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神鬼針草的反動之路

廖郁賢
465 人閱讀

黃國昌示範了「鬼針草」特質

看著黃國昌與柯文哲為了幫助國民黨的雲林地方勢力,拙劣的將一堆也在投資綠能的發電與農電共生的藍軍打成黑金,自願降格成側翼打手,專攻蘇治芬與民進黨,這樣的行徑將自己演成了烏合之眾。近期「戰神」持續躍出新聞版面,身為現今國會第三大黨的總召,他自然扮演重要角色。在藍綠兩營立法院席位只相差一席的情況下,台灣民眾黨的立場,將影響大大小小的議案,雖然收購了聲量,卻也成了各種意義的「鬼針草」。

圖片來源:翻攝自黃國昌臉書

目前立院主要進行的法案中,最轟烈的非「反年改」莫屬,而在兩大黨夾縫中的民眾黨做了什麼?黃國昌在這場「戰爭」中,擁有足以改變議案結果的地位,但在年改覆議案正式投票中,台民黨八位議員在投票名單卻不見身影,黃總召的說法卻是「民眾黨不隨民進黨起舞」,在「不隨民進黨起舞」的同時,肉眼可見的卻是國民黨傅總召和台民黨的「親密接觸」。

藍白黨鞭共同督導白營立委走向

在民眾黨團內部討論時,傅崐萁來到黃國昌身邊,一個黨團、兩個總召的奇妙畫面建構在立院中,圍起溫馨的圈分享對策。昔日黃國昌曾批傅崐萁「權貴犯罪果然不一樣」,不到四年,黃、傅兩人已然成為立院好搭檔,甚至興高采烈同桌餐敘,齊力商討未來。想必傅崐萁必定給予「後輩」不少「關愛」,才能用「實力」讓眾所皆知高傲的黃國昌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曾經的仇敵能成為夥伴,是如此美好的情誼?

自從蔡英文總統上任後,年改便在大眾掀起一陣波濤洶湧,當時在民進黨團佔多數的背景下通過新版本後至今每年節省數百億支出。雖然政府減少退休金的額度,但事實上二零一八年通過的版本以三萬三千一百四十元為最低給付,如任職時薪資低於此限,也可以繼續維持舊版本於臺灣銀行享年利息百分之十八的優待。國民黨以「保障軍公教權益」為由提出年改覆議案,欲打回目前施行中的年改方案。但目前施行的版本經過這幾年的實際報告,光六年半間就省了兩千多億,若要拿台灣重大公共建設來比較,大約是省回了半條高鐵之多。

國民黨近期提出《公務人員退休撫卹法》、《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撫卹條例》的修法草案,欲剔除目前版本中「所得替代率」逐年降低的規定,且年金應隨物價飛漲調整。意思是公務人員在退休後,每年還可以領著相同的退休金直到老死,而且年如通膨過高也會調漲。年改的本質就是要降低國家負擔,但一旦修法通過,軍公教人員退休金的支出又會繼續增加。

該議案在表決時,民進黨提出覆議案試圖打回國民黨,皆以藍綠平票的驚險場面加上立法院長反對通過,而此刻國會第三大黨在做什麼呢?全黨立委都在立院內,卻一點動靜都沒有,默許國民黨反對覆議案。曾經,二零一七年的黃國昌可說是「全場MVP」,罵國民黨反年改、罵民進黨改革方案不力、罵立院外抗議群眾,立院裡外都殺了個遍,如今卻安安靜靜旁觀,「沒有立場」就是他的立場。

立院新會期以來,民眾黨就是扮演助藍為虐角色

台民黨本次投票雖然八位立委都在立院現場,但該黨沒有任何一人參與投票,原因是「不認同國民黨」而不願為他們背書,是經黨主席裁示的結果,同時,黨團總召黃國昌反對賴清德二改年改。換句話說,黨主席柯文哲和台民黨「反對」國民黨且總召反對「修改年改方案」,但卻不想幫助民進黨因而選擇棄權。說得好聽是不願被操控,本質上則是單純為反而反,套一句黃總召的口頭禪,真是「太離譜了」!全白營從黨主席當初的支持年改大刀闊斧,到現在既「反對反年改」,又任由國民黨通過法案,難道不是要披著中立的狼皮欺騙選民、實則暗助國民黨嗎?

「毫無作用的八席」。在國民黨及泛藍無黨籍立委的背景下,如八席棄權,等同變相同意國民黨提案,即使無作為,國民黨版年改修法案也會通過。但白營對於反對與自身黨派理念的概念時,主席決定給予全黨的指標卻是消極、被動式的等待結果。民進黨就對白營立場提出質疑,甚至是「把小草當韭菜割」。早些年,國民黨為了收穫政治利益反年改,如今白營莫非是呼應前朝藍營高官「能撈就撈」的立場?

過去民眾黨年輕族群選民數量肉眼可見多於其他年齡層,大多年輕族群也認知到年改的必要性,何必和自己的支持者作對呢?至於台民黨面對民進黨的評價方式倒是挺符合黨綱,除了本文提到的「不隨民進黨起舞」,在表決覆議案後,黃國昌表示他們認為民進黨政府的「年金檢討報告」過於粗糙、不堪一擊且沒有驗證過程的計算公式。洋洋灑灑一段彷彿在看數學習題評語,「務實、科學、數據、客觀」的精神看是已經深深刻進入黨不及半年的黃國昌心中。

在表決結束後,台民黨召開記者會,認為年改議題不該用「二元對立」、「全有或全無」的方式處理。簡單說,白營不反對年改,但國家不該有完整的的年改;不該有完整的年改,卻沒提出相對的解套方案,面對現在的年改又批不完整。只能說,這整段互相衝突又奇幻的說詞看得人困惑萬分。黨派理念中的「邏輯」彷彿變成了「羅生門」。

換個角度撇開黨綱來看,針對年改覆議民眾黨的主張是「改革應持續、問題不簡化、檢討需透明、政府要負責」。一句句對照現此時政府改革運行的模式就是:實行改革、多方討論、公布報告、檢討改進。所有標語都是當初在立法時都必須考慮過,到今天要覆議時才跳出來說根本是「有講等於無講」。

柯文哲與黃國昌的既聯合又鬥爭

既然看不出民眾黨團的核心理念到底在何處,不如來看看白營兩大核心人物的黃總召和柯主席之間的關係,說不定理出一些頭緒。黃國昌在加入民眾黨初期,曾與柯文哲會面談論彼此的底線。黃國昌坦言,是以「掃蕩貪腐黑金」與「重建廉能政府」為核心理念,但今天他們卻支持曾經為國民黨掏空國家的年金?反反覆覆的行為不禁懷疑兩位的真實性。

其實這兩人自早些年的政治立場就大有出入,不管外交、內政幾乎都刻看到兩人的差異。在「流量政治」的背景下,可以說「會吵就有糖吃」,柯文哲在大選後期將黃國昌這位善於製造話題的人物納入麾下,在聲量方面是「強強聯手」。

有趣的是,這倆人真正的關係在柯文哲與蔡英文會面後傳出不和,甚至在大選期間就被「看衰」,認為豢養華麗轉身的黃國昌進入立院過後定會掀起滔天巨浪。柯曾說黃口齒伶俐,能監督執政黨,但不過兩天又改口能做立院副院長,在更之前未入黨時又說黃適合當法務部長。這種前後不一又無跡可尋的行為,在柯參選總統時可見一斑,只需要知道他選擇副總統人選的態度就能了解那份「靈機應變」的才華。民眾黨雙馬車在這部分簡直是「天作之合」,從二零一二年進入政壇到二零二四無數次「自打嘴巴」,核心理念跟行為可以全然不同,但「咆哮獸」的稱號倒是從一而終。

這兩位充滿靈活性的組合,在年改議題上帶領黨團試圖找到自己的定位。可過去柯主席的說黃國昌「一個抵五個」暗暗種下民眾黨員不滿的種子,再加上兩人本來協議在黃入黨後,黨務仍然由柯文哲處理,可黃國昌身為總召,不可能和其他黨員切割,是否兩位接下來可以在黨內也擁有不可撼動的位置,還是柯文哲會如從前的習慣「用完即丟」呢?

目前黃國昌氣勢如虹,柯為了挽救低迷的聲量,特別開設節目與他同台,可見其還有利用價值,不然在「蔡柯會」時,昌神領著一票黨員罵聲連連的情形下,肯定會被掃出門的可能性是必然,而當黨內部無共識時,對外的立場自然不堅定,一如反年改議題中白營發揮「小草」精神在藍綠營間左右搖擺,用泛藍外表吸收國民黨年輕支持者,同時帶著原本堅持的年改面具穩固舊勢力。

曾經,兩人都是激進改革的話題戰將,今日,清掃黑金卻變成收割民意的工具。國家經濟的重要改革淪為政客獲取利益的方式,甚至不惜推翻現行已改善現況的方式。白藍兩黨,一被評「真小人」,另一為「偽君子」,兩者的合作無間互相包裝,讓年改方案被偷換概念,而綠營在人數劣勢下,只能不斷要求各立委重新思考、協商。此刻,人民更應該積極參與、關注政治,以免在華麗的話術包裝下被欺騙,無知的成為犧牲品。

作者為第十九屆雲林縣議員/地方政治工作者

留言評論
廖郁賢
Latest posts by 廖郁賢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