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烏克蘭之別:扯後腿的反對黨

趙君朔
1,022 人閱讀

本周的國際新聞最大熱點是普丁在俄烏邊境再度部署大軍,而且這次從調兵的隱密程度、兵力和裝備部署的位置以及將師級、旅級的裝備都往下發配給數十個戰術營等線索來看,普丁這次如果和美國,甚至北約主要大國談判破裂的話,很有可能在北京冬奧會後便再度發兵入侵烏克蘭。

烏克蘭東部衝突區的阿瓦迪夫卡(Avdiivka)地區。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共會借烏克蘭危機進行觀摩

一旦戰事發生,不但美國要從印太分散心力去關注歐洲情勢並安撫、強化北約的東歐盟國。根據美國智庫「國際評估與戰略中心」資深研究員Richard Fisher的看法,屆時中共的解放軍還會派出大批觀察員到俄羅斯三軍部隊觀摩俄羅斯如何運用無人作戰平台與改良的電子戰、網路宣傳等最新科技手段來二次入侵烏克蘭。

所以這場烏克蘭和拜登政府面臨的地緣政治衝擊對台灣一樣會有很大的影響。這也是不少國際大媒體的看法,例如上週由法國政府資助的國際新聞頻道France 24的一周大事Podcast在談烏克蘭危機時,受訪來賓有拿台灣做對比。本周《經濟學人》的Podcast Check and Balance主題是Taiwan Wonder但一開始來賓就直接從烏克蘭的最新局勢談起。美國知名政治新聞網站Axios的Podcast上周五的標題也罕見的不是美國內政議題,而是Biden vs. China and Russia,雖然來賓在談美國和兩個獨裁政權的較量時並沒有把兩者連在一起。

不光是媒體聚焦在烏克蘭,烏克蘭外長也在12月10號投書《外交事務》雙月刊,文章的標題短而有力:不要出賣烏克蘭,在文中他極力呼籲西方不要期望靠綏靖政策就能讓普丁滿足。他提醒讀者,逼迫烏克蘭採取中立的政策,停止北約東擴的計畫絕對不會讓普丁打消侵略的野心,反而有助長的作用。

烏克蘭外長的呼籲

而且從2014年發生的廣場革命和隨後普丁派兵入侵烏克蘭東部,大批烏克蘭人先是奮勇抗爭推翻了決定急速轉向親俄的前總統亞努科維奇,繼而又有數以萬計的烏克蘭人自願衝上東部前線,憑者克難的裝備就和俄羅斯支持的親俄民兵一決生死,這些都充分證明了烏克蘭人抗俄保烏、不惜犧牲生命的強烈決心。

因此他懇切呼籲美國為首的西方大國,根本不要理會普丁要求北約不繼續東擴的保證。答應普丁只會讓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外交政策和北約從此擁有否決權。和普丁談判後拒絕,普丁還是會很高興,因為這提供了他下一輪對烏克蘭用兵的好藉口。外長認為眼前最好的解方是讓美國和歐洲盟邦繼續強化嚇阻俄羅斯的能力。烏克蘭和他的盟友們會繼續制定全方位的嚇阻俄羅斯計畫。當前的要務是對俄羅斯發出清楚的政治訊號;烏克蘭就是西方的一部分,將來也會是北約和歐盟的成員,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更不是協商的標的物。

最後一個嚇阻俄羅斯計畫的元素是深化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外長清楚表明烏克蘭有足以作戰的軍事能力,並不期望西方大國出兵馳援,但烏克蘭的確需要更多武器來自我防衛,除了基本的彈藥和醫療用品,烏克蘭特別需要空防和飛彈系統。

從上面這篇投書的關鍵內容介紹便可看出,除了俄羅斯一旦用兵,美國必須分心,其回應俄羅斯挑釁的力道會讓中共觀察到美國守護自由世界的決心有多大,以及中共可以從軍事上觀摩如何用最新戰爭科技遂行侵略外,這位外長的慷慨陳詞還提醒了台灣很多事情。

烏克蘭危機對台灣的啟示

首先雖然現在表面上中共是強調和平統一,但是和俄羅斯一樣,它會將台海現狀任意用自己想要的詮釋來合理化將來的動武,剛結束的拜習會會後中共的新聞稿提到習近平暗示性的說有人(指美國)在玩火,鼓動台獨便是最好的例子。

其次台灣人和烏克蘭人類似,大部分都已經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在看到香港過去兩年多的慘狀後更對一國兩制沒有任何的幻想,即使還有不少人因為商業機會選擇在對岸發展,也不代表這些人都贊成政治上要接受中共高壓獨裁、踐踏人權、充滿貪腐的黨國資本主義。

事實上去了對岸工作生活後看得更清楚對岸各類醜態,並進一步排斥統一的人,可能還比因為薪水較好就真心融入、全力擁護對岸模式和統一的人要多不少,只是無法公開表態罷了。

再來,就值得台灣社會借鑒了,因為兩岸已經超過六十年沒有發生武裝衝突,台灣社會對於軍事上的準備流於輕忽,這也就是為何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在他全面介紹台灣政、經、社會外交現狀的新書《艱難的選擇》中,引用民調提醒讀者台灣人雖然意識到中共武力犯台的威脅,但卻不願意增加國防預算。還有《金融時報》駐台北特派員席佳琳八月也發了一篇名為〈台灣人相信美國爸爸,漠視對岸威脅〉的報導點出台灣社會對美國軍事保衛台灣的過度依賴心態。

反觀烏克蘭是很理性的在經歷了一次被閃電入侵的震撼後,已經相當程度上增強了國防的力量,也不寄望外國的軍事介入,只是很務實的要求同情烏克蘭處境的西方大國深化和烏克蘭的軍事合作,讓國內有充分決心一戰的軍人和人民有足夠武器得以自行應對俄羅斯的危脅。

蔡政府其實已經意識到台灣不能輕忽國防支出的不足,剛在立法院提出高達2400億台幣的海空軍特別預算並獲得通過,但在印太主要大國如澳洲、日本也正在加緊提升國防預算的當口,政府有必要和民眾說明穩定而持續國防預算增長將是國家的優先政策,要民眾做好心理準備而不是沉溺在小確幸的生活中。

國民黨完全是在扯台灣後腿

最後一部分就不只是台灣人民應該要深思,身為台灣最大在野黨的國民黨更應該好好反省,烏克蘭外長毫不含糊的指出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不容協商,烏克蘭就是西方的一部分。台灣的國民黨這幾年來幾乎沒有做過這樣的明確表態,只是像念經一向反覆說要以完全不符合現實的「九二共識」為基礎才能換取兩岸和平,卻對中共始終在矮化台灣主權視而不見,更不敢大聲說即使有些外交上的困難,台灣就是會和自由民主世界站在一起對抗中共的蠶食鯨吞。

做不到像烏克蘭外長一樣也就罷了,但在中共因為惡意傳播武漢肺炎給全世界,加上掩蓋不公平貿易和種種人權迫害的戰狼外交引起先進國家普遍反感,讓中共陷入一定程度的外交孤立時,國民黨卻興沖沖的去參加明顯以統戰為目的的海峽論壇,還由主席預錄好強調兩岸要用對話代替對抗的賀詞去為中共政協主席汪洋在開幕式上霸道、矮化台灣為地方政府的致詞背書。

像這樣的反對黨可以預期一旦台灣遇到比軍機繞台更嚴重的武力威脅時,他們會馬上跳出來以和平之名要求政府放棄主權、屈服於中共的統治下,類似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時當地因俄羅斯人後裔佔多數而出現喜迎王師的現象。

國民黨墮落敗壞之因

國民黨之所以會墮落至此,首先最重要的因素當然是不少黨內大老和對岸都有高度的利益共生關係,這點和烏克蘭內部也有不少寡頭大亨受到普丁的支持類似。其次黨內還有一些和對岸雖然沒有利益牽扯但是深受年輕時大中華民族主義影響、思想已經定型的特定群體如黃復興黨部的成員。再來是對台灣內部十多年來經濟成長步調較緩慢感到不滿,又不自覺受到對岸政經軍事實力都日漸強盛宣傳洗腦的唯利益至上群體。

前兩者的親共立場目前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加以扭轉、改變。對於和對岸利益牽涉甚深的藍營政客只能採取類似烏克蘭總統的方式,要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嚴加防堵、監控其成為中共代理人宣傳以和平發展之名鼓吹帶有屈服意味的言論。對於大中華思想濃厚的群體,只能設法減緩其心態被對岸發動的資訊戰扭曲,而無視扭曲自由民主價值的可貴。

對於最後一類在藍營中有相當比例是以此消彼長看待兩岸發展的群體,他們其實內心很清楚接受中共統治會有很多不良副作用,但總是用經濟上的利益和抵抗無用的鴕鳥心態來自圓其說。

在中共經濟處於火山要爆發、連帶導致經濟、金融危機,反觀台灣受惠於疫情非常輕微,全世界對於台灣的高階晶片需求大旺的有利情勢下,政府只要能再多花些力氣提振經濟,同時加強國防建設與爭取國外更多軍事合作如路透社剛揭露的艱辛潛艦國造背後故事。那麼這一類人是有機會讓他們悄悄改變想法認同抗中保台的價值。

畢竟中共若要進攻台灣因為地理因素先天上比俄羅斯進攻烏克蘭會難上許多倍,只要能爭取到更多台灣人發展出類似烏克蘭堅決抗俄的決心,那麼這將和擁有先進的武器一樣對中共產生強大的嚇阻作用。

因此民進黨政府應該要有專責人員,而不是靠可能心態上偏向前述任何一種的外交系統公務員去密切關注烏克蘭的情勢,將觀察到的各種語文資訊消化、整理作為台灣社會的重要參照,並凸顯在野黨的軟弱綏靖心態,才能讓台灣社會為接下來強度大增的地緣政治風險做好準備,而不是讓關心台灣的外國觀察家感嘆:台灣人缺乏居安思危的憂患意識。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