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那些反動的老人留在歷史的舊頁裡!

黃涵榆
482 人閱讀

識字但沒衛生的老人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日前在幫國民黨台北市北投區立委張斯綱站台助講時,突然爆出「女人過了三十歲就沒什麼用……吳思瑤快五十還沒生,生不出來,這輩子絕子絕孫」這番嚴重性別和年齡歧視的言論。

事實上楊志良根本就是仇恨和性別歧視言論的慣犯,前不久才說過台灣的家庭暴力都是蔡英文總統造成的,很多男人想打她打不到,只好回家打小孩老婆。更令人訝異的是,他事後強硬地拒絕道歉。

台語裡有一句「不識字兼沒衛生」,描述粗鄙無禮之人,但這句話恐怕不適用在楊志良身上。他擁有密西根大學公共衛生博士,他擔任過衛生署署長,也在大學任教,他是識字的高級知識分子,但是沒衛生,其言行和的學歷與職位形成莫大反諷。

國民黨內像楊志良這種滿腦子仇恨和性別歧視的個案還不少,有被法院認證的性騷擾加害者、強硬表示「頂一下又不會懷孕」依然獲得立委提名的陳雪生,也有每次發言都是滿滿的色羶腥、名列不分區第一名的韓國瑜。

提到厭女歧視,絕對不可能遺漏柯文哲。「未婚女性太多是國安問題」、「陳以真長得好看適合坐櫃檯」、「台灣女人不化妝跑到街上嚇人」、「婦產科在女人大腿間討生活,只剩下一個洞」,族繁不及備載。像楊志良、陳雪生、柯文哲這樣不衛生的老人不僅厭女,而且反動,欠缺自我體察與改正的意願和能力。

面對楊志良的羞辱,吳思瑤要他管好自己的嘴巴,無權過問女人的子宮。她強調不應該從生育定義標準型的女人,而且不能只從生理看待生育議題,比較重要的是思考如何打造友善生育環境,需要制訂什麼政策幫助或鼓勵計劃生育的人。這樣高E-Q且理性的回應,足以為台灣社會參考,反思製造楊志良這樣不衛生的老人的結構性因素。

國民黨的老人政治

年齡和筆者相仿的讀者對於「萬年國會」應該還記憶猶新。國會新聞畫面所及盡是目光呆滯、行動遲緩、有的甚至還坐輪椅吊點滴的萬年立委和國代。萬年國會反映的是國民黨從中國帶到台灣的大中國法統,而老人政治長久以來一直存在於國民黨內,至今依然如故。

台灣曾經歷過蔣氏父子四十年的戒嚴統治,坊間流傳老太太天真地問道「現在是誰當蔣總統」,以為「蔣總統」是一個職位的名稱,實質上當時也是「蔣」等於總統,等於包含中國大陸的「中華民國」。

國民黨內部包括太子派、夫人派、陳立夫的CC派等老人派系長久以來暗中較勁,李登輝前總統輔繼任之際就面對夫人派和李煥、俞國華等人的鬥爭。林洋港、邱創煥、許水德、許歷農、郝柏村……還有老態龍鍾的中評會都是國民黨老人政治的招牌。

必須說明的是,老人政治的「老」並非生理年齡的問題,即使多年前號稱「小馬哥」的馬英九和「政治金童」的趙少康,從頭到尾都是國民黨大中國法統、反本土化的老人政治大將。大家別忘記年輕時的馬英九可是反對總統直選的「委任派」急先鋒。

趙少康和馬英九是另外一種型態的沒衛生的老人。此二老在宣揚大中國意識形態和運用實質的媒體與政治經濟權力的能力上,遠不是楊志良那種暴走型的綜藝咖所能及。

此二老嘴巴都比楊志良更「秋」,一路硬凹到底。一個明明就是執政後期民調不到一成、還被《經濟學人》認證為「笨蛋」(bumbler),還有臉抨擊第二任總統任期滿意度史上最高的蔡英文總統執政破敗。另一個是用低廉的價錢收購被判定為國民黨隨附組織必須將所得歸還國庫又遲遲不還。識字但不衛生,保守反動的老人莫此為甚。

黨國幽靈依然盤旋在台灣社會

馬英九和趙少康如果擔任老師的工作,會是什麼樣的老師呢?我想應該會差不多像近來爆紅的北一女「國文」老師區桂芝。中學語文教材應該選什麼作品當然是可以討論的公共議題,比較合理的考量應該是符合民主時代知識啟蒙、社會關懷和多元價值的方向。

如果把遠光放遠一點,台灣本土、東亞乃至於世界文學與文化有許多深具文學品味與人文關懷的優美作品,可悲的是,台灣的語文教育長期以來在黨國體制的箝制下,將中國古文權威化甚至神聖化,讓它具有不可取代的地位。以至於每次在民主多數決的課審機制下討論文白配比的時候,就會有像區老師這樣的人氣急敗壞地以「毀滅論」情感勒索台灣社會。

中學生不會因為沒有讀顧炎武的《廉恥》就不知廉恥、欠缺道德意識,但是會因為老師在上課時時間長期的習慣性灌輸類似「北一女是日本殖民創建的學校,慶祝120年校慶是一種恥辱」之類的偏頗言論,感到無奈挫折,乃至於錯失有意義的學習契機。

黨國體制下的語文教育充斥泛道德化、教忠教孝、為特定政治意識形態服務的材料,大量背誦默寫古文是洗腦教學日常,要學生記得每篇文章的「做人道理」,緬懷長江黃河,不問濁水溪沿岸地景……

我很好奇像區老師這樣資深的語文教師,是否有受過文學批評、文學理論、詮釋學的訓練,是否有涉獵情感教育甚至精神分析,是否有自我精進學習更為以學生為本的啟發式和互動式的教學,能啟發學生從自我的生命經驗和現實世界和文本進行跨時空、跨文化的對話?

如果這些都不懂、都沒有做到,那會是什麼樣的語文教育?到底是誰在謀殺年輕世代的靈魂和他們欣賞文學的動機?筆者在個人的生活領域裡認識不少中文體系的年輕學者和第一線的語文教育者,他們都受過扎實的文學文化訓練,他們有心為教學現場投注更多創意,個人對此抱持樂觀態度。本人無意否定區老師這樣資深的語文教師的貢獻,但是也期盼他們能多點自已體察和精進,與時俱進,更有以學生為本的同理心。

進步與反動的抉擇

黨國幽靈依然盤旋在台灣社會,也瀰漫在近日舉辦的總統和副總統選舉辯論會。辯論會上那位提問的《中國時報》代表就是大中國黨國體制的擁護者,宣稱「中華民國的固有領土包含大陸地區和蒙藏」。這位記者的提問具體而微代表旺中系列和其他統派媒體、如馬英九的反動勢力、侯柯趙等人的統獨立場。對他們而言,捍衛「中華民國」是假的,漸統或急統是真的。

整個競選過程,侯柯兩人跳針式地將「台獨」、「兵兇戰危」當作攻擊賴清德的武器,自詡為和平的創造者,殊不知從中國政府的角度來看,只要不承認台灣屬於中國的領土就是台獨,就是分離勢力。柯文哲一直強調雙城論壇的成就,但是說不出除了「兩岸一家親」的統戰之外,他到底捍衛了台灣的什麼?

網路圖文作家蕭瑩燈製作之梗圖。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侯柯兩人死守著「九二共識」、「兩岸一家親」和大中國的憲法法統,言必稱「大陸」,宣示要重啟服貿,無視台灣在蔡文總統任內好不容易累積的「走出中國,走進世界」、讓台灣成為世界的台灣的成就。

趙少康的封建反動本色也不遑多讓。他在整場辯論會不斷散布假訊息,讓蕭美琴疲於澄清,更是不斷鬼打牆,把「主權及於中國大陸」的中國大法統憲法當作法寶,偷天換日把它等同於「九二共識」,甚至面不改色地硬掰「共識就是你說你的,我說我的」,所有法政學者、語文教育老師(呼叫區老師!)甚至家長都應該強力批判趙少康這番言論。

侯柯趙三人人不敢正面回答記者提問哪一個國家對台灣的威脅最大,也不敢談論舊有的中國為架構的憲法是否符合台灣現況和全民意志。三人都是舊有的黨國語文教育的擁護者,侯友宜更宣示要把年金改革改回舊制,要恢復特偵組。簡而言之,他們是舊體制的捍衛者,是反動的勢力。

無關年齡與世代對立

本文談了一些沒衛生的反動老人,並非無區分地與老人為敵,也無關乎年齡與世代對立。這些老人面目可憎的原因不在於他們的年紀,而是他們無知、自以為是、威權且反動的言行和心態。這樣的老人並不會因為年紀增長而值得尊重,甚至應該被更開明、更民主的時代潮流淹沒、唾棄或淘汰。

史明老先生一生為台灣獨立付出,曹興誠先生放棄新加坡國籍為防禦台灣投注大量資金和心血,李前總統退職後重拾農經研究的本職,日本明仁天皇在高齡八十五退位前總共發表三十多篇的魚類研究論文,這些都是不斷自我提升、奉獻社會、有知識又衛生的老人。

生命就是個不斷走向老化和最終死亡的過程,筆者年過半百,分分秒秒都在想著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老人,要用什麼態度走完這個過程。我常告訴自己的小孩,我會盡最大努力支持她實現人生夢想,我在教學的工作上給學生最大的自由,讓他們以自己的方式和課程維持關係,我期許自己成為一個開明、風趣、有同理心和正義感的老人。

我深切地期望已經或將來變老的台灣人,不要因為自己的無知和仇恨,做出會讓自己的小孩、讓下一代的台灣人不幸福、不自由的抉擇,失去如此珍貴但脆弱、需要所有台灣人努力維護的民主體制和生活。

最起碼不要讓自己成為那幾位不衛生的老人。就把他們留在歷史的舊頁裡!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留言評論
黃涵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