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獨裁者》在21世紀的迴響:沙皇的棕熊外交

徐郁雯
402 人閱讀

卓別林的首部有聲電影《大獨裁者》,主要在諷刺德國納粹阿道夫.希特勒的暴行與獨裁。這部電影在1940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初起上映。片中的角色是一位熱愛和平的猶太理髮師和一位夢想征服世界的獨裁統治者辛克爾,默劇大師卓別林一人分飾兩角。而電影中一些經典場面與台詞流傳至今,仍然發人省思。

圖片來源:翻攝自IMDb

「機器為我們提供了更多可能,卻給我們帶來了更多欲望,學識把我們變得刻薄,才智把我們變得冷酷無情。」(Machinery that gives abundance has left us in want.Our knowledge has made us cynical, our cleverness hard and unkind.)

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駐俄外交官喬治.肯南在向美國華盛頓發送的報告中主張,美國應該實施圍堵共產主義國家政策。他指出,俄羅斯自沙皇時代以來一直試圖擴張其領土。另外,他也特別強調克里姆林宮對西方的高度敏感與傳統觀念反映了俄羅斯對世界事務的不安感。

從救援投手到總統,走向沙皇之路

1991年年末,蘇聯解體。俄羅斯的首任總統葉爾欽執政8年後,將當時40幾歲的普丁推上救援投手的位置。以「強大俄羅斯」爲前提的普丁在2000年的俄羅斯第二次大選中獲勝,也開啓了他長達20多年且還持續下去的執政之路。

普丁克服了俄羅斯當時極度的政治混亂和國家破產危機,在執政的第一任期內,帶領俄羅斯實現了經濟增長。同時,也積極牽制美國在世界的霸權地位,使俄羅斯成爲世界多極體制中的主要國家之一。然而,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出身的普丁,展現的政治鎮壓手段也使得俄羅斯的在野黨和媒體失去自由,俄羅斯國內反對人士也更是無聲無息地消失。

普丁的獨裁黑化,在2022年入侵烏克蘭而達到頂峰,俄羅斯與中國、伊朗、北韓等國家完成了新冷戰構圖。俄羅斯成爲了隨時可以入侵周邊國家的國家,甚至打開了自由使用核武器的道路。

在本月舉行的俄羅斯總統大選,也是普丁連續第五次當選(任期6年),這同時也超過了前蘇聯共產黨黨書記史達林的執政時間29年。如果普丁在2030年再次參選並當選,執政時間將超過18世紀葉卡捷琳娜二世的在位時間34年,因此,普丁被稱為「21世紀沙皇」的這一表述聽起來並不為過。

俄羅斯式的棕熊外交

而普丁毫無懸念的再次連任,也進一步增加了周邊局勢的不穩定。在選舉結束,普丁發表勝選感言,感謝選民的支持與信任,也對世界上的其他地區情勢表達了自己的立場與看法。

普丁表示,他將在新的任期繼續推動國家的重要發展,尤其是對國防和外交政策上,關於「特別軍事行動」問題和加強俄羅斯聯邦的國防能力是新任期的主要任務之一;會上提及台灣問題,普丁表示「毫無疑問,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另外,也尖銳地指出,俄羅斯和北約(NATO)的衝突有可能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也對法國考慮向烏克蘭派兵支援一說,對其發出警告。

過去,普丁曾將蘇聯解體稱作是「20世紀最大的悲劇」,這反映了他對蘇聯時期的情緒,以及對俄羅斯的強大的渴望。而普丁政府向來的強硬立場和作風,不僅顯示出普丁在俄羅斯國內政治中難以動搖的地位,還有擴張領土地區的野心企圖。在這次的第五次執政期間也讓外界猜測,普丁是不是也將採取不亞於中國粗暴式戰狼外交的俄羅斯式棕熊外交。

在強硬姿態的俄羅斯式棕熊外交下,普丁仍會無視國際法規的規定以及道義責任,以俄羅斯的一切利益為唯一標準,利用俄羅斯的軍事力量和國家情報機構,對那些被視為有威脅的國家,採取更多的軍事部屬與威脅性的軍事行動,以警告那些試圖挑戰俄羅斯的國家。

自由民主的包圍

不難想像,俄羅斯式的棕熊外交與粗暴地中國戰狼外交相同,一昧強調國家的強大和擴張,激進的態度,傾向於利用威脅和軍事力量來達到目的,還有強勢的外交政策。這種極端強硬的外交姿態和內部控制,也使周邊鄰近國家也會採取更警惕的反制措施,並限制與強權獨裁國家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合作。

上個世紀到至今,民主和獨裁仍然在持續對抗,從北約與俄羅斯的對峙,到臺灣與中國的緊張局勢,再到南韓與北韓之間的分裂與對立,不同的政府體制之間的矛盾也變得愈發激烈,隨著各方局勢的影響下,地區的衝突也顯得更加複雜而嚴峻。

來到21世紀的今日,強權與獨裁面對著民主自由的包圍,俄羅斯的克里姆林宮,也許對仍然在國際事務中的孤立,感到不安。

而卓別林的《大獨裁者》電影中,最後著名的演講場面,現今仍能引起廣泛迴響,其中包括這樣的一段話:「仇恨注定會消逝,獨裁者也注定會死亡,他們從人民那裡奪去的權力一定會重新回到人民手中。只要我們不懼犧牲,自由就永遠不會消失。」(The hate of men will pass, and dictators die, and the power they took from the people will return to the people. And so long as men die, liberty will never perish.)

作者是在韓國多年的政治外交學系國際研究生,指導教授是南韓核武研究專家。多年住在首爾,因對於東北亞情勢的關注,也將目光擴展至東亞各國之間微妙而複雜的互動。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