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情報機構的擴權與暗殺

徐郁雯
377 人閱讀

現實中,許多國家情報機構都在進行秘密的暗殺行動,這也是情報與間諜電影經常涉及的主題,儘管相關國家通常不會正式承認這樣的活動。其中暗殺的手段中使用最多的手法是槍擊。以色列情報機關摩薩德要員們,經常無聲無息地出現,接著快速狙擊中東恐怖分子然後消失。近年來,以色列的情報特殊使命局,俗稱摩薩德,和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經常使用無人機,和忍者炸彈進行目標定點暗殺。

2018年毒殺案的真相、混亂與危機

2021年,改編自2018年英國前俄羅斯間諜毒殺案的影集《毒殺風暴》,將這場震驚全球的暗殺事件搬上銀幕,讓得以觀眾一窺當時的危機與混亂。

這宗毒殺案引起國際爭議,不僅使謝爾蓋·斯克里帕爾父女陷入生死危機,透過「毒殺風暴」的刑事調查,也深入挖掘了背後的政治陰謀和國際角力,更是引起了嚴峻的外交風暴。

蘇聯的靜態暗殺

俄羅斯的特務情報機構以使用毒物為其特長,這一傳統可以追溯到20世紀30年代。從那時開始蘇聯政府建立了專門的研究所,特別在特種武器部門裡負責開發和製造各種毒藥,可見其悠久的歷史。1959年,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用氰化鉀噴霧劑殺害了烏克蘭領導人斯捷潘·班德拉,而這種方式據稱也是北韓在2017年暗殺金正男時使用的方法之一。

在1971年,著名作家亞歷山大·索忍尼辛(Александр Исаевич Солженицын)也曾被政府當局用劇毒「蓖麻毒蛋白」進行襲擊。正是1960年代的KGB主席、後來成爲蘇聯共產黨總書記的尤里.安德洛波夫主導了該次暗殺計畫。1991年蘇聯解體後,原KGB機關改組為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其第1總局則轉為俄羅斯對外情報局(FSB)。目前在白俄羅斯則完整保留有境內KGB機關的建制及原有名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近日,俄羅斯知名的反對派人士阿列克謝.納瓦尼(Alexey Navalney),被蘇聯KGB開發的一種名爲One Punch的獨特暗殺方法殺害而去世。根據在阿列克謝.納瓦尼身上所發現的明顯瘀青,是讓被關押在接近北極圈西伯利亞監獄的納瓦尼,長時間暴露在極寒冷的環境當中,阻止血液循環後,然後通過一次重擊將其殺害。

這一方式據稱是俄羅斯安全局要員都需要會使用的技巧。而納瓦尼曾在4年前差點死於俄羅斯特務製造的諾維喬克(Novichok)的神經毒劑,只是這次卻沒有這樣的幸運,即便在蘇聯垮台之後,成為民主國家的俄羅斯,也發生過許多震驚世人的暗殺事件,其中在2006年,流亡到英國的FSB前任中校亞歷山大.利特維年科飲用含有高濃度放射性物質金屬釙的紅茶後不治身亡。2018年,從俄羅斯KGB情報機構出身的謝爾蓋.斯克里帕爾和女兒,在英國被俄羅斯特務用諾維喬克的神經毒劑襲擊,但被發現而倖存了下來。

紅色影子的秘密歷史

俄羅斯的情報機構歷經了多次變革。在蘇聯時期的KGB(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是主要的情報機構,其職責不僅包括國內情報搜集,還擔任國際諜報和執行特種行動的角色。然而,隨著蘇聯於1991年解體,KGB解散,俄羅斯的情報體系經歷了重新組織,分為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和俄羅斯對外情報局(SVR)。這兩個獨立機構各自負責國內安全和對外諜報。

俄羅斯的情報機構在現今國際事務中持續扮演著關鍵的角色,也應對著複雜的地緣政治挑戰。它們的演變不僅反映了俄羅斯在國際事務中地位的變化,也凸顯對於國家領導人權力需求的持續調整和適應。

長期以來,普丁強調情報機構在國內政治穩定和對外政策實現中的作用,倡導情報機構積極參與國家安全事務,強調情報對於維護俄羅斯主權,和在國際事務中發揮影響力的不可或缺性。這樣的強化有助於普丁在國內建立更強大的政治地位。

而普丁政府在俄羅斯情報機構的影響是無法忽視的一個關鍵因素。自普丁成為俄羅斯總統後,不斷地在強化國家的安全體系,也加強了對情報機構的財政支持,提供更多的資源和技術,以確保其具有高效的能力。在普丁強而有力的支持,不僅賦予情報機構更大的權力和角色,同時也鞏固了其情報領域的地位,這些強大的影響下,KGB出身的普丁總統殘酷性格,也再次引起人們的驚訝與關注。現今,國際政治局勢風雲詭譎,強權政治國家的特務行動,也難有停息的一天。

作者是在韓國多年的政治外交學系國際研究生,指導教授是南韓核武研究專家。多年住在首爾,因對於東北亞情勢的關注,也將目光擴展至東亞各國之間微妙而複雜的互動。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