己從自稱的血統上獲得諸多政治利益時,別人對自家血統的質疑,就不再只是個人隱私問題,而變成與公眾利益相關的課題。平心而論,以蔣萬安在各個競選行程中,表現出來的遲鈍、平庸,如果他不姓蔣,能獲得多少支持?媒體會對他如此客氣嗎?

知道今年臺北市長候選人有幾位嗎?不是三位,共十二位!依法,只要有足夠的保證金,年滿三十,又設籍時間足夠,任何人只要有意願,都可以參與直轄市長選舉;這是臺灣選舉制度進步的象徵。

另一方面,仍然有大量選民的投票行為,停留在前現代的血統論中,這是比蔣萬安一家究竟該不該姓蔣?更值得關注的課題。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黎時潮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