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 Gallagher的未完剿共大業會有續集嗎?

趙君朔
335 人閱讀

越來越趨於兩極化、冤冤相報的各種美國政治熱門話題長期以來都不是台灣新聞媒體和評論分析界關注的焦點。川普時代從第二年開始出乎大部分人意料之外的中共政策轉向,讓美中關係從2018─2020年成為台灣媒體上的熱點,也帶動了一般台灣人不論政治傾向對於國際事務與某些美國政治議題的興趣。

不過在拜登政府以避免衝突與維持最高層溝通管道暢通為優先的與中共競爭政策之下,雙方恢復接觸後的數次高峰會談後只剩下美中自說自話、缺乏實質進展的空洞新聞稿讓台灣大眾很快失去關注美中關係的興趣,即使這對台灣的命運有很重大的影響。

不要僅注意天氣,更該留意氣候變遷

其實這種現象在《華盛頓郵報》記者Josh Rogin於2021年3月所書的美中關係好書《天下大亂》中已經有個很好的比喻能解釋,Rogin在本書第六章中開始後不久便寫道「David Feith,一位在川普政府國務院任職的官員對這段時期有個堪用的類比:把美中貿易談判想像成天氣,但美國政府的戰略和美國民眾認知到中共帶來的挑戰是氣候。媒體報導的是天氣,這通常會得到較多的注意。但是長期來看比較重要的是氣候變遷…..把美國這艘航母以重要的方式慢慢轉向也是氣候的一部分」。

這樣的類比的確抓到了川普時代美中關係轉變的精髓,但沒有講到的是經常有暴風雨式的美中關係大事發生,不論是美國、台灣的一般人才會有機會轉變成關心每日天氣的忠實觀眾,在美國這艘大船慢慢轉向的關鍵時期更是如此,有了民意的支持能讓這個注定緩慢的轉向過程得到多一點加速轉向的順風能量。

但在拜登政府基本假設和手法完全不同的對抗中共策略下,確實變得較為穩定的美中關係就是日日無風無雨的陰天,人們只要偶爾抬頭花幾秒看看天空就可以繼續過自己的生活,如此一來的其中一個不良後果是真正的「大氣候」─中共對美國各領域所犯下的規模巨大惡行,以及美國從2017開始的覺醒─就慢慢從公眾視野淡出了。

Mike Gallagher不再尋求連任,意圖何在?

這就是為何眾議院去年新成立的美國中共戰略競爭特別委員會主席Mike Gallagher先是決定不在11月大選中尋求連任,之後又宣布會在4月19日便提前辭任離開眾議院絕非只是兩極化的美國政治中,絕非一位政治圈前途看好的新星對這樣的現況感到不滿的茶壺風暴而已。接下來會先回顧他以國會山莊最年輕的委員會主席之姿,領導該委員會在盡力維持一個讓美國大眾能關心美中關係的日常天氣上有過什麼重大建樹,最後再對他是否真的從此淡出政治圈還是有機會重回政壇,扛起抗共大旗做一點簡單的猜測。

麥克·蓋拉格 (Mike Gallagher)。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首先來看這委員會舉辦的公開活動,正式的聽證會就有11場,討論的議題遍及美中關係的各個層面:美中經濟往來對美國經濟、安全的負面影響、中共對維吾爾人和宗教自由的迫害、中共支持美國敵手的外交政策與拜登政府的中共政策。此外這個委員會還別出心裁地從眾議院移師到紐約市、威斯康辛和愛荷華州舉辦圓桌會議,主題都是選擇和舉辦的地點有關:在紐約是談中國共產黨對美國金融穩定的威脅、在威斯康辛是談中國共產黨對美國製造業的威脅、在愛荷華是談中國共產黨的農業科技竊盜。

在這些聽證會中,許多前任、現任資深官員、頂尖業界人士或是知名反共人士/社運份子都受邀參加,讓該會的成員們更了解中共在各方面對美國的威脅。川普時代的高官有國家安全顧問麥馬斯特、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國務卿龐培奧、貿易代表萊特希澤、龐培奧在國務院的中共事務顧問余茂春博士、歐巴馬時代的國防部長潘內達(Panetta)等。

業界人士則有前谷歌總裁Eric Schmidt、生物科技公司Ginkgo Bioworks的CEO Jason Kelly、營運聯邦政府出資的研發中心的非營利組織MITRE的首席科技官Charles Clancy、知名中共經濟諮詢公司中國褐皮書(China Beige)首席營運官Shehzad Qazi、描述見證胡溫時代高層政商貪腐第一手經歷的暢銷書《紅色輪盤》的作者沈棟等人。

Mike Gallagher領導的委員會功績卓著

另外這個委員會也請到研究中共在新疆建立集中營的知名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人權觀察(Human Right Watch)的中國總監Sophie Richardson、維吾爾人裔的美國人權律師Nury Turkel、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知名對中鷹派John Garnaut等人前來作證。從上述橫跨各領域的前官員、業界人士和政策圈研究者名單就知道才成立短短一年,這個委員會毫無疑問已成為結合美國各界的力量發聲,喚醒一般大眾中共對美國與自由、民主社會威脅的最佳平台。

而在丟出議題,試圖讓美國民眾在缺乏劇烈變化的天氣中還能關心隱藏在後的惡劣氣候之餘,Mike Gallagher還率領了該委員會在下面三個議題上捲起了引起媒體矚目的大風,使這2年來的美中關係天氣脫離讓人興趣缺缺的乏味陰天:(1)劍指前進中國、養肥和解放軍合作的人工智慧企業與習近平大力推進的半導體業的美國私募基金;(2)重新推出強迫TikTok和母公司字節跳動剝離不然就禁止的法案並在眾議員以高票通過;(3)在台灣大選完再度訪台返美後,馬上對首富馬斯克的SpaceX公司發出傳票,要他的公司說明為何未遵守和美國國防部的合約,讓駐台美軍使用靠星鏈基礎建設運作的星盾(Star Shield)通訊網路。

美國私募基金與中共的眉來眼去

而這其中一般大眾比較不瞭解的是第二個議題的具體內容,這份報告可以看成是拜登政府去年發布要求美國私募基金揭露對中投資的行政命令(但實行的施行細則到今天都沒有擬定出來)後,為了提醒美國大眾這問題的急迫性,進行了嚴謹的調查之後所公布的報告。因此下面將會把該委員會在今年2月8日發布的重磅報告《中共投資人:美國的風險投資機構助長了解放軍和人權迫害》的部分精彩內容做重點介紹。

被該委員會發出傳票要求提供資料的這五家總部私募基金總部都在美國,GGV是2000設立的,總部在加州。在2005年在中國設立首家辦公室,但其業務營運範圍是全球性的。在特別委員會啟動對它的調查後,GGV就把在中國的辦公室剝離成為一個獨立的實體。GSR Ventures也是一家總部在加州的公司,成立於2004年。Qualcomm Ventures則是總部位於加州的知名晶片商高通所設的投資公司,在中國有一間辦公室。

Sequoia Capital 1972年成立於加州,在2005年和中國的合夥人成立了Sequoia Capital China(紅杉資本中國)。2023年Sequoia把中國的業務分拆成為一個獨立的實體,改名叫做紅衫(HongShan)。Walden International成立於1987年,總部位於加州,該公司自稱是在中國進行風險投資的先鋒,其投資對象聚焦在中共的半導體公司,在北京、上海有辦公室。這5家風險投資公司背後都有美國投資人,包括像是大學基金、家族辦公室、養老基金等機構投資人以及其他如來自公司實體和個人的投資。

這5家風險投資公司都和特別委員會確認了它們在本調查相關領域的中國投資還對特定投資案的內容提供訊息。委員會還對其中好幾家的高管進行了訪談。不過提供給委員會的資訊相當有限,即使光看這5家,這份報告所揭露的內容嚴重低估了它們對中國在資金、人才和無形資產上所進行的投資。

而且這份報告最前面的調查背景資訊部分還特別提到,在中共近來加強對境內美商的打擊之下,好幾家公司都承認和這個委員會進行的調查合作讓它們很擔心會遭到來自中共境內的壓力。有一家公司甚至直接向委員會承認,其中國的員工對提供給委員會資訊後在中國境內可能發生的後果「嚇的要死」。有一間公司的代表提到他有個身分是普通合夥人的客戶真的就忽然音訊全無,然後下一次再有消息就是此人已經進了監獄。

還有另一家美國公司也告訴委員會中共政府正對風投公司施壓,要他們不要和這個委員會合作。這間公司還受到自己設立的投資公司和其他有限責任合夥人的施壓,要它不要和委員會合作。在這個調查開始之後不久,中共當局對這家公司的一位資深高管下了離開中國的禁令卻沒有解釋為什麼。

此外好幾家風投都很擔心提供資料給委員會違反中共規定含糊的資料安全法規而遭到民事或是刑事裁罰。例如GSR Ventures一開始拒絕提供給委員會以人民幣進行的投資案的任何資訊,在歷經反覆協商後,GSR Ventures告訴委員會在某幾家公司所投資的人民幣金額還是無法揭露,原因是中共的資料保密相關規定。

從上述的重點摘錄便可看出這個委員會的威力所在,也難怪《華爾街日報》在上週為了回顧Mike Gallagher在領導該委員會的精采表現時會特別提到一位在華府的貿易團體領導人聽到他要離職消息時的反應:在空中揮拳,大喊「Yes、Yes」。

期望Gallagher的繼任者不要轉轍

因此現在只能期望:第一,Mike Gallagher 的繼任者Moolenaar眾議員能延續他的豐碩成果,而其中一個關鍵在於和Gallagher關係深厚、在擬定川普政府的強硬中共政策上扮演極為重要角色的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能否也能鼎力相助Moolenaar。

第二是Mike Gallagher和他的好友博明一樣,都對共和黨變成川普掌控力越來越強的MAGA黨(主張加強取締非法移民、強調能源自主/公平貿易/盟邦合理分攤軍費、對企業減稅但不削減社福支出的讓美國再次偉大路線),並以粗暴、玉石俱焚的方式對抗拜登政府的施政感到不滿。

但如果川普在11月能贏得美國大選,執政後在風格上不受某些激進MAGA派議員如Matt Gaetz(提出動議罷免麥卡錫議長的眾議員)和Marjorie Greene Taylor太大的影響,只要有適當的人從白宮伸出橄欖枝,還是有可能在以剿共大局為重的前提下,放下雙方的一些歧見,讓在民間重要大數據公司Palantir任職一段時間的Mike Gallagher回到白宮擔任類似博明在川普1.0政府所扮演的角色。

從本文對Mike Gallagher領導這個特別委員會才一年多一點點便有如此多豐碩成果的介紹來看,這位原本前途看好,還效法傳奇外交官肯楠,寫出《論中共行為的根源》長文的共和黨新星應該不會只是從此甘於在一家科技公司擔任高管、當兩個女兒的好爸爸便放棄他和博明兩人的抗共偉業,當剿共颶風再度從白宮草皮上颳起之時,相信屆時Mike Gallagher會毫不猶豫地起身回應。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