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黨與全民皆輸的年改復議案

詹順貴
1.2K 人閱讀

國民黨立委賴士葆等提出讓軍公教年金不再逐年遞減、退休金依照物價指數調整的檢討年限縮短為2年等有關《公務人員退休撫卹法》、《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撫卹條例》反年改修法草案,並交付委員會審查,民進黨團不服在立法院會提出復議。上週立法院針對年改復議案進行投票時,在一直與國民眉來眼去的黃國昌所率領台民黨團立委集體不投票下,出現贊成與反對三度47比47平票的罕見情況,最後在立法院長韓國瑜裁決下,民進黨所提復議案沒通過。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民進黨動員不力,國民黨有未出席者竟參與表決

特別標出三次評票的投票數,是要凸顯國民黨與民進黨都進行甲級動員的情況下,其實各自都有立委沒有到場投票。立委席次已經少於國民黨(52席)的民進黨(51席)竟然還有包括柯總召在內的4位立委缺席,復議失敗,根本是咎由自取,絲毫不值得同情。一樣有立委跑票的國民黨,最後要靠當院長的韓國瑜裁決(等於投票),才驚險讓民進黨復議失敗,留下的也只是難看,尤其還發生人在中國並未出席4月12日立法院會的盧縣一,竟有投票紀錄的荒謬插曲。

究竟是不會影響投票結果的單純看錯人(立委識別錯誤)?或是會直接影響前兩輪投票結果的有人假冒出席投票?兩種情況差別很大,4月16日韓國瑜對外聲稱是工作人員錯認,將做行政懲處,但問題根本沒有釐清,因為沒有說明究竟是誰有出席而被誤認為盧縣一?又是誰替人在中國的盧縣一按鈕投票?此一爭議絕不能和稀泥,應好好徹查!

而最弔詭的則是以黃國昌為首的台民黨8席立委,人在現場卻不投票,後來還有一說是人在議場內卻故意不簽到。面對外界質疑,黃國昌詭辯說:「台灣民眾黨是一個有主體性的政黨,不會配合民進黨起舞,更沒有投票支持民進黨的義務。」不支持民進黨,當然可以理直氣壯,但8位立委都好手好腳,為何不敢直接投反對票?甚至連投棄權票也不敢?這般「不出席、不投票」或「出席卻不簽到、不投票」,等同尸位素餐,對得起黃國昌口口聲聲的選民、乃至台灣人民嗎?

台民黨自毀誠信、尸位素餐

社會輿論之所以對台民黨在年改的立場特別感興趣,是因為黨主席柯文哲於台北市長任內,在2017年7月間曾說自己全力支持年金改革,現在不做,下一代就會遭殃,甚至曾飆罵阻撓世大運開幕的反年改團體是「王八蛋」,並表示不應該讓這些人把國家搞成這個樣子。

此外,其黨團總召黃國昌當年也是力挺年金改革的急先鋒,只不知道黃國昌自己是否還記得他在7年前曾宣稱年改會所提出的版本已經對退休軍公教很有「善意」了,要求繼續降低這些人的所得替代率,堂堂法學博士短短7年如此180度大翻轉立場,媒體與公民當然會不懷好意地勤加追問,黃的辯解再怎麼硬拗都顯得蒼白無力,只是一再讓人看見他因心中充滿對民進黨的仇恨而扭曲了自己的人格。

由於社會輿論質疑台民黨為何改變立場不繼續支持年改的聲量非常大,事後台民黨團發了一個聲明說自己「堅定改革理念」,但面對國民黨提出停止年金改革的修法提案,不僅未曾反對並積極阻止提案通過,對於民進黨所提復議,還是以消極不投票來暗助國民黨,讓民進黨復議失敗,黃國昌的辯解與台民黨團的聲明,只是再次呈現他們無恥的程度絲毫沒有下限。台民黨聲稱要「超越藍綠」,看起來在無恥方面確實已經遠遠超越藍綠了。

年改方案的所得替代率已較OECD國家高,國民黨卻還想復辟

有關年金所得替代率,OECD 國家的平均約在 50-60%,而台灣年改前的情況,是許多年資高的軍公教人員退休後的所得替代率竟然會超過100%,也就是退休後就可領的月退俸竟高於尚未退休時的薪資,簡單地說就是會出現「不工作比工作時領的多」的荒謬情形。這種高到不可思議的所得替代率,說穿了就是拿後代子孫的生存資源與拖垮台灣財政的代價,來補貼當代高年資退休軍公教的享樂。

這是當年小英總統不惜得罪許多已退休、即將退休的軍公教人員,縱使犧牲選票,仍矢志進行年金改革的原因。2017年民進黨提出的年改方案(同年6月底通過,2018年7月1日施行),是從2018年開始逐年慢慢下降1.5%,預計到2029年將過去退休金過高的公教人員所得替代率降至六成,仍在上述OECD 國家平均水準的上限,並無過度剝奪。如今國民黨的提案,是計畫在2024年即截止逐年調降1.5%,如此一來,所得替代率大約落在75-80%,則明顯遠高於OECD 國家平均水準,對只能在台灣安身立命的大多數人的後代子孫極度不公平。

滿是仇恨心與追求權位的醜陋黃國昌

從黃國昌身上,我們驚訝地看到曾經的知識份子,為了仇恨、為了權位,可以如此「能屈能伸」、昨是今非。對照4月15日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在名為國會改革實則國會擴權的相關修法草案審查會上,藍白兩黨為趕在520新任總統就職前通過,是如何粗暴地聯手阻擋民進黨要求納入其版本併案審查的提議,任由召委吳宗憲可以強硬裁示直接送交朝野協商的立院亂象,更讓人憂心一次選舉結果,台灣人民未來究竟要為此付出多大的代價?

作者是因為喜歡大自然與賞鳥,而把法律用到保護環境與土地上,卻滿身不合時宜的律師。

留言評論
詹順貴
Latest posts by 詹順貴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