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政外交導致了房地產暴雷和金融危機

高思達
582 人閱讀

先前一文講述了中國政府爲了留住中國人創造的大部分財富,藉助東亞買房買地的傳統文化,讓中國人大部分財富流入房地產,且地方政府、地產商、施工供貨商人、金融機構乃至購房者在這期間「高槓桿」帶來極高風險。但這些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中沒有帶了任何問題,房地產及相關企業規模超過創造實際價值的出口相關製造業也帶來了中國建築產業的奇蹟。

然而中國房地產企業在今年突然頻頻暴雷,許家印、王健林等中國首富因其高額負債被戲稱爲「首負」,甚至中國面臨金融危機。以下我將分析中國房地產崩盤背後的原因。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一切的根源是專制體系的貪婪與獨裁體制的恐懼

中國政府中各階層公務員,雖然通過經濟發展積累了超過包括美國政府在內的巨大財富,但因其不受制約的權力帶來的欲望,並不會得到滿足。同時正常國家的稅收系統不能滿足其欲望,因此不斷賣地成爲了地方政府和國有銀行不斷推動的斂財手段,進而引發了房地產的無序增長,同時破壞了其他產業的根基。而作爲獨裁者的習及少數「高幹子弟」則恐懼擁有財富資本家和擁有知識的中產階級推翻其統治,因此打壓了國民經濟。以上兩者最終讓民衆失去了參與投資和工作的意願,施行「不婚不育,不買房,躺平」的新時代非暴力不合作運動。

中國地方政府斂財本能導致房地產無序發展

房地產的核心資產是土地,發展中國家土地依照其蛋黃蛋白蛋殼等距離都市核心區距離,價值差異巨大。而控制土地開發的地方政府爲了維持最大收益,往往保留部分蛋黃區土地,而超過城市發展速度先開發蛋白區土地。在城市發展十幾年後,逐次高價賣出蛋黃區土地,取得最大收益。這造成了有一定污染的城市週邊工業用地被過早徵用開發,縮短了工廠設立時投資者預估的使用時間。因此給企業帶來了經濟損失和更嚴重的生產干擾,使得訂單流失,一些企業外移他國。

其中最明顯的例子是廣州在2008「騰籠換鳥」項目中,位於廣東深圳等珠三角地區的製造業被迫搬遷到週邊山區。廣東省政府以提高經濟水準等名義,驅逐了在改革開放後創造了中國最主要外匯收入的勞動密集型製造業。其中部分中日韓台企業搬遷到越南等地,中國境內的工作機會減少。

同時地方政府爲了房地產開發和相關政績,在都市蛋白區和更爲偏遠的鄉鎮進行了大量的基礎設施建設。賣地財富被浪費在無人使用的機場、鐵路和高速公路中,這些並不能帶來相應的經濟價值。期間地方政府以土地價值抵押或帶來的信用向民間和銀行發行了大量債券,這些是今日面臨暴雷的「地方債」。而因有土地抵押,房地產企業和地方政府更容易向銀行和民間借貸,擠佔了房地產以外的企業申請貸款的機會。

這在當時並未導致中國經濟崩潰,反而產生了經濟高速增長。主要原因是互聯網企業阿里騰訊等大廠,通過消費信貸模式創新,以及相關教育、娛樂產業創造了符合中國國情的服務業,帶來了更好的工作機會和更高的收入。這在當時也解決了中國政府最爲擔心的大學生失業問題。同時相關從業者的高收入也帶來了房地產企業的高速發展,中國房價在2015-2017年達到最高。

房地產和填補製造業空白的互聯網企業,被習近平的恐懼所摧毀

房地產和互聯網企業不同於傳統製造業,因其有優良抵押物「土地」或網購帶來的現金流,發展比難以得到銀行貸款的製造業迅速。在擁有巨量資金後,馬雲質疑了中國銀行業的僵化。中產階級也開始在網路上討論其應有的公民權力。這引發了共黨高層的恐懼,最終遭受了嚴重的打壓。

在習近平執政的第二個5年,政府成功的破壞了中國民間經濟:

1,中國政府先後提出了「房住不炒」等限制購買措施,銀行業「三條紅線」減少房地產企業貸款比例。

2,禁止教育培訓產業摧毀了新東方英語培訓等機構,造成可能有1000萬從事教育的年輕人失業。

3,阻止滴滴打車(中國的uber)和螞蟻金融(馬雲淘寶集團最有經濟價值的金融部分)在美國上市。

4,以查稅的名義打擊了范冰冰、鄭爽爲代表的影視娛樂產業。

5,通過查稅打擊了李佳琦等直播帶貨產業。

三年疫情清零政策破壞了中國經濟,更消滅民衆和跨國企業對中國政府僅存的信任

在疫情爆發之前,中國政府雖然成功打壓房地產和互聯網經濟。但其他經濟領域特別是到了避險熱錢的製造業或新型科研產業,對中國政府的觀感尚佳。但隨後的疫情清零政策和無準備的全面開放,期間造成的財產損失和死亡徹底破壞了中國人對政府的信任。

其中上海封城最爲嚴重。中國政府不顧及其經濟核心城市的地位,限制絕大部分非特權階級民衆的出入自由。這種封鎖讓大部分工廠停工,少數「受保護」企業例如鴻海的富士康工廠,因其員工返鄉等權力並未得到保障也發生了工運導致停工。這些造成了中國供貨商失信,外國相關公司轉移了大量的中國製造業訂單。

封城期間低效的食物配給能力,入戶消毒的破壞以及對家養寵物的屠殺等,嚴重摧毀了上海市民對政府的信任。隨後新疆烏魯木齊因大火時「疫情封門」導致居民死亡,最終引爆了民衆特別是年輕人的不滿,全國大城市發生白紙革命,中共不得不突然解除封城。

然而缺少醫療準備甚至基本的退燒藥的開放,導致了疫情在全國同時傳播。大量老人死於2022年12月至2023年2月期間,甚至發生了火葬場需要排隊幾天的慘況。而封城期間病毒核酸檢測消耗了大部分醫療保險資金。最終中國政府減少醫療保險給付,引發了武漢白髮族抗議。這些摧毀了中共最大基本盤,即退休老人的信心。

破壞香港自由法治,親俄不反侵略,準備入侵臺灣,引發了產業鏈轉移

這些行動主要目的是排除外國自由民主自治自決思想。由中共高層對國內大部分市場經濟得利者可能爆發顏色革命的恐懼所致。其結果是除了中國政府在境內的破壞措施,中國在外交領域的「成功」同時摧毀了中國出口製造業幾十年的全球壟斷地位。

1,中國政府在新疆種族文化滅絕的行動,不符合全球對種族歧視轉型正義的政治正確,導致出口相關產品(新疆棉)遭到抵制。

2,香港政府打壓立法會本土及民主派議員,同時打壓《蘋果日報》、《立場新聞》等媒體,造成了香港中產外逃。同時香港的法治遭到國際社會質疑,破壞了香港的金融中心功能。同時歐美意識到與中國做生意存在自身民主自由被破壞的風險。

3,俄國入侵烏克蘭期間,中國政府「保持中立」激怒了歐洲,原本在中美之間搖擺的歐盟加入了美國限制中國的行動。

4,中國政府入侵臺灣的宣傳,引發美國會制裁乃至出兵干預的表態,二者引發了全球跨國資本的恐懼,結果是全球化以來最大規模的產業鏈轉移。

最終,製造業被地方政府的貪婪打壓,互聯網和房地產行業被中共的恐懼摧毀,中國人在「疫情清零」期間失去了對政府的信任,外國投資者在臺海衝突威脅後退縮。這些最終引爆了中國的經濟危機。而中國人對此的應對是不買房,這直接導致了全部「金融槓桿」的破滅,隨後是災難性的房地產企業崩潰和金融危機。

然而近一年內中國爆發的白紙革命和白髮運動以及零星的抗議活動很快遭到鎮壓。顯示中國政府仍然通過嚴密的網路監控和大量警察鎮壓恐嚇,阻止大規模抗議運動的持續產生,並未引起中國政府明顯的恐懼應對。但這次房地產暴雷和可能引發的金融危機卻使其恐慌,成爲可能摧毀中共統治的契機。相關詳細內容在下篇分析中國人應對極權統治心態和中國維穩體系中闡述。

作者為在上海打工的台灣人,現已返國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