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勇者」黃國昌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

江昺崙
5.2K 人閱讀

去嗎?配嗎?這襤褸的披風

戰嗎?戰啊!以最卑微的夢

致那黑夜中的嗚咽與怒吼

誰說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他們說 要戒了你的狂 就像擦掉了污垢

他們說 要順台階而上 而代價是低頭

那就讓我 不可 乘風

你一樣驕傲著 那種孤勇

誰說對弈平凡的不算英雄

——〈孤勇者〉陳奕迅

由陳奕迅演唱的中國流行歌謠〈孤勇者〉,原本是電玩遊戲的主題曲,而如此中二的歌詞,或許正反映黃國昌的心境——

因緣際會成為社運領導人,從此以正義使者自居

從十幾年前開始反旺中之後,他一度成為社會運動的領導人物,也曾帶領新興政黨成為國會第三大黨。他始終認為自己是為民主自由、公平正義在奮戰,過去對抗萬惡國民黨,2016年後轉身繼續挑戰霸道的民進黨。沒想到被民進黨分化,伙伴一個個負他而去,許多綠營、甚至時代力量支持者也開始對他冷嘲熱諷。但他始終不改其道、不願低頭,忍受孤寂、獨自面對無盡的戰鬥。

如今為了實踐理想,他跟同樣充滿熱血的陳之漢(綽號館長)一起合作,支持柯文哲,希望結合務實、理性柯文哲及其民眾黨伙伴,拉下民進黨,重新再把公平正義找回來。

所以他必須忍受各種誤解、他必須加入民眾黨才能繼續揭發弊案(只是時間點恰在「藍白合」之後)、他必須走向晦暗,才能帶領社會前往光明。

黃國昌就是一個這樣的孤勇者。至少黃國昌本人、黃國昌的支持者們心底是這樣認為的。

但為什麼他會越走越孤獨?這要從十一年前的「反旺中運動」開始說起。

當年黃國昌只是一名中研院學者兼澄社社長,媒體對他還不熟悉。大部分人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他優秀的學歷、風姿颯爽的外型,習慣穿著白襯衫,捲起袖子、胸口開到第三顆扣子,有著卓然不群的形象,仿若天生的社運領導者,因此大家都叫他「國昌老師」(沒有反諷)。不過那時他還不習慣上鏡頭,講話會有一點口吃。

圖片來源:翻攝自黃國昌臉書

從反媒體壟斷起成為「學運導師」

由於2011年發生旺中集團計畫併購中嘉系統的事件,黃國昌身為法律學者、也是主張自由主義的澄社社長,開始關心並投書媒體,高聲反對「媒體壟斷」。黃國昌也是大概在那個時期,認識了林飛帆、陳為廷等社運青年。

就在反媒體壟斷運動中,黃國昌第一次大量在媒體前曝光。2012年7月25日,黃國昌與一些學者到NCC前抗議,此時來了一群號稱是「國昌老師動員來的學生」也來現場抗議,沒想到抗議結束後,就有一名阿姨現場發錢給這些學生。這個畫面被旺中媒體拍到,就大肆宣傳黃國昌請走路工來抗議,順便也拍到黃國昌在路邊抽煙、亂丟煙蒂的畫面。

這件事情引起各界人士不滿,清大學生陳為廷在網路上幫忙澄清,轉貼一則《時報周刊》副總編輯林朝鑫在現場,指控林朝鑫自導自演的貼文,結果時報集團公開陳為廷照片及臉書,並威脅說不排除採取法律行動。此舉導致輿論沸騰,於是學生們組成「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並於9月1日串連各公民團體上街抗議,當天人數高達九千人。

反媒體壟斷事件讓黃國昌成為了「學運導師」之一,接下來洪仲丘事件爆發,不滿的民眾組成「公民1985行動聯盟」,黃國昌在2013年10月10日的「天下為『公』:公民覺醒,護憲行動」上高呼:「奪回憲法公民權!」(如同今日柯文哲的口號:把國家還給你。)更讓國昌老師成為了社會公義的化身。

馬英九執政中後期,當時社會運動越來越多,很多公民團體、有志之士認為國民黨權勢過大,民進黨又不可靠,因此討論要組成新的政治團體,走「第三路線」。所以在2014年3月初,就有一些人如林世煜、林峯正、范雲、蔡培慧等人在籌備「公民組合」。

結果2014年3月18日晚上爆發了佔領立法院的行動。

原先是一些公民團體,因為不滿國民黨打算強行通過《服貿條例》,在立法院外打算靜坐抗議。但3月17日當天,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強行通過審查,引發在野黨反彈(但也無可奈何)。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到立法院外面跟抗議人士討論,黃國昌當時在場,非常不滿,於是另外糾集了一些朋友商討,打算隔天晚上要「佔領景福門」抗議。

黃國昌於三一八創造了「孤島戰術」,聚光芒於一身

結果3月18日早上,因為響應的團體越來越多,整體計畫就改成「由公投盟、濟南路晚會發起騷亂、趁勢佔領立法院青島東路側門,在側門拉布條、靜坐抗議」。黃國昌也請助理準備了一把油壓剪,準備剪開側門的大鎖(但下一步還沒討論)。

沒想到當晚立法院在青島東路側門的駐衛警不多,群眾很快就突破防線,大鎖被拿來砸破玻璃,衝進了立法院議場裡面,而成千上萬民眾看到網路消息,也到現場聲援。當時黃國昌在電視台上節目,談服貿議題,結束後緊急搭車趕回立法院,在青島東側門指揮群眾。

由於議場內已經被群眾佔領,但警察還擋在青島東側的議場側門,不讓後續民眾進入。於是許多民眾就要進行衝擊,打通議場內外。但守在門口的黃國昌,卻以安全為由,暫緩了衝擊行動。於是議場側門就這樣持續由警察把守,無法出入的狀態(但其實民眾可以從二樓爬進議場)。

不過後來黃國昌設法進到議場後,向林飛帆、陳為廷等人說明他的戰術「警察不動、我們不動」。直到後來眾人才知道這個戰術的巧妙之處,就是創造了「孤島效應」,讓議場看起來像是一座被警察包圍的孤島(其實外面有上萬民眾,只是進不來),媒體就會放大、聚焦在議場內的行動,讓議場內的青年成為了「學運領袖」,搭建了林飛帆、陳為廷及黃國昌的社運舞台。

簡單說,三一八事件為什麼會造出運動明星,後續又有路線分裂所導致的「三二三行政院事件」,很大的關鍵是黃國昌的孤島戰術。

而當時黃國昌等「老師們」已經打算要組黨、參政,十分需要媒體關注,行政院事件確實也讓「三三〇」大遊行空前成功,參與人數來到三十萬之譜。但黃國昌等人卻忽略了運動不是只有一個「大台」,而是所有參與者、至少核心參與者共同「協作」才能成功(當年稍後香港傘運也強烈反省了這個大台現象),這些想要組黨的老師們也沒有充分跟參與者溝通。於是運動後續出現了「社科院派」、「二樓奴工」、「賤民解放區」等反核心的次團體。而當中發生的「沒收基進側翼文宣」、送來飲料的阿伯被「糾察隊裸絞(鎖喉)」事件,也反應了權力核心過度集中的問題。

但黃國昌似乎沒有很在意運動路線分化相關的問題,在退場之後,一開始學生組成「民主鬥陣」繼續倡議,但黃糾集了林飛帆、陳為廷、林亮君等人,另外組成了「島國前進」,打算繼續推動相關議題。後續島國前進招募到的成員,也成為後來時代力量黃國昌的嫡系。

「公民組合」分裂成時代力量與社會民主黨

而在組黨方面,原本即將要創黨的「公民組合」,卻遇到了路線之爭。2014年年底大選,國民黨慘敗、臺北市柯文哲勝選,公民社會一時大為振奮,打算加快參政腳步,但黃國昌跟范雲都想要領導新興政黨,所以後來公民組合分裂成黃國昌派的「時代力量」及范雲派的「社會民主黨」。前者在當時自認為比較偏向「國家意識」、後者自認比較偏向「社會分配」的政治主張。

而之後時代力量在2016年選舉大有斬獲,黃國昌也選上分區立委。可是時代力量立刻面臨到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可能變成「小綠」而泡沫化的危機。因此時代力量在黃國昌領導下,選擇猛踩油門,毫不客氣地攻擊民進黨,這就造成時代力量內部又分裂成與民進黨「合作派」及「對抗派」。到2020年大選前夕,兩派意見針鋒相對,後來導致合作派如林昶佐等人陸續退出,剩下黃國昌、徐永明等人的對抗派。

結果沒想到黃國昌後來放棄2020年分區立委選舉、徐永明又接著爆發收賄案、青年公職又接二連三退黨,時代力量一時招牌墜地、前景晦暗。連任市長的柯文哲開始收割了不滿藍綠政治的聲量,成為第三勢力的新興共主。

而此時失去立法院舞台的黃國昌,開始透過網路發聲,也成為揭發弊案、對抗貪腐的正義代言人,於是就開始隱約跟柯文哲隔空唱和,終於在2023年11月正式合作。

回顧黃國昌這一段「孤勇者」的政治之路,從2014年三一八開始,他就有計畫地利用社會運動,創造出可以讓「明星」登場的台階。他並不在乎其他運動伙伴,只重視政治價值,另創島國前進來打造舞台。不過後來陳為廷因醜聞退選、林飛帆留學回國後選擇加入民進黨,讓造王的計畫落空。

黃國昌自我創造一種睥睨天下卻又顧影自憐的悲劇英雄形象

而後他與范雲等伙伴拆夥,造成「公民無法組合」,徒然消耗了許多公民社會的能量。成立時代力量之後,又不願意跟其他成員溝通,也不顧其他成員的政治現實豬突猛進,還說出「我一個人在立法院幹四年」這樣的話,創造一種睥睨天下卻又顧影自憐的悲劇英雄形象。

簡單的說,就是他沒有在管身邊伙伴。有利用價值的人就合作,像是當年的陳為廷、林飛帆、現在的陳之漢、柯文哲;沒有利用價值,或會影響他英雄形象的就從他們身上踩過去。

黃國昌的問題不在政治立場,他的問題是「只在乎自己」,他要的只是追隨者,不是伙伴。

黃國昌自命清高,選擇了孤傲的道路,但他卻認為都是其他人愚昧墮落。所以他身邊志同道合的伙伴越來越少,到最後換了一批立場截然不同的支持者。

例如當年安定力量罷免黃國昌的時候,站出來支持他的大部分都是綠營人士,但現在黃國昌選擇加入民眾黨,而民眾黨同時也吸收了安定力量的成員(例如前安非他命大毒梟、現任靈糧堂牧師李伯利,就從安定力量轉而支持柯文哲),如今國昌老師跟安定力量就成了利益一致的黨徒。

而當年三一八時黃國昌與馬英九特使蕭旭岑密會,如今又間接因柯文哲關係而站到同一陣線,歷史劇場就是如此荒謬、諷刺。

明年是三一八運動十週年,我們會在立法院裡面,見證黃國昌與張慶忠之子張志倫並肩作戰的畫面嗎?

誠心祈禱吳崢勝選,希望歷史不會再打我們一巴掌。

作者為臺中人,現居臺南。國立政治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碩士、國立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班肄,研究領域為臺灣農民文學。曾參與《史明口述史》、《終戰那一天》及《文協一百點》等歷史書籍撰寫。

留言評論
江昺崙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