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對「三無」船隻入侵執法之回應看中國對台作為與意圖

賴怡忠
621 人閱讀

0214中國三無船隻入侵金門禁制水域

在農曆春節年假最後一天出現一來自中國的三無船隻(無船名、無船舶證書、無船舶港登記,類似一位無照駕駛,本身無行車執照,但又開著一輛無車牌車輛在路上亂跑)進入金門禁止水域,在遇到海巡隊登船檢查時高速蛇行逃逸,在逃逸過程中因為轉彎速度過大並碰撞我方船隻而導致翻覆。該三無船隻之四名船員落水,其中有兩位船員不幸溺斃。事件一發生後,國台辦立即表示強烈譴責,認為此事件嚴重傷害大陸人民感情。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由於海巡署是根據金門漁民通報要求前往取締,而根據告知,稍早已看到在取締區域有疑似撒網的部署,而該區域過去也有多次中國漁船越界捕魚的紀錄。海巡署派出四人一組的八噸快艇前往準備登船檢查。之後也發現該船隻的作業民工不是本地人,而是從中國內陸省份過來者。以該海域是黃魚捕撈區,加上現在是中國具高價值的黃魚之盛產季節,因此推斷應是為了捕黃魚而來,但不具備漁民資格的短期民工。

雖然在要登船檢查時該三無船隻意圖蛇行規避而與海巡快艇有多次擦撞,但以海巡快艇只有八噸的重量,比該三無船隻要輕不少,不太可能在追緝過程能夠將對方漁船撞翻,因此海巡署官員稱是該三無船隻在逃逸轉彎過程因速度過快導致翻覆,此說法較具可信度。只是海巡署查緝快艇與查緝人員均未配備密錄器,從開始查緝到之後船隻翻覆的時間又相對短暫,導致還沒來得及開啟手持攝影機,因此就沒有查緝過程的影像證據。

國台辦對此事件態度逐日升級

國台辦在事件一開始時就將矛頭指向台灣,主張台灣「民進黨當局以各種藉口強力查扣大陸漁船,以粗暴和危險的方式對待大陸漁民,這是導致這起惡性事件發生的主要原因。」,並認為這是一起「嚴重傷害兩岸同胞感情的惡性事件」

接著在三天後(17日),國台辦再度出招,針對台灣在1992年公布的金門禁限制水域,主張該等水域根本不存在。認為「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兩岸漁民自古以來在廈金海域傳統漁場作業,根本不存在所謂『禁止、限制水域』一說。」。再隔一天(18日)國台辦接著公布支持中國海警部門會在金廈展開常態性執法,並說此事件「嚴重傷害兩岸同胞感情,嚴重破壞兩岸關係」在2月20日上午,中國海監船8029號進入金門限制水域一小時。同日泉州紅十字會與泉州台辦副主任也抵達金門處理相關事宜。在2月21日國台辦再度發稿主張台灣必須「儘快公佈事實真相,嚴懲相關責任人,滿足遇難者家屬合理訴求,鄭重向遇難者家屬道歉」。之後在2月25日中國海警局表示,其福建海警會組織艦艇編隊在金門附近海域展開執法巡查

從國台辦對此事件的一系列發言可看出,國台辦將此定位為台灣對中國漁民暴力執法導致中國漁民的死亡事件,要求要公布真相、懲罰相關執法人員,向罹難家屬道歉,以及(因遇難者家屬要求的)賠償。而在過程中則是一再將事件的政治性升高,從一開始的「傷害兩岸同胞感情的惡性事件」,到後來再加上「嚴重破壞兩岸關係」的「兩個嚴重」,並以「兩岸同屬一國」為理由,直接表示不承認1992年台灣公布的禁限制水域,還接著在2月19日直接對台灣旅遊船登檢

中方對其三無船隻閃避海巡查緝導致翻覆事件的態度
2/14國台辦主張民進黨暴力執法導致遇難,這是嚴重傷害兩岸同胞感情的惡性事件
2/17國台辦表示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一部分,不存在禁止、限制水域一說
2/18國台辦表示支持海警部門在金廈區域常態性執法,並說「嚴重傷害兩岸同胞感情、嚴重破壞兩岸關係」
2/19直接對金門觀光船「初日號」登船臨檢
2/20中國海監船8029號直接進入金門限制水域約一小時
2/21國台辦新聞稿主張中方對台灣的暴力執法、隱瞞真相、毫無人性冷漠言行表示強烈憤慨。要求公布真相、嚴懲相關責任人、向遇難家屬道歉與賠償
2/25中國海警局表示,其福建海警組織艦艇編隊在金門附近海域展開執法巡查

中國迴避犯罪問題的本質,並將事件政治化與逐步升級

此事本質是法律事件,而且是中方船隻已有明確犯行導致我方展開追緝,但因為缺乏密錄器,因此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執法過程有無不當。因此這個疑義應該是要透過法律審理的過程來釐清。但從國台辦發言中,可以發現在一開始當中方聽到有己方漁民死亡,在沒有任何證據時國台辦立即一口咬定是台灣「粗暴執法」導致中方漁民死亡事故。之後再逐步加碼,三天後以台灣是中國領土一部分為理由,開始推翻兩岸在金馬海域超過三十年歷史的行之有年默契,並且以執法為名,開始派其海監船進入金門限制海域並對台灣在禁限海域之外航行的台籍旅遊觀光船進行盤檢。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中國海監船出海不是去查緝不明船隻,反而是進入台灣的禁限制海域,還對有名有登記的一般觀光船進行盤查。

當中方家屬抵達金門後,國台辦提出釐清真相、懲戒相關人士、賠償、以及道歉的要求。但問題是當他們連事實真相都不清楚時(否則為何要求釐清真相?),要根據甚麼理由要台灣賠償、道歉與懲戒相關人員呢?這個要求凸顯了中國基本上沒有基本的法治概念,所以北京政府才會提出這種邏輯錯誤到令人乍舌的要求。

而中國利用這個機會泯除禁限制水域並派遣海監船登艦檢查的作為,但隻字不提其三無船隻對金廈產生的問題才是出現這起不幸事件的遠因。這顯示中國有意將這個治安事件政治化與升高緊張,而從國台辦的第一時間定性與之後一再發出強硬聲明的作為,同時也提出不承認禁限制水域的主張,顯示北京政府直接介入的影子。之後甚至出現對海委會主委個人惡意假造對話並強力瘋傳,也可以看出這是中國系統性的認知戰操作。

相對而言,台灣的作法是回到事情的執法本質,無意升高問題層次,因此始終是由業管單位的海巡署出面說明,再輔以業管兩岸關係陸委會的協助。甚至國防部也公開表示會注意相關狀況但不會升高軍力,顯然台灣作為都是有意在降溫,不願讓此一突發事件升高衝突的作為。

針對中國聲稱以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一部分為由,不承認金廈禁限制水域的作為,由於國台辦聲明指明是金廈水域,但也同時在2月21日看到有中國三艘海監、海警船在馬祖現蹤,並曾駛進南竿島5.5海里之區域。雖然這些中國執法船隻是在馬祖的禁限制水域外(馬祖的禁限制水域是六千公尺,約等於三海浬),但還是不可輕忽這些行動的意涵。意即國台辦的宣布是否只限於金廈,還是台灣其他地區公布的禁限制水域,也被國台辦以同樣理由一併否認了。如是這樣發展,則未來發生在台海兩岸的灰色地帶衝突就會進入更頻繁與更高張力的新階段。

此外,因為廈門正在興建的祥安機場預計在明年完工,由於該機場一旦完工,其與金門距離會更進一步縮短到只有一點五公里左右。因此不能排除國台辦這個特定範圍的宣示,也有為明年要完工的祥安機場先卡位以強取金門海空域的味道,要讓金門更沒有迴旋空間,使其海、空對外聯繫都出現巨大問題,讓金門成為在台灣領土中,一個被中國實質包圍的海上飛地,以對台灣與金門施加更大的政治、經濟與軍事壓力。

中國以此事件發動假新聞作戰,國內也有人配合北京劇本演出

在蔡政府上台後,兩岸合作打擊犯罪還是有在進行,即便沒有過去那麼頻繁,但也並非完全停擺。最顯著的例子就是去年此時中方遣返台灣兩位逃逸中國的台南88槍嫌犯。至於台灣遣返中國相關嫌犯的比例就更高,自2012年起中國向台灣要求遣返30位藏匿台灣的嫌犯,台灣完成遣返25人。針對有人指控蔡政府因為仇中所以會過嚴執法扣留中國漁民,但根據海委會所出示的資料,馬政府任內扣留的中國漁船數量是蔡政府的28倍。因此宣稱蔡政府仇中而刻意從嚴執法的指控並不成立。

在此時竟然還有學者說要承認九二共識才能方便處理問題。但問題是國台辦主任都提到要承認「體現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因此不是隨隨便便承認兩下就可以糊弄過去,因為現在與一中原則扣得很緊。在這麼清楚的定義下還要接受,勢必表示台灣就是在承認一中原則,自動把台灣主權讓渡出去,你自己對內說了一百次一中各表都不會有用。為了金門執法問題而將主權的立場讓渡,是很典型的因小失大。更何況三無船隻的出現不論在承認九二共識的馬政府,或是不公開否認但也未公開承認的蔡政府都持續存在,因此不會因為承認「九二共識」就沒有三無船隻對台灣的騷擾。中方學者將這起事件歸罪於台灣沒承認九二共識,邏輯顯然根本不通。

此外,中方在這整起事件也有很明顯的認知戰操作痕跡。除了前述提到有偽造海委會主委在不公開社團的發言截圖外,網路還出現有十艘中國漁船包圍海巡署船隻訊息,標題為「今早金廈海域、大陸10艘漁船衝撞海巡船、報復開始!」。海巡署表示這是四年前金門海巡隊與護漁小組在執行任務時遭到十餘艘中國快艇以酒瓶與石塊攻擊的畫面,在此刻意移花接木。此時這個偽造與嫁接,顯然是意圖升高緊張。

令人遺憾的是,國內部分人士也大力配合中方立場,幫中方主張開脫。例如有人提到該越界船隻只是來收網因此是個不需要登記證的船隻,當然就無所謂三無問題。這個說法根本不提對方已越過限制水域並進入禁止水域展開漁撈作業的事實,更將我國一般性的禁限制水域,與金馬等地所特別公佈不同範圍的禁限制水域混為一談以混淆視聽。像這些似真實假的傳言,不僅無助於釐清真相,更是對海巡隊員,以及當地權益受到侵害的金門漁民(海巡單位是接到金門漁民通報而前往查緝)的二次傷害。

王毅慕尼黑會議主張與中共召開全國對台工作會議的新發展

正當兩岸因為金門三無船隻入侵查緝出現翻覆死亡事件而弄得不可開交之際,此時參加慕尼黑安全會議的中國外長王毅,於會後答覆記者提問時表示,「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就應該支援中國和平統一;維護台海和平穩定,就必須堅決反對『台獨』」,將中國對一中原則之立場以及台海穩定狀態認知,首次賦予了具體行動意涵(支持和平統一、反對台獨)。這是相當於台北時間2月18日提出的。

而在2月22-23日,中國召開2024全國對台工作會議,中共中常委與全國政協主席,身兼對台工作小組副組長的王滬寧發表講話,提到「要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對台海形勢分析判斷和對台工作決策部署上來,進一步掌握實現祖國完全統一的戰略主動。」

這場全國對台工作會議是也由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王毅主持。證諸國台辦在此事件日益戰狼化的發言,以及調動海警等屬於中央軍委會才能協調,非國台辦層級可以處理的資源與行動,顯然這些不僅來自中共中央層級的指導,同時也採取與過去不同的方案。因此出現相對於過去非常不同的進攻性與對立性。這些發展與王滬寧「掌握實現祖國統一的戰略主動」宣示之精神若合符節。

從這個角度來看,此次對闖金門禁區三無船隻的查緝意外事件之中國反應,可能是未來兩岸關係互動的新模式,不太像是所謂中國為回應國內沸騰民意而不得不採取的措施。而海警局宣稱在金門附近海域展開常態性執法,以海警被劃歸為直屬中央軍委會之武警轄下的屬性,也代表中國對金門附近海域出現準軍事介入。至於是否進一步擴散到馬祖、東引、甚至是台灣周邊海面,這都需要密切關注。

賴清德當選總統後,不論是當選沒過二天就出現諾魯斷交(而且是先與台灣斷交的九天後,才與中國建交,類似2016年三月的甘比亞─中國建交模式),或是單方面宣布M503航路調整,以及這次的對金門禁限制水域查緝意外事件逐步升級、政治化與相應漫天要價與訊息戰的作為等,可以發現中國現在是敵意滿滿,且有著「少說多做,做了再說」的行為特性。

雖然還沒有對台灣提出軍事對壘,但在非軍事領域卻是對抗性十足。這也可以感覺到北京可能也對賴清德的就職演說沒有期待,因此才會有不管後果如何就展開單方面行動的狀況。從這個角度看,不用等到520,現在北京對三無船隻入侵的台灣執法之回應,就已經相當程度定調了賴清德就任總統後的兩岸關係了。

作者為讀錯書,入錯行,生錯時代的政治邊緣人

留言評論
賴怡忠
Latest posts by 賴怡忠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