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大地震再次強化台灣的國際連結

賴怡忠
333 人閱讀

相信每一位台灣人民都不會忘記四月三日那令人驚恐的一分鐘,八點不到開始的天搖地動,感覺這個劇烈搖晃似乎永無止境,一個與二十五年前的九二一規模相去不遠的地震再度侵襲台灣。位於震央附近的花蓮受創最重,至撰稿時間為止,花蓮對外聯繫道路依舊沒有全部開通,整個花蓮宛如處在半封閉狀態,而隨著時間過去,有越來越多先前不知道的訊息被得知,失蹤與不幸傷亡數目也都在增加中。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但花蓮不是唯一受創慘重的地區,包括雙北、桃園、台中、彰化、基隆等地也紛紛傳出災情,只是與花蓮的慘狀相比,這些地區災情在相比之下可能就不是那麼嚴重,因此訊息也就相對被埋沒,只是其嚴重情形也不惶多讓。日後全台灣的受創後復建,就不能只限於花蓮地區,整個台灣都需要再度大翻修,都更的速度更需要大幅加快以應對下個可能會出現的危機。

國際政要紛紛表示慰問

這次花蓮大地震消息一傳出,立即國際上有不少國家紛紛向台灣人民表示慰問,並向台灣政府提出願意協助的消息。根據總統府的感謝訊息,至截稿為主,我們知道已經有八十八個國家的領導者、政府首長或是政要發表慰問台灣人民的消息。值得一提的是,不僅我邦交國如巴拉圭、史瓦帝尼、瓜地馬拉、帛琉、貝里斯、吐瓦魯、聖露西亞、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等國的總統與總理等,連不少沒有正式邦交國家與組織的領袖也紛紛主動向台灣人民打氣慰問,包括正在跑選舉行程的印度總理莫迪,以及加拿大總理杜魯道、泰國總理賽塔、捷克總理費亞拉等。而台灣南北鄰國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等,更是在第一時間發出慰問。日本政府更直接捐獻百萬美金協助賑災。甚至連歐盟理事會主席夏爾米歇爾(Charles Michel)也主動向台灣表示慰問,並說歐盟準備好了,只要台灣提出要求,立即可以前來協助救災。

相對於1999年九二一地震發生時,當時想來協助救災的各國多還要詢問中國是否同意,導致失去不少第一反應時間,這次就比較沒有這個顧慮。這也顯示這些年台灣地位的提升,與各國的關係也逐漸變為更正常。雖然現在邦交國數量是相對於九二一地震發生時約三分之一,但反而台灣在能見度與交往強度上,現在較當時卻是更高的。

中國持續派軍機軍艦擾台,其外交部門還頻吃台灣豆腐

對比八十八國領袖與政要對台灣人民的慰問,中國卻持續派軍機與軍艦擾台。四月三日地震發生之際,中國才發動了一批三十架次飛機與多艘軍艦的擾台行動,之後當台灣忙著救災,國軍忙著協助救人與處理善後時,中國依然連續兩天派遣軍機與軍艦侵擾台灣。雖然國台辦有說願意提供協助,但外交部駐聯合國副代表耿爽(之前也擔任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卻在聯合國忽然主動加碼發言,說要向世界各國對「中國台灣」的慰問表示感謝

中國在台灣發生震災時持續其對台灣的軍事侵擾,以及在聯合國利用各國慰問台灣民眾之際狂吃台灣豆腐,利用機會強力主張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政治立場,顯示中國在對台議題上的無理與無恥,毫無人道考量,眼中只有政治的冷血行徑。

而在此時訪問中國前總統馬英九,似乎感覺與習近平的計畫見面遠比與台灣民眾同在,或要求共軍機艦不要在此時擾台等更為重要。當面對記者時,馬英九就簡單說了兩句願「大家」一切平安外(連台灣兩個字都說不出來),就持續其行程,發言也緊扣著尋親探根的主軸。這個心態與中國政治化國際對台慰問的作為沒有兩樣,都是將統一的政治立場高於一切。這些舉措讓人感覺前總統馬英九實在非常愧對那八年投票給他的台灣人民。

台灣半導體的製造恢復力驚艷國際

台灣這幾年受到國際矚目的理由之一,就是台灣是國際半導體製造的龍頭,先進半導體製程有超過六成是在台灣製造。台灣晶圓製造的重要性反而是國際半導體供應鏈危機的說法,過去幾年也開始出現。只不過那時的討論是擔心台海戰爭導致半導體供應會斷鏈,因此有人希望要在其他地方建立備援方案。但這次問題卻不是來自台海戰爭而是天災所致,但影響同樣巨大,因此台灣的反應就很重要。

一個美國測量為七點四級會影響全台灣的地震,包括台積電在內的廠商卻在半天內就恢復八成以上復原率,且主要機器設備都沒有損害,大家擔心的晶片斷供沒有因此發生而台灣工程師發生地震後的第一時間反應,是趕到或趕回廠區準備應變,而不是避走其他地方以尋求自身安全,這些作為對外國是無法想像的。

這次地震不僅沒有讓唱衰台灣論有機可趁,反而更凸顯為什麼半導體製造的世界霸主會在台灣。固然台灣半導體產業界應對地震已有豐富經驗且舉措確實,所以避損能力強且恢復力也夠,但此次因應地震出現的台灣工程師文化,更顯示為何台積電老總張忠謀過去會屢次強調台積電文化無法被複製到美國,也是台灣護國神山的最強支撐。

我不是說工程師都一定要以視死如歸精神堅守崗位,但台灣的工程師們在地震的直覺反應,顯示其自律的嚴明與責任感的強大。正是這些無形文化資產在此次被國外看到了,可能會因此更讓人瞭解為何他們會看不到台灣在半導體製造的車尾燈吧。

這次花蓮地震造成諸多不幸,但卻在另一方面更顯示台灣在半導體產業的重要性,以及為何會是台灣難波萬。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強韌被顯示出來,如同當年九二一地震出現後,台灣同樣在不到一個月內就恢復電腦的主要製造產能使世界電腦生產沒有斷供的奇蹟一樣這促使當年克雷格.愛迪生(Craig Addison)寫出了《矽盾》一書(Silicon Shield),現在台灣的矽盾較當年變得更厚實與強大,還讓世界理解到這不光台灣在半導體供應鏈位置有關,也讓人發現要取代台灣的困難之處。

國際傳媒對台灣政府的反應速度與社會韌性高度讚揚

當然半導體產能在十小時內迅速恢復,不光只是來自那群充滿責任感的工程師們,還在於台灣迅速恢復供電,沒有出現因跳電導致斷電的狀況。當年九二一竹科復工的主要問題就在於何時能夠回復穩定供電,這次電網調節使得沒有出現斷電,更在數小時內恢復停電區域九成五的供電,也是居功厥偉而這次的反應,顯示能源轉型頭關的電網轉骨升級,通過了初步的壓力測試,所以當年九二一震災全台灣出現十多天大停電的慘痛經驗沒有再現。

除此以外,國際傳媒多指出發生七點二級地震,但不僅傷亡人數相當有限,台灣當天竟還持續上班上課,晚上照樣看職棒比賽。而有外媒進入花蓮後發現,固然包括天王星等建物倒塌,但多數建築物依然好好地站在那裡。雙北搖晃程度非常劇烈,但出現毀損的部分也感覺有限,因此認為台灣建築物耐震程度很高,整體社會對地震非常有準備甚至認為台灣較美國西岸更有能力面對震災

還有人指出政府反應很快,台灣救難隊伍與民間組織更是立即開拔到災區救援,其速度之快也是很難想像。基本上台灣社會在發生這麼大的事件後依舊如常運作,對不少外媒來說簡直是奇蹟一枚。據了解,經歷七點五十八分近一分鐘的劇烈搖晃後,不到一小時內消防署已經通報了高雄、台南與屏東特搜隊搭乘軍機前往花蓮支援。數發部也派遣應變網路行動車赴花蓮協助網路傳輸,民間自組織的積極動員等,這些都讓外媒看在眼裡,也同樣都受到高度肯定。

因為所有的焦點都放在花蓮,但台灣其他地區的損害也同樣嚴重。除了短期腎上腺素般的自救措施外,能否很快針對其他受損區域樣展開修補以避免可能出現其他危機而帶來更大傷害,更是對台灣社會韌性與關注力的真正考驗。

災防救難也算是半個社會應戰演練

這次震災在某種程度來說,也是個半個應戰演練。我們不知道當戰爭發生時台灣社會的對應是如何,但知道只要有所準備,台灣就不會在面對戰爭時變得不知所措。以這次大規模地震的反應來說,台灣社會的表現並不差。

但這只是初步的直觀印象,畢竟該怎麼做,以及對此有無演練以面對問題才是關鍵。但基本上如果防災已經成為共識,如何比照防災體系,將應戰需要的社會作為也同樣建構類似社會組織,特別是為了防災與救災,不論是建築法規、建築更新(都更),基礎設施強化等,可以開始加入應戰的考量,讓防災與應戰的若干準備可以一體化,例如防災救難包須要伺應平戰兩用的要求,防空掩體在防震要求的加固也要考慮到戰時的抗炸條件,救災使用的無人機在戰時可以改裝為遊蕩炸彈或傷患的後送機具等。

雖然防震災與應戰的社會作為不會完全一樣,但這總是個幫社會準備萬一出現戰爭的可行作法。沒有人想打仗,但總是要對戰爭有準備,防災救難強調社會韌性,而要能建立持久抵抗,也同樣要強大的社會韌性,兩者在精神上具共通性。我們在展開抗災的考慮時,也不要忽視透過協助加強社會韌性以備戰的議題。

繼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後,台灣社會的應對能力再度受到肯定

不管是國際對台灣民眾的支持聲音,還是外媒對台灣半導體與災變後強大社會韌性的讚賞,可以看到這次不幸事件,反而讓台灣的國際認可更上一層樓,是繼台灣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卓越應對後,另一個對台灣本身持高度肯定態度的事件。

雖然作為當事人,我們更會看到外媒不一定會發現的反應缺點,例如當天地震後一切如常上班的決定是否合適(因為不知道是否還會有類似狀況的餘震等),而國家級警報在七點二級地震卻對幾個地區是靜悄悄得毫無預警等,都是需要檢討的重要問題。但台灣再度因為自身面對重大問題的反應而受到國際肯定,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

我們固然不要因為別人的稱讚就自我飄飄然,但也不要妄自菲薄以為自己什麼都不是,認為這一切都只是運氣好。花蓮地震造成諸多不幸,但也使外界明白了台灣面對重大災害是依然能站起來,而且堅定的一步步走下去。我們要相信台灣是個有能力的中型國家。

作者為讀錯書,入錯行,生錯時代的政治邊緣人

留言評論
賴怡忠
Latest posts by 賴怡忠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