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讓西瓜倚大爿的侯友宜掌舵嗎?

林艾德
454 人閱讀

以研究台灣選舉聞名的日本學者小笠原欣幸博士,整理了五家民調公司的前後對比,發現自從君悅飯店藍白分手、柯文哲被看破手腳使支持度急墜後,11月下旬跟12月上旬的民調幾乎沒有變化,都是賴清德與侯友宜競爭大位,而柯文哲遙遙落後的情勢。

再細看各家民調內容,可發現賴清德與侯友宜在年齡與性別的支持度上相對平均,而柯文哲的支持者仍高度集中在年輕男性。但根據中選會過往的實際數據,年輕男性正是台灣投票率最低的族群,各家民調調查結果也顯示,柯文哲支持者的整體投票意願是最低的,若無法催出支持者的熱情,那正式開票時,民眾黨的總統及政黨票都將比現在預測的得票數更低。

因此在選戰的最後一個月,重點又將回歸到熟悉的藍綠對決,但選舉的氣氛卻跟上次總統大選無法同日而語。四年前在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以及香港反送中事件的影響下,面對意識形態明顯傾中的韓國瑜,蔡英文催出了大量的青年選票,首投族投票率比起兩年前的地方大選高出近兩成,但今年的選舉沒有類似的議題可以激發火花,兩位主要候選人都偏向保守,至今賴清德被檢驗得最多的,竟然是位於新北市萬里、實價登錄一坪不到10萬元的老家,而侯友宜更是延續他的從政後的一貫作風,那就是西瓜倚大爿,沒有自己的路線、政策或想法,只是看風向往哪吹,他人就往哪裡倒。

見風轉舵的侯友宜

本次選戰賴清德第一個帶起的話題,是為了縮短公立與私立大學學費落差,賴清德主張針對公私立大專院校的學費差額進行補助,當時預計每年補助新台幣2萬5千元以上,隨後行政院宣布加碼減免私立大專學雜費3萬5千元外,同步推動減免經濟弱勢生學雜費、高中職全面免學費等政策。6月底這項政策提出後,侯友宜反問道:「選前大撒幣的方式,大家眼睛應該很雪亮。這些補助私立大學學費的政策,都是政府要拿錢出來,但對學生真的有幫忙嗎?」

答案顯然是有,因為10月侯友宜在教育政見發表的記者會喊出,自114年起要逐年增加補助私立大專校院學生學雜費,從現行的3.5萬提升到5萬元。如果賴清德叫大撒幣,那侯友宜真是撒幣中的撒幣。

兵役改革政策上,蔡總統去年底宣布義務役役期將從4個月延長至1年,當時趙少康就堅決反對延長兵役到一年或更久,並表示:「我們若執政一定改回來。」今年7月份侯友宜也在趙少康的節目上承諾若當選總統,一定確保讓兩岸穩定和平後恢復4個月的兵役役期,但節目播出受到各界大力抨擊後,侯友宜馬上反悔說自己不反對兵役延長,連變色龍柯文哲都忍不住酸他看到風向不對就火速改口。

青年購屋政策上,侯友宜也準備在民進黨路線上大舉加碼。當8月份行政院推出「新青安貸款」接連幾個月申請爆量後,7月才剛提出青年購屋政策是超低利貸款的侯友宜,這個月再度推出所謂的「侯康555」,取消了現行新青安貸款至少準備2成頭期款的要求,並將貸款上限由1000萬提升至1500萬。

免頭期款的政策如果真的實行,必然會掀起一波購屋潮,這對台灣房價是不是好事很難說,而且若以30年還款計算,每個月本利和將超過6萬,以台灣30至39歲勞工去年的薪資中位數約每個月4萬5千元而言,一般雙薪家庭如果因為免頭期款而投入購屋市場,5年寬限期後很可能無法負擔承重的房貸,因此這項牛肉一提出來就罵聲不斷,對一般人來說買房是人生大事,但作為最該謹慎行事的政策規劃者,侯友宜卻只因為新青安貸款大受歡迎,就急忙把他的購屋政策玩成了尾牙加碼秀。

打臉韓國瑜的反核市長變身核能代言人

侯友宜政策上的轉變,說好聽一點是傾聽民意,實則是他總是以自己的利益為最大考量,因此他才能從國民黨威權體制的守門人,到阿扁全盛時期成為最年輕的警政署長,又在民進黨聲勢衰微時,回到朱立倫手下等待機會,但我想國民黨支持者最在意的,應該還是他成為市長後,隨著蔡英文的聲勢水漲船高,侯友宜嚴然成為一名反核悍將,多次在關鍵時刻與國民黨唱反調。

圖片來源:翻攝自侯友宜臉書

2016年「北北桃基防災生活圈首長座談會」上,侯友宜牽著墨綠版柯文哲的手,旁邊站著基隆、桃園兩個民進黨執政縣市的副市長,大義凜然地宣布:「非核家園的路一定要走,核一核二一定要準時除役!」

2019年,當時正在為總統大選衝刺的韓國瑜,幾乎是每喊一次重啟核四,侯友宜就會打臉他一次,到了韓國瑜敗選,國民黨在2021發起重啟核四公投試著重振旗鼓,侯友宜也是至始至終跟國民黨唱反調,「重啟核四是假議題」、「有能力處理核廢料才有資格用核電」、「誰來確保安全?誰來負責營運?防救災的能力在哪裡?」每句話都啪啪作響,只是過去是侯友宜打在國民黨支持者臉上,如今是侯友宜打在自己臉上。

今年當侯友宜公布能源政策時,過去他主張準時除役,也已經除役的核一核二,現在他主張要重新運轉;過去他主張沒能力、沒資格使用、只是假議題的核四,現在他主張重啟;非核家園這條路,過去的侯友宜說一定要走,但現在的侯友宜說「非核家園政策對我們傷害很大」。

可以變,但要解釋為什麼變?

其實國際上一直有關於核能的新研究,即使是從1986年就將非核家園寫進黨綱的民進黨,執政至今已走到僅剩兩座反應爐,2022年綠能發電量正式超越核能,核電佔台灣能源比例只剩下8%,但總統候選人賴清德也承認:「若科技可以解決核安、核廢問題,台灣民眾也有共識,不會排斥科技所帶來的便利」。

但侯友宜的轉變不源於新一代的核能技術,而是要重啟已經停用的核一、核二,延役已經運轉40年的核三反應爐,再把停工20年的核四建回來,這些全部都是過去他反對的。他的轉變不是來自於技術的更新,而是像他過去縱橫藍、綠一樣,是來自於他角色需求的最大利益。新北市長侯友宜選區內就有核電廠跟核廢料儲存池,但在總統的選區裡,反核的人數比例就大幅減少,更何況他還需要挽回當初反核失去的深藍票源。核能、核安、核廢料,就像學費補助、兵役延長、青年購屋一樣,通通不是侯友宜在乎的事情,一如過往他可以忠黨愛國地為國民黨抓台獨份子,也可以為台獨份子陳水扁與民進黨做牛做馬,在需要官位時他可以留在國民黨等待時機,在國民黨需要他逆風時則不發一語。

這樣一個趨炎附勢的人,這樣一個沒有中心思想,只懂得看風向辦事的投機份子,也許作為一個政客,他可以每次都做出最符合自己利益的選擇,但作為一個政治家,不只需要回應支持者,也需要直視反對者的勇氣,不只需要測風向的能力,更需要造風勢的眼光。侯友宜一向以鐵漢自居,但偏偏勇氣跟理想是他最缺乏的東西,他當一個基層民代也許可以很稱職,但要當國家方向的領導者?很抱歉,侯友宜從來沒有展現過這樣的能力。

作者為皮格子樂團主唱及文字工作者,長期從事社運倡議、時事評論、哲學及母語推廣等工作。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