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護國神山的懷璧其罪

劉又銘
281 人閱讀

自2021年,蔡英文總統在美國華府政策圈權威雜誌《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發表〈台灣與為民主而戰〉(Taiwan and the Fight for Democracy)一文,並強調「台灣的晶片產業是世界的「矽盾」(silicon shield),既保護世界也保護台灣,避免威權政體對全球供應鏈的干預」後;「矽盾」一詞開始廣為島內輿論使用。但《晶片戰爭》(Chip War)的作者Chris Miller就指出,這種「矽盾」的說法,建立在某種非常樂觀的基礎上。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這種樂觀的邏輯在於「因為晶片對全球經濟至關重要,全球先進半導體產業的供應鏈又高度集中在台灣;所以各國必須更在意台灣的國防安全。不然一旦擋不下中國兼併台灣,則台灣作為『世界的矽盾』,足以抵抗威權中國介入半導體全球供應鏈的事實,就不復存在。」

關於矽盾的兩種詮釋

但正如同蔡總統在《外交事務》中透過「強調台灣是保護世界半導體產業免受威權侵擾的矽盾」來吸引其他國家的支持與保護。其實是希望,各國重視「中國對台灣的威脅=中國對全球半導體供應鏈的威脅」這個事實類似,只是Chris Miller是反向陳述這件事情。

也就是,他透過《晶片戰爭》指出,台灣作為「保護世界的矽盾」,必須建立在「全球高階半導體製造只能集中在台灣無法轉移」(不可取代性),以及「中國的軍事與經濟威脅各國可承受」(代價可負擔)這兩個前提之上。若上述的「不可取代性」(高階製造分散至其他地區)或「代價可負擔」(中國威脅已讓各國無法負荷)這兩個前提消失,則放生台灣,將高階晶片製造分散到其他國家來降低風險,就是必然發生的事情。

護國神山的自信

不過Chris Miller同樣也認為,「矽盾」說法的樂觀其實自有道理。在《晶片戰爭》一書中,他引用了「護國神山」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的說法。劉德音強調,基本上,不會有人想破壞目前這個「以台灣為中心的半導體全球供應鏈」;反而是美國與中國,都想控制這個以台灣為中心的半導體供應鏈。正因為「這個供應鏈的價值,來自它的存在而非破壞」,所以劉德音很自信的認為「中國沒有理由出於怨恨而摧毀台積電的晶圓廠」。他給出的原因有三:

第一,一旦目前這個以台灣為中心的半導體全球供應鏈被破壞,中國受到的傷害相較於其他國家,將有過之而不及。因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台灣這個高階晶片製造的生產基地遭到破壞後,仍可使用美國英特爾與韓國三星的晶圓廠;但相較之下,中國失去現有的台灣,未來將無法得到美國或韓國的晶片支援,等於自斷生路。

第二,現行的半導體全球供應鏈雖然是以台灣為中心,並以台灣作為高階晶片製造的唯一基地,但整個供應鏈並不只台灣;簡單來說,如果中國軍隊入侵台灣成功,並直接占領台積電的設施,他們將缺乏荷蘭的製造設備、日本與德國的化工材料與工業氣體,以及美國的設計圖還有相關技術。

第三,晶片製造技術、人才、原料與設備構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各個晶圓廠。這些晶圓廠不同於能源礦或是稀缺礦。今天,就算把礦產當地政權推翻、把人殺光、把設備都炸爛,只要礦還在,其他政權就能重新控制、重建設備、重新生產;但晶圓廠不同。從爆炸性氣體、危險化學品、全球最精密的光學儀器,以及熟悉相關操作的技術操作員,或是設計與維修的其他工程師。只要中間有一個環節中斷,整個生產就會中斷。

懷璧其罪新解

面對護國神山的如此自信,曾任川普時代副國家安全顧問的博明(Matt Pottinger)與其他兩位分別任職於海軍戰爭學院與萊斯大學的國際關係學者,於今年二月中《外交事務》的新文章〈台灣災難〉(Taiwan Catastrophe),無疑是澆了劉德音偌大一盆冷水。

簡單來說,博明認為,破壞目前全球以台灣為中心的半導體供應鏈,中國不會如同劉德音所強調的是最大的受害者,而會是最大的受益者。理由很簡單,因為若是北京在台海衝突中勝出,又無痛、無損的接收台灣原有的晶片工廠,則北京將「幾乎控制全世界最先進半導體的供應」;可就算今天,在台海衝突中,北京只有慘勝,台灣成了另一個索姆河或史達林格勒的一片焦土。在全球半導體的供應上,北京仍然坐擁現有的資源,可以成為老一代晶片的最大生產國。這與原先劉德音說的英特爾和三星仍能做到中國做不到的說法,是有很大落差的。

當然,如果台灣的高階晶片從全球市場消失,中國經濟自己也將遭受嚴重打擊。 但相較於世界其他先進國家的經濟損失,北京的損失似乎還在可承擔的範圍內。 套一句博明的說法,北京的馬列主義統治者(中共),無論是不是在習的領導下,始終相信「權力是零和的」。基於這個理由,他們會認為把台灣打爛如果能做到「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這也是值得的。甚至台灣作為先進晶片製造中心的消失,若是最終能讓中國成為世界領先的晶片生產國的話,忍耐一下短期的損失,為了長遠的利益謀劃,這正是共產黨經常在做的事情。

而美日歐之所以積極希望台積電到各處去投資分散製造廠,就是希望避免中國把台灣為中心的半導體供應鏈打爛以後,北京寡占剩下那些不先進晶片裡面比較先進的部分。這點真的恐怕與「美國與其盟友仍可使用英特爾或三星的晶片廠」這個說法,有不小的落差。(但這或許也表示,世界各主要先進工業國與中國目前最大的共識就是,台積電真的在晶片製造上已大大甩開對手,有著絕對的不可取代性)。

但正如同米勒提醒的,1996年爆發台海危機時,美國只要派遣整個航空母艦戰鬥群穿過台灣海峽,就能迫使中國退卻;但如今這種局面,早已不復存在。現在若是發生類似情形,華盛頓派出的軍艦早已不可能如此從容,甚至可說充滿風險。因為中國的飛彈不僅可以威脅台灣周遭的美國船艦,甚至也足以威脅到琉球、日本本土、甚至關島的美軍基地。而解放軍的實力愈強大,美國冒著引爆戰爭的危險去保護台灣的可能性愈小。所以如果中國試圖對台灣施加軍事壓力,美國可能在比較美中兩國的軍事力量後,最後得出不值得冒險反擊的結論。

所以,無論是Chris Miller或博明,都認為這種不可取代性帶來的,可能是更危險,而不是更安全。當我們在享受支撐AI運算的晶片與相關硬體設備帶來的「台灣錢淹到腰」股市上兩萬點利多時,更要注意的,其實是地緣政治的達克茅斯之劍,其實早就在我們頭上搖搖欲墜。而讓他不至於墜下的關鍵,絕對不是靠晶片資源的獨特性或晶片產業的寡占性;而是不依賴他人的堅實國防資源、具體戰略佈署與全民國防的警戒之心。

正因如此,時時保持緊張而睡不好覺,對國防部長與你我來說,或許都不是甚麼壞事。

余自束髮以來,粗覽群書,獨好屠龍之術,遂專治之,至今十餘載矣。從師於南北東西,耗費雖不至千金,亦百金有餘。恨未得窺堂奧,輒無所施其巧。由是轉念,吹笛玩蛇,偶有心得,與舊親故共賞,擊節而歌,適足以舉觴稱慶也。

留言評論
劉又銘
Latest posts by 劉又銘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