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狙擊金氏王朝:一群海外韓裔企圖顛覆橫跨兩世紀北韓金氏政權的驚險歷程》

臉譜出版
255 人閱讀

二○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這個團體做了最後一次努力,想改變輿論風向。查爾斯.柳是北韓人,曾被拍到進入馬德里大使館。他在福斯新聞的網站上以化名寫下證詞,提及自己的生活與這次的事件。自由朝鮮的成員在二○一九到二○二○年都認為,藉著吸引福斯新聞的觀眾,最能有效影響川普政府,讓政府進行政治介入。

「當我得知反對北韓政權的團體自由朝鮮臨時政府存在時,心裡深感喜悅,也覺得鬆了口氣,」他寫道,「我終於發現,有一群人認為得親自出馬,阻擋我家鄉違反人性的罪行。」

他描述第一次以脫北者身分進入大使館,以及他如何搗毀金日成與金正日的肖像。更重要的是,他說明他們如何在那邊協助一名外交人員叛逃。

「我們冒著極大風險要幫助其他人獲得自由。為何美國和西班牙要懲罰我們?」他問。

二○二○年十二月,全球依然在COVID-19疫情中苦苦掙扎,這時我終於有機會以Zoom和克里斯多夫見面。我們之後會有漫長的討論,多半是在深夜進行,而這就是第一次。

我對他的印象是來自照片,以及過去讀了那些對他不利的訴訟案件。起初,我不敢相信他的個性和我的印象差距這麼大。他所訴說的故事幾乎都有感性與動人的一面。這次經歷讓我馬上得到啟示,並且也凸顯出目前的所有報導中,關於自由朝鮮的公共形象錯得有離譜。

克里斯多夫向我解釋,自由朝鮮的所有作為比較像是新創公司,而非地下氣象員(Weather Underground)2或紅軍派(Baader-Meinhof)3之類的武裝偏激分子。他解釋,自由朝鮮沒有任何流氓、異議分子或極端分子;這些「孩子」都是好心人(chakhae)—這個韓文語詞是用來形容善良、不挑釁,不會惹麻煩的乖寶寶。事實上,他們在安排北韓人的營救事宜時,還同時在杜拜策畫小型電動機車新創公司。

克里斯多夫的個人故事及他和家人的強烈連結,也令我深深感動。他會涉入這次事件,怎麼看都是悲慘的錯誤,但即使面臨引渡的威脅與西班牙刑事審判的不妙前景,他似乎沒有偏離正軌。而同時,他的人生也因為這事件而遭到蹂躪。在西班牙事件發生後,正在起步的飲食新創公司,就因為他人在監獄而停擺,最後也搞砸了,而他整個人生完全陷入一團亂。

在整個二○二一年,我密切追蹤克里斯多夫的訴訟案,並在網路新聞媒體BuzzFeed 中寫下一篇關於他的文章。當時我覺得,羅森布魯斯法官幾乎找不到辦法,讓他不用被引渡,因為西班牙的條款似乎刀槍不入。但是她在法庭指出問題所在,並給予詳細的評論,顯示出她很努力避免克里斯多夫被引渡。

在二○一九年聽證會之前,大量信件湧入法院,寄信者這麼做都是要擔保克里斯多夫的品格,其中包括為「為退伍軍人爭自由」的共同創辦人貝拉維亞,而法官表示,克里斯多夫顯然是個「可敬的好人」。

他的妻子葛瑞絲也寫了一封感人的信給法官,談到他們多孝順父母,以及克里斯多夫絕不會逃跑,因為他承諾要一輩子好好照顧母親與外祖母。她還講了一則故事,盼能更清楚傳達克里斯多夫的善良本性:

我記得去年冬天特別冷⋯⋯他對一位總在我家附近勞夫斯(Ralphs)超市外的街友很友善。有天夜裡很冷,我們看見那位街友昏了過去,全身抖得厲害。我們設法把他叫醒,但他意識不清。為此,克里斯多夫衝回家,拿了幾條被子讓他裹著保暖。克里斯多夫跟商店要了紙箱,做出類似擋風遮板的東西,並在他口袋裡留了些錢。這是真正的克里斯多夫.安。他是渾身充滿愛、慷慨、榮耀與服務熱忱的大個子,有顆溫柔的心靈。

二○二一年,羅森布魯斯法官表現出明顯跡象—她相信克里斯多夫的故事,以及這群人無私利他的本質。在五月二十五日的聽證會上,奧托.瓦姆比爾的父母甚至搭機前來聲援,如果有機會的話,甚至會代他發言。塔夫茨大學的李教授則以專家證人的身分發言。

在和聯邦檢察官來回爭論是否立刻將克里斯多夫引渡到西班牙之際,法官更擴充表達出一己之見,也表示她必須做的決定顯然帶有矛盾:

大家都知道,過去那些地下鐵路的成員曾遭到起訴,也知道過了一百年之後,那些人得到褒獎。我只是—我不知道。我會遵守法律,因為我必須遵守。我會研究這些案件—我曾誓言這樣做,以後也會,並提出我認為法律所准許的結果。但我必須說,我不了解這次是怎麼回事,眼前的情況似乎不符合正義。

到了五月二十五日,法官尚未做出裁決,引渡案從來沒有拖延這麼久過。若她最後確實判定要引渡,克里斯多夫可以上訴。即使他輸了,仍可以遊說執行機構不執行,這過程可能花上好幾年。西班牙當局依然在公開主張中堅持立場,說要在西班牙法庭審判這些人。

至於艾德瑞安與山姆,這兩人在二○一九年就躲藏起來,他們的故事就留待未來的某天再訴說。他們躲政府當局,甚至躲最親密的朋友,而我和這些機構與友人一樣,找不到他們在哪裡的蛛絲馬跡,也不了解他們這將近三年來怎麼有辦法生存下來。

我確實聯絡到一個人,那人或多或少知道他們從加州的家消失蹤影之後的情況。這人以匿名為條件與我談話;他告訴我,這兩人因為無法和自己愛的人聯絡而吃了很多苦。之所以不敢和他們所愛之人聯絡,是害怕洩漏自己的位置,也怕所愛的人成為箭靶。

艾德瑞安的孩子現在是會說話走路的幼兒了,但從出生以來,大多時間他都沒見過父親。

作者現居倫敦,是紐約時報暢銷書《鯨吞億萬》(Billion Dollar Whale)與《成王之路》(Blood and Oil)的共同作者。曾入圍普立茲獎決選名單,也是財經報導最高榮譽羅布獎(Gerald Loeb Award)得主。擔任過《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記者,曾經派駐中東,是新聞工作室與製作公司「大無畏計畫」(Project Brazen,暫譯)共同創辦人。


書名《狙擊金氏王朝:一群海外韓裔企圖顛覆橫跨兩世紀北韓金氏政權的驚險歷程》
作者:布萊利‧霍普(Bradley Hope)
出版社:臉譜
出版時間:2023年7月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