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新加坡可以和美中等距,台灣卻不行?

陳禹瑄
952 人閱讀

3月30日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國的政治領袖到中國參加所謂的博鰲論壇,這是中國用來特別針對亞洲,尤其是東南亞國家的區域論壇,其地位相當於日本的亞洲未來、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台灣的南島語論壇以及印度的瑞辛那對話。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右)訪中。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星馬兩國都是與美國和英國友好,但也同時被台灣認為他們與中國關係良好,因此不少人認為台灣也應該在美中之間維持等距,並藉此宣傳馬英九訪問中國的正當性,同時藉此批評政府過度親美抗中導致邦交國斷交。

但大家有想過為什麼新加坡可以搞所謂的美中等距或者強國等距嗎?

新加坡的等距外交就是東協的路線

其實新加坡的美中等距政策,過去也是新加坡外交官特別希望加諸在東協十國的外交總體戰略,前新加坡外交部長馬碩凱就曾經在他的著作中強調,東協是整個印太地區的中心,其精神是包容且沒有特定立場的。

但實際上新加坡這樣的政策並非一體適用於東協,比如菲律賓前總統杜特蒂就是故意採用這樣的政策,結果別說外交策略失敗,就連國內民意也急速下滑。而隔海的越南雖是社會主義一黨專政的國家,但仍奉行反中的外交國防策略,差異在一派認為應該要與菲律賓和美國結合成所謂的三邊安全架構圍堵中國,一邊希望透過團結越寮柬三邊合作機制,並與中國建立對等地位的大國談判地位。

上述例子就是國家彼此的利益與害處不同,無法一概而論的例證。

新加坡之所以可以搞美中等距,是因為他距離中國夠遠,而且美國與新加坡又有軍事合作協定,同時新加坡也是五國聯防的成員,所以新加坡在安全事務上是完全契合,但又同時可以和中國維持個經貿與投資關係,畢竟其最主要外部威脅不是中國,而是印尼、馬來西亞甚至是菲律賓南部的穆斯林武裝力量,而這些除了美國以外,他也需要來自中國的勢力給予這些國家壓力,新加坡作為觀光大國,他的最大觀光客來源,正是被其視為假想敵的印尼。因此中國對新加坡而言只是一個平衡安全與經貿依賴的對象。

新加坡的華人極度英語化

新加坡表面上是華人佔多數,實際上華人與印度人、馬來人一樣都高度英語化,而新加坡的敵我意識是非常清楚的,反恐以及針對來自伊斯蘭國家的威脅,他們可是高度武裝戒備,非常知曉誰是敵國,這也是為何新加坡除了仰賴英美建立的防務體系之外,也要和以色列與台灣進行軍事合作的原因,從以色列學習對抗穆斯林國家的方法,從台灣學習以小搏大的戰術。

但同時也不排除與中國合作,甚至刻意在東協與中國防長論壇時,擔任東協代表與雙方連結,定期舉行星中聯合軍演,就是為了抗衡周邊穆斯林國家的威脅。

新加坡嚴禁華統認同

而新加坡的國語是馬來文,新加坡政府不准自己境內的華人披掛有關五星旗等相關宣揚中國認同的事情,否則一律重罰,所以新加坡嚴格來說也不是真的兩國等距,因為台灣還可以宣揚統一,但親中的意識形態在新加坡是非法的。一方面李光耀建國時期就要華人拋棄所謂的中國認同,一律以英文和新加坡本土認同為主,二方面馬來西亞與印尼都是反共國家,憲法禁止宣傳共產主義,而新加坡也因此延續下來這項政治規定。

因此,新加坡實際上也是親美的,反中反共的政策落實的比台灣更為徹底,且其抗敵意識清楚,中國也只是它抗衡印尼影響力的一個工具罷了。

作者為輔仁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台海之鷹專欄作家,東協之腦創辦人。

留言評論
陳禹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