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無黨派選民如何成為台美關係的不穩定因素

王宏恩
374 人閱讀

援烏、以、台的法案在美參議院包裹通過

本周美國參議院通過950億美元的法案,協助烏克蘭、以色列、以及台灣的國防。這個法案受到兩大黨一致的贊同,而且在台灣的相關內容是幾乎沒有任何爭議或討論的。這結果再次顯示了美國兩大黨對於台灣議題的一致、以及把台海議題的穩定拉高到與烏克蘭、以色列同等的高度。

這結果也再次打了當初台灣大選時許多人的臉,當初許多人說美國擔心賴清德、賴清德當選後美國就準備放棄台灣,現在證明完全沒有這種事。從民調結構來看,美國過半數反對中國、兩大黨支持者也絕大多數支持台灣,因此會有這次再次兩黨一致的挺台法案通過,並不讓人意外。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然而,就在兩大黨通過包裹法案的同時,全美校園也爆發了大規模的遊行抗議,大量的大學生佔據各個校園,要求美國政府以及各校園斷絕跟以色列以及軍火商的往來,他們揮舞著旗幟喊著支持巴勒斯坦,佔領各校園廣場並與挺以色列的學生以及校友對峙。學生運動透過網路串連以及短影音動員,在全美達到同步抗議,讓學校被迫改成網路授課、發動警察逮捕上百位抗議學生。許多民調皆顯示,這些年輕學生對於兩大黨的政策都非常不滿,他們同情巴勒斯坦人,對於以色列政府的作法反感,而許多這些人都是屬於無黨派,無黨派也是在過去一年內對於以色列政府的態度變化最大的一群人

這群無黨派選民(許多是年輕以及少數族裔)同時也可能會影響到接下來的台美關係。

自稱無黨派者愈來愈多

在大多數的民調中,雖然兩大黨支持者對於台海政策的態度是接近的,但無黨派選民在各個民調中幾乎都是最反對美國對外干涉的外交政策。舉例來說,在Chicago Council的2023年的資料中,美國民眾被問到是否在後勤、軍事、外交、經濟上協助台灣抵抗中國時,無黨派選民在各種美國援台政策的同意比例都比兩大黨支持者還要低(下圖黃色組別)。而在Pew Research Center在2022年針對美國民眾台海議題的調查中,無黨派選民也相較於兩大黨支持者更傾向選擇站向中國而非選擇支持台灣

圖片來源:Chicago Council/作者提供

就在同時,無黨派選民在美國各項調查中,比例都來到了歷史新高。根據Pew Research Center上個月釋出的最新資料,美國民眾有高達43%自認為是無黨派,兩大黨支持者都僅有三成左右,且比例還在逐年攀升(如下圖)。而近年來對於無黨派選民的研究也顯示,美國民眾有越來越多人有動機自稱無黨派,是因為對於兩大黨惡鬥不滿,希望遠離兩大黨

圖片來源:Pew Research Center/作者提供

無黨派對援台意願低落

這個逐年攀升的比例對於台美關係有兩個意義。第一,假如無黨派隨時間變多,而無黨派對台灣的支持度又比較低,那意謂著美國民意對台灣的支持也在未來會降低。第二,對於美國兩大黨來說,就算黨內取得挺台共識,但假如要贏得接下來的大選,根據中間選民定理,兩大黨勢必要爭取這大多數的無黨派選民。而為了爭取這些無黨派選民,兩大黨總統候選人勢必得緩和其外交政策的立場來討好這些選民。這也預示著兩大黨總統當選者可能因此得在挺台政策上做出一些妥協或讓步,至少得在選舉期間如此。

當然,對於台灣以及美國來說,要避免走到這一步,更直接的方法是改變這些無黨派選民對台海政策的看法。然而,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因為這些無黨派選民許多自稱無黨派,就是因為同時厭惡兩大黨的外交政策,尤其在看到兩大黨同時支持包裹烏克蘭、以色列以及台灣的法案。

對於這些無黨派選民來說,他們更希望美國把經費花在國內社會福利上,而不是用在國際干預上,即使拜登剛宣布減免部分學貸,對它們來說也仍還有許多其他更為優先的議題,尤其是國內的通膨以及經濟。因此光是接觸兩大黨、希望透過美國兩大黨來扭轉無黨派民眾對台海議題的看法,可能會有反效果。而在同時,這樣的民調結構也自然成為境外認知作戰的目標,透過反建置的論述來推動反對台美關係、進而裂解美國社會。

讓無黨派成員了解更多台灣資訊無法改變其意向

那假如台灣直接深化與無黨派選民之間的聯繫,是否有幫助呢?為了驗證這個問題,我的研究團隊最近針對美國選民進行實驗,想測試再告知台灣是珍奶跟牛肉麵發源地、亞洲第一總統直選國家、亞洲第一同婚國家等額外資訊之後,是否會讓無黨派選民更支持台灣,這篇文章也即將發表在年底的2024美國政治學年會

不幸地是,結果顯示都不太有用,當給美國無黨派民眾更多對台灣有關的資訊時,無黨派民眾對於台灣的支持程度並未提高,甚至有點下降。我們更進一步使用美國ANES學術民調資料驗證,也顯示當美國無黨派民眾的政治知識越高時,其實越會反對美國對外干涉的外交政策。

這個結果顯示了美國無黨派選民追求獨善其身、更希望美國政府解決切身問題的態度,因為這種態度使得這群選民對於美國的外交政策是先採取不信任的態度,而更多資訊只加劇了不信任。

在這種情況下,假如台灣以及美國政府希望可以改變這些無黨派選民對於台海議題的看法,則需要對症下藥:更直接看到並協助處理這些無黨派選民更重視的議題,包括通膨以及基本消費,或試著把台海安全連結到這些議題上,說服無黨派選民為何台海的穩定會影響到國際產業鏈以及海運、乃至於更進一步影響到這些無黨派選民在意的問題。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留言評論
王宏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