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被通緝者的特性:宣傳能力與關注勞工

陳禹瑄
313 人閱讀

香港警方國家安全處以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為由通緝羅冠聰、許智峯、郭榮鏗,前職工會聯盟總幹事蒙兆達,前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反共的香港富商袁弓夷以及郭鳳儀和劉祖迪等8名海外港人。

這裡面最有趣的就是袁弓夷,袁弓夷的女兒袁彌明是香港的模特兒和時事評論員、曾經擔任泛民主派人民力量的黨主席,夫婿是前人民力量執委、網路媒體謎米香港前行政總裁林語陽。但另外一個知名的兒子袁彌昌就是香港建制派的學者和政治人物,袁彌昌的老婆則是同為建制派的議員容海恩。從這裡就可以知道,就算你有個建制派、親中派的家人,中國也是沒有在給你心軟。

港府通緝名單。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富商袁弓夷即使有建制派兒媳依舊被通緝

《香港國安法》出爐之後,容海恩甚至透過香港媒體表示,支持國安法通緝自己的公公袁弓夷,並表示已經斷絕親屬關係,可見在中國的統治之下,連父子親情和家人情誼都是會立刻變質的,和你非親非故的中國政府當然要殺你也是可以的,所以中華民族兩岸一家親這種騙人的話真的可以閉嘴,別再唬爛了。

從這邊也可以看出中國的長臂管轄邏輯,一定是放在一國一制高度控制之後,才會去通緝其他國家的香港人,針對這個問題我問了一位住在韓國的香港人,他在反送中的時候已經和自己的韓國丈夫生了一個女兒,他表示,中國早在《港區國安法》剛剛通過的時期,就已經在抓其他國家的香港人,同樣住在韓國的香港人社群就叮囑自己的子女,公開場合盡量說韓文,避免說粵語以免暴露自己是香港人的身分。所以她對香港警方的國家安全處通緝這8個名氣比較大的指標性人物,並不是太奇怪的事情。

政治層面尤其是羅冠聰,香港反送中之後,英國一直希望扶植羅冠聰成為流亡議會的議長,中國連對印度的藏人都常常毫無辦法,何況遠在大西洋的英國,港人又比藏人擁有更完善且更具攻擊性的經濟實力和國際宣傳量能,中國當然只能透過大動作抓捕港人來形成寒蟬效應。

除了英國以外,韓國過去把香港當成韓國文化傳播到華文圈和東亞的重要軟國防基地,因此過去香港就有一批人專門推廣韓語、從事韓國研究、北朝鮮問題關注,甚至推廣香港和北韓的交流,這群人也是香港最反中國的一批人,把香港問題翻譯成韓語也是這批人操盤。抓捕的指標性之一就是國際宣傳力道和政治實力人物。

另一個就是勞工權益奔走的人物,也就是香港職工聯總幹事蒙兆達,他甚至沒有在從事政治活動。

香港號稱以工會和勞工權益為核心價值的政黨有兩個,一個是泛民主派由李卓人創立的香港職工聯,一個是建制派親中國中央政府工聯會,香港職工聯與其說是泛民政黨,不如說是不得不與泛民主派站在一起,對抗與北京利益千絲萬縷的香港企業家,組成者多為港英時代的香港的老左派,部分成員甚至參加過六七暴動,本身立場即為親中反英,只是主張議會改革的就加入職工聯,主張繼續走親北京路線的就持續留在工聯會。職工聯甚至在遇到香港政治問題時,批評港府還比批評中國中央政府還要多,顯見其左派立場非常鮮明。即便如此,中國依舊容不下。

即使不碰政治核心也可能被通緝

蒙兆達本身其實只是在英國成立一個長期監察香港勞動環境的組織而已,蒙本身真正觸碰到港府以及中國的底線,就是他長期有關注六四問題,但其本身也不是關注六四的真正核心人物,頂多就是參與六四的燭光晚會而已。但即便是這樣,職工聯依然被迫解散,只剩下創辦人李卓人在香港獨撐,蒙兆達本身被通緝,變相只是告訴大家一件事:一國一制的香港損失的不僅只是政治,也包含勞工權益。香港的本土勞工以及東南亞的外籍移工,都會因為中國勞工大量湧入,變成低薪、失業沒有保障的狀況。

上述狀況其實就是服務貿易協定過了會發生的狀況,中國勞工只要能到香港都是賺到,因為香港環境再差都比中國好,甚至她們還可以藉由香港再被派遣去非洲這樣的地區,藉此脫離中國。所以中國勞工大量湧入香港本身就是中國政府的陽謀,但若讓香港人大幅度宣傳,會導致中國未來想要用一樣的方式對待別的國家時,萬一產生右翼民粹主義會對中國不利,尤其是越先進的國家越不歡迎中國的到來,這對中國長遠希望控制各國的期望是衝突的。

因此中國要跟一個地方簽訂一個關乎貿易和服務業的協定時,他的目的並非開放自己的市場,而是輸出自己已經過多的勞動力,順便利用人口結構創造自己有利的政治環境,順便偷竊這個國家的優勢,包含透過服務貿易協定偷竊台灣的跨行轉帳技術等。所以中國通緝海外港人的邏輯,就是這麼簡單而且粗暴。

作者為輔仁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台海之鷹專欄作家,東協之腦創辦人。

留言評論
陳禹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