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納集團的短暫兵變是巨變的前奏

王臻明
2.7K 人閱讀

在俄烏戰爭陷入膠著之際,俄羅斯的精銳部隊瓦格納集團(Wagner Group)卻驚傳兵變。這支傭兵部隊在撤出烏克蘭戰場整補時,竟回過頭來占領南方軍區總部所在地的頓河畔羅斯托夫市(Rostov-on-Don),並沿途北上,打算直接攻入莫斯科。瓦格納集團的領導人葉夫根尼.普里格津(Yevgeniy Prigozhin)指控俄軍先攻擊瓦格納集團的基地,造成嚴重死傷,才被迫發動兵諫。不只讓俄軍高層與瓦格納集團的往日宿怨浮上檯面,也使俄羅斯陷入國家危機,瓦格納集團的先鋒部隊,還一度逼近莫斯科南方的外圍城鎮,差點爆發內戰。

瓦格納集團。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與普里格津有多年私交的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介入斡旋,保證普里格津的人身安全。俄羅斯政府也承諾取消對普里格津的所有刑事指控,不追究參與兵變的瓦格納集團士兵責任,並同意讓普里格津前往白俄羅斯,而未參與兵變的傭兵則能加入俄軍。以換取普里格津宣布撤兵,停止在俄羅斯境內的所有軍事行動,暫時解除了莫斯科的危機。這場只有短短一日的兵變雖然很快落幕,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僥倖保住政權,但對俄羅斯的國內情勢與俄烏戰爭的走向,已產生極為長遠的影響。

瓦格納集團如入無人之境

首先最令人訝異的一點,是俄軍對普丁幾乎沒有忠誠度可言。瓦格納集團發動兵變,佔領南方軍區總部時,幾乎不費吹灰之力,沒有遇到任何抵抗。沿途北上的過程中,俄軍的反擊也十分薄弱,只有少數幾架直升機仍服從命令,前往阻止瓦格納集團的車隊前進,還被擊落。這說明俄軍基層極度厭戰,不願意與瓦格納集團爆發衝突,戰力堪慮。特別是普丁執政後,整合內衛部隊與警方特種部隊,成立俄羅斯近衛軍(National Guard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負責國內安全,是俄軍精銳,此次卻幾乎沒有發揮任何功用。

俄羅斯近衛軍沒能阻止瓦格納集團進軍莫斯科的另一個可能原因,是大批部隊早已被抽調到烏克蘭戰場。這場持續了一年多的戰爭,讓俄軍損失慘重,因為前線人力非常吃緊,讓俄羅斯不得不投入戰略預備隊,也導致俄羅斯的內部防務空虛。俄羅斯國防部之前宣布未來幾年要組建更多的部隊,就說明情況可能不太樂觀,但在瓦格納集團的車隊不斷逼近首都時,普丁竟然只能派出警察單位設置路障,完全曝露了此時俄羅斯外強中乾的嚴重問題。瓦格納集團雖然已宣布撤軍,但難保俄軍之中不會有別的將領,趁機起事。

普丁是否抽掉在烏克蘭的部隊回防左右為難

所以這場不成功的兵變,一定會讓普丁抽調在烏克蘭戰場上的部隊回防,以鞏固莫斯科的安全。只是目前烏克蘭正在發動大規模反攻,俄羅斯若從前線撤回部隊,很可能會讓防線出現漏洞,重演去年在烏東的大潰敗。當時俄軍抽調在哈爾科夫州( Kharkiv)戰線上的部隊,到烏南的赫爾松(Kherson)支援,結果烏軍趁機進攻,導致俄軍措手不及,丟掉包括戰略要地伊久姆(Izium)與庫皮揚斯克(Kupiansk)在內的大片占領區。如果此事重演,對俄軍來說,將是非常致命的打擊,甚至可能導致全線潰敗。

畢竟瓦格納集團是俄軍戰力最強的精銳部隊,在巴赫姆特(Bakhmut)與烏軍血戰數個月,才成功占領整座城市。未來瓦格納集團如果解散,原本的傭兵被打散並編入俄軍之中,恐怕很難再有過去的戰力。而且經歷過這次兵變,在前線的俄軍士氣肯定更為低落,俄羅斯國防部高層也勢必要進行全面改組。甚至普丁有可能會整肅在這場兵變中,態度游移曖昧,沒有在第一時間支持自己的軍方將領。這將造成俄軍指揮系統的紊亂,讓原本就效率不彰的俄軍指揮系統變的更糟糕,對俄軍來說絕對是很大的傷害。

普丁不信任俄軍,但倚賴傭兵更危險

普丁一方面不完全信任俄軍,又失去了瓦格納集團的傭兵,勢必會更為依賴外援部隊。如這次被派往頓河畔羅斯托夫市,準備與瓦格納集團交戰的,竟然不是俄軍,而是車臣部隊。車臣總統拉姆贊.卡德羅夫(Ramzan Kadyrov)是普丁的重要政治盟友,一直支持俄羅斯發動烏克蘭戰爭,也派兵助戰。普丁常派遣瓦格納集團與車臣部隊,處理最為艱難的戰事,但過度仰賴這些外援,卻也釀成了此次兵變,再次證明使用傭兵部隊的危險性。接下來那些曾參與兵變的瓦格納集團傭兵要如何處理,也是棘手難題。

就以世界上最知名的法國外籍兵團為例,這支傭兵部隊也曾發動兵變。最為精銳的第一外籍傘兵團,因不滿當時法國總統戴高樂,對阿爾及利亞獨立問題的立場,密謀發動兵變,想要刺殺戴高樂,最後失敗,第一外籍傘兵團也因此被解散。傭兵往往只忠於部隊,而不是國家,是最大的問題,特別是使用傭兵的原因,就是需要可消耗的人力,所以多數被派往最危險的戰地,常導致傭兵心懷怨恨。瓦格納集團的傭兵在敘利亞與巴赫姆特,都曾為俄軍執行骯髒的秘密任務或擔任攻擊先鋒,承受極大的傷亡,讓雙方的恩怨難解。

特別是普里格津在發動兵變前,還透過媒體指控俄羅斯發動俄烏戰爭的理由全是謊言,痛批俄羅斯國防部高層蒙蔽了普丁與全國民眾。普里格津強調在戰爭爆發之前,烏克蘭根本沒有在集結部隊,準備攻擊俄羅斯,國家並沒有受到入侵的威脅。同時還指出俄軍在戰場上的死傷,遠遠超過俄羅斯國防部所承認的數字。普里格津更點名俄羅斯國防部長謝爾蓋.紹依古(Sergei Shoigu)與總參謀長瓦列里.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要為這場災難負責,而這些批評都在第一時間透過較敢言的媒體,傳播給了俄羅斯民眾。

普丁神話是否破滅值得觀察

普丁靠著操控俄羅斯國內輿論,爭取民眾支持,是俄烏戰爭能繼續打下去的關鍵因素。普里格津的兵變與發言,是否會動搖俄羅斯民眾的看法與信心,將左右接下來的情勢發展。若以史為鑒,前蘇聯入侵阿富汗時,經歷了長達九年的戰爭,不只重創經濟,戰後返國的大批士兵,將蘇軍高層顢頇腐敗的真相傳達到各地,讓不滿的情緒快速蔓延,間接導致八月政變,促使前蘇聯解體。瓦格納集團的一日兵變雖然極為短暫,但所埋下的衝突與矛盾,已讓普丁的政權出現不穩定的變數,瓦解了普丁受到國內民意普遍支持的神話。

對烏克蘭來說,近期展開的大反攻,進度並不如預期。特別是在烏南的赫爾松地區,俄軍炸毀了新卡科夫卡(Nova Kakhovka)大壩,來阻止烏軍推進,讓烏軍在南路的攻勢受到阻擋。烏軍在烏東地區也陷入壕溝戰中,難以突破,戰事不斷地僵持下去,絕對會影響北約國家繼續援助烏克蘭的意願,也考驗著烏克蘭的作戰意志與人力動員。俄羅斯此次的兵變危機,有可能是烏軍突破的天賜良機,特別是普丁現在的地位已岌岌可危,若再出現一場大敗,聲討他下台負責的聲浪,恐怕真的會讓普丁難以因應,釀成巨變。

作者關心國防與地緣戰略議題,軍事專欄作家

留言評論
王臻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