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中保台:穿越時空濃霧中的文明認同

黃吉川
562 人閱讀

在我們的中小學教育中,歷史和地理一直是人文學科中最重要的科目,為什麽?在大學中的法律、政治、心理、哲學、管理、財經等,人文社會科系,其相關知識為何沒列入中小學教育?因為在人類生活中,其真正生存的場域就是地理上的歴史事件,其重要性一如物理現象中的時空背景。而歷史及地理就成為人類自我認同中,最核心的要素。

1949年,國民黨撤退到台灣後,其中央政府就以中國的史地知識為核心,來教化台灣人,此基礎就成為所有台灣人的認同基礎。當本土反抗勢力興起後,就極力挖掘台灣四百年史,想要以此內容來建構自身的認同基石。這兩套體系,就成為族群對抗的認同戰場。但𧗽之以其內容,兩者幾乎大略重疊,只是強調的重點不同而已。

中國民族主義者,強調五千年文化史,而將台灣史納為其部分內容。而台灣本土認同者,強調四百年史中,台灣和歐美及中日交織混雜文化,部分人更以日本和美國的先進民主制度來對抗中國文化的霸權。前者強調「兩岸一家親」,後者強調「抗中保台」。若把這套口號放回日據時代,大家認為台灣人(我們的祖父輩)會拿那一組套在自己身上。當認同困惑興起後,我們必須先抽離出情感包袱,從大歷史中找到定位點,才能建構出強靭且健康的自我認同,並可將此傳遞給後代子孫,所傳的不是魚,而是魚桿及釣魚的技藝。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古今人類文明史中的帝國爭霸主軸

現在的聯合國有193個會員國,所以當代的國際政治學,都以主權國的身份認同為核心,來處理國家關係。但極為反諷的是,以當年的香港而言,其人均GDP早超越殖民母國─英國,且其自由及民主體制,已遠遠超越自稱袓國─中國的水準,但仍活生生地被中共政權吞入肚中。而這危機已面向台灣,「抗中保台」為何在大選中失靈,值得大家深思。一如「兩岸一家親」在日據時代中的困境般,此問題的答案,應藏在更深遠的文明史中!

從人類文明史中,最早出現的埃及和二河流域出現的政權,就是帝國模式,而非一般的小國寡民的歴史。日後的亞歴山大希臘帝國、羅馬帝國、奧斯曼帝國、波斯帝國、中華帝國、明治維新之日本帝國、歐洲諸殖民帝國、美國帝國及共產革命之後的蘇聯帝國、紅色中國帝國、及新興的歐盟帝國。若把帝國想像為星系中的恆星,則各諸小國就是行星系列,只能環繞在諸恆星帝國間運動。

B.安德森,於1983年左右,因同情弱小民族獨立運動,所提出的《想像的共同體》一書,已成為聯合國中各民族國家中的顯學(這可想像成是行星形成學説),台灣本土的政治運動者,也以此書之立論,來建構本土的認同內涵。但台灣在面對紅色中國的威脅時,若無美國帝國的支撐,及今日「準日本帝國」的奧援,只憑自身的力量,是很難對抗中國(十四億人口)的全面入侵。每一帝國都內含有其相應的軍事、及經濟等硬實力,以及政治制度和文化創造等軟實力。

整部古今世界史,就是一部帝國爭霸史,所謂權力沒有真空帶,更準確的説,應是在歴代帝國的權力對抗中,只有交界緩衝區而無真空地帶。延續到今全球化的時代,就是全球帝國的競爭期,其領域從陸地、海洋一直伸展到太空。對帝國而言,硬實力可以在短期內掌握優勢。但長期而言,軟實力才能克服統治正當性及合法性的危機。

歴史上的猶太基督教、穆斯林信仰、印度教、佛道教、儒家倫理等等,都是認同軟實力的源頭。而這些古老文明,通通要面對西方世俗性民主自由文明的挑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正是共產蘇聯結合西方英美自由主義帝國,打敗德日法西斯帝國。而戰後就進入共產帝國和歐美民主帝國的對抗格局。其中第一波是美蘇對抗,第二波就是美中對抗。最終鹿死誰手只能靠綜合軟硬實力強弱而定,在這挑戰中我們無法迴避,每一抉擇,都會付出代價,都會面臨風險。所謂「抗中保台」只能鑲在其上,才有意義,才能給子孫深刻的教訓。

共產中國的建立及轉向

1949年,中國共產革命成功,到如今已70年。其發展大概可分成三階段。第一階段是毛澤東主導的激進社會主義革命,從土改到三反五反,反右到文化大革命,將中國帶入地獄般的痛苦中,全民一窮二白之境地。

第二階段是由鄧小平主導的改革開放期,因配合美國反蘇反恐戰爭,為中國迎來經濟建設的蓬勃發展,短短三十年就成為世界經濟第二大國。在此期中,約有一百萬台商到中國發展,而台灣的外貿對中港依存度高達40%以上,每年出超近千億美元,可以說去掉中港貿易,台灣就無法享有年年亮眼的經貿成果。但深入來看,近年來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四千億美元中,大多是以進口台灣的半導體及資通訊的「中間產品」,進一步加工組裝所輸出的「終端商品」所構成。

這種美中台間的三角貿易,三方都無法一刀切的方式下重手處理。現美國要求供應鏈移出中國,約三分之一台商已外移,另外三分之一仍觀望考慮中,最後有三分之一決定持續留在中國。隨著美中間對抗日益尖鋭,這意味著台灣最終需考慮三百億美元順差損失之準備。

第三階段則是十年前,由習近上任中共總書記後,推動的反腐運動所展開,其經驗就是依毛澤東當年延安整風運動模式,打下黨內對手的政商聯盟。為進一步達到習能連任的專制野心,中共高層即提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號召,來統戰全體華人,而重中之重,就是台灣問題。先不論毛澤東之文化大革命,曾摧毀多少傳統價值及文物。這種眼光向後,而行動向前的法西斯主義,又要不斷強調共產主義的正當性,能維持多久不知。但一昧只靠持續提升專制權力,來處理社會矛盾,必定在社會與國家機器間製造各種火爆衝突,如這次疫情中的動態清零,所激起的白紙革命,代表習政權民心已失。接下來房地產泡沫化、全融危機、產業蕭條、美中全面衝突,都會混雜交織而來挑戰中共的統治權威。

「抗中保台」的四個理念層次

一,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

在台灣和中國間的矛盾分裂,源於雙方的社會發展,乃沿著不同的軌道發展,當台灣已達到西方民主政治之水準,而中國仍停留在黨國封建體制中,中國此時任何統一方案的完成,都會是歴史的悲劇。𧗾之於中共七十年史,這種種專制暴行,連香港都管理不好,如何來統治台灣。在我們提「抗中保台」時,卻必須深入來探索其意義,向台灣內部及中國內外的朋友,以及國際友人,分層次說明。避免被設定成簡單口號,而難以因地制宜來爭取朋友,並裂解專制敵人。

從字面上看,抗中保台就是認定台灣之中華民國已是一主權獨立的國家,要來對抗對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侵略戰爭。但在此層次上,有人想更進一步加碼來制憲立國,走法理台獨的路綫。涉此層次,藍營的人士極力反對,並借助中共的資源來反對「台獨」,甚至嘲諷民進黨政府不敢走法理台獨之路。而美國政府對台灣要走向法理台獨,也是防範不已。基本上,美國只支持維持現狀(反對法理台獨或中國武力犯台)。深綠人士常為此憤恨不已,但在現實上,法理台獨之路,佈滿美中共同劃下的紅綫,很難跨越。若將抗中保台停在此層次,就很難突破現狀,進一步超越紅統派的糾纏。

二,反對中國共產之獨裁專制

其第二個層次,即是反中共保護台灣,即將矛盾集中在對準中共獨裁政黨,而非反對中國人民。即除非中國已成為西方式的民主國家,中國人民已擁有真正的政黨政治之選舉權,且新聞自由如台灣一樣,各少數民族能確實享受自治權力,否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不會和中共當局談判任何兩岸間的法理關係。這是兩蔣之反共政策的民主化版本,此種訴求,最能威脅到中共統治的合法性。

基本上,這也是美國政府目前打擊中共最有力的政策,更是團結海內外華人反對中共最有號召團結的口號。照理説這是國民黨最需要推動的政策,但其政黨上上下下已投向中共懷抱,成為中共的同路人,現在要他們談反中共暴政比登天還難。基本上,國民黨已甘願成為中共的尾巴黨,利用台灣民主的環境來執行中共的統戰需求,甚至明的暗的接受中共大量經費的奧援,配合中共的網軍操作,來抹黑民進黨政府,製造台灣的內在予盾。

以民主之舞台,大玩反民主之把戲,讓美日等國對台灣人民之抉擇產生質疑,離間台灣和國際友人之關係。這次2022年地方選舉之成果,最高興的應是中共的統戰部門,下一次2024年,他們會準備千百套劇本,要推上親中共的候選人當總統,來個不戰就拿下台灣的大戰略。而只有反共之口號,才能區分誰是中共的同路人,誰是真心保護台灣的政治人物。

三,對抗習政權的毛式革命復辟

抗中保台的第三個層次,即是反對中共領袖習近平重返毛澤東路綫的現實面問題(習政權)。中國的文革就是毛澤東為了清除其黨內同志為目的,所發起的最後一波羣眾大運動。當中彭德懐、劉少奇、林彪、周恩來、及鄧小平等人,無一不被鬥的家破人亡。鄧小平復出拿下四人幫之後,劫後餘生的共產黨人,以胡耀邦及趙紫陽為代表的改革派,一直想推動政治改革。但六四事件後,整個共產黨朝經濟改革,但政治朝寡頭集體領導之架構來實行專政,並以去除終身制,代之以隔代指定方式來確認領導人的換屆模式。

當年附和中共的人士曾宣稱這種隔代指定領導人,是多麼先進,即共產黨員必須由下而上歴練成熟,才由元老們欽點上任最高領導人。並以類比新加坡的人民行動黨的成功模式,來大力推廣儒家文化圈的現代化模式。中國共產黨也開始自稱為「執政黨」,儼然是進入二十一世紀的新興民主國家。

然而鄧小平所宣稱的「讓一小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實現,卻是紅二代全面掌控國家各領域的特權產業。而如馬雲及馬化騰等民營企業家,其公司現全被習政權以「共同富裕」的名義,收歸國有。其粗暴手段,直追毛澤東土改後,強迫農民加入人民公社,並以鎮反運動之威,令所有資本家將財產全部捐給政府之暴政。

歷史正以某種方式回歸到原點,當習近平廢除領導人任期限制後,只要翻開毛澤東解放全中國後的政治鬥爭,大概就可推知習近平這一系列造神運動,其所欲進行的「大國政治」,到底要朝向何方折騰這個世界。簡單説其終極目標就是要擊敗美國,取而代之成為世界的新霸主,近期內如何解決台灣問題,即成為其任上後的最重要課題。可以預期等明年「習家班」正式政府級名份確認後,習政權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必然提昇到極致,讓台灣各行各業都會感受到無限的壓力。所以我們提出反對習政權之毛式風格復辟的口號,就能號召中共黨員中,希望朝民主改革之各界朋友的支持。而現實上,這也是台灣未來將會面臨真正對手的決策圈,所謂擒賊先擒王,如此才能掌握對抗習核心的目標。

四,人類民主政治文明抉擇的歴史使命

中國共產黨最近的論述宣傳,以1840年的中英鴉片戰爭為起點,將清朝的洋務運動、辛亥革命、五四運動(中共建黨)國共合作北伐內戰、抗日戰爭、解放中國之內戰,串成一條軸綫,言這是歷史選擇中國共產黨,而共產黨將領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使命。

若我們回到五四運動,當時的口號就是民主與科學,在發展科學知識上,大家沒有爭議。但在民主政治發展上,西方自由主義之代議政治和蘇維埃工人階級的民主專政,即成為當時激進青年爭議的焦點。然而主政的國民政府,卻以黨國專制的方式治國(所謂訓政階段),所以左派的菁英就以國民黨獨裁貪污之名目,高舉民主大旗,號召羣眾反抗國民政府。

1940年毛澤東在延安發表「新民主主義」,表示中共領導的革命是反對「一黨一派一階級來專政」,並號召「聯合政府」來對抗國民黨憲政下國民大會的選舉。中共此倡議,爭取到大部分的民主黨派的支持,甚至美國人也認為中共是可合作的對象,壓迫國民政府要接受中共來共組聯合政府。

中共解放戰爭成功後,史達林不斷告誡毛澤東,不能在中國急速推動激進的社會主議政策,即「新民主主義」之倡議要持續執行。到1953年,史達林逝世後,毛即公開揚棄「新民主主義」,批判其為右傾資本主義路綫。並於四年後(1957年)以反右之名,將所有民主黨派份子鬥倒,其成員大部分流放到夾邊溝勞改而喪生。

不論中國共產黨如何革命,如何解放全中國。其最大的病根,就是以財產為分界的階級革命論,而其結果卻形成壟斷權力的新階級,日久之後,又以紅色家族繼承的封建體系,來掌控新階級國家的種種特權。其革命沒有造成階級流動,反而不斷回復到傅統帝王的專制模式,在蘇聯如此,在中國如此,在北朝鮮更是如此。

早在1918年,第二國際的考茨基就曾出版著作《論無產階級專政》,在其書中不斷批判列寧共產黨的反民主之暴力革命論。衡之以現今北歐的民主社會主義國家,對比看看蘇聯、中國及北朝鮮的專政史,就知誰在實踐「背叛革命」。

人的一生不過百年,但文明的跨度常是千年歲月,西方殖民主義的擴張,一如歷史上其他帝國的擴張一樣無情。以中國文明而言,就是由黃河、長江、到珠江,甚至跨海到台灣及南洋各地的拓殖。但西方帝國至大英及美國帝國時期,即大舉自由民主旗幟,來對抗各傳統的專制帝國及新興的共產帝國,這種新舊價值體系的對決,才是今日「抗中保台」的戰略抉擇,任何抉擇都要付出財產、歲月、親情、及生命的代價。

在台灣我們的祖先曾經選擇抗日或親日,曾經選擇投靠中共或國民黨,到我們這一代曾經有人投向國民黨或反抗國民黨。到今日我們得提高視野,讓我們及後代選擇是投靠中國共產帝國,或者加入歐美日本等自由民主帝國的行列。這種種抉擇是機遇更是一種膽識,其結果會是千年歲月的考驗,香港已付出慘痛的代價,現淪到台灣要做出重大的抉擇,這也是「抗中保台」最崇高的境界。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吉川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