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退出校園不可逆,全民國防必須納入高新科技的戰技戰術

呂昱
492 人閱讀

9月28日,中央社報導,民進黨的中常會後,據與會者轉述,由於專案報告提到全民防衛議題,中常會也討論到教官是否留在校園等議題;蔡英文在會中關切,為何教官會退出校園?因為有支持者認同教官要留在校園,可留在校園內教導學生基本的軍事知識。但另有與會者說,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教官在校園。

報導中並且提及,與會者也轉述,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在會中也說明,教官退出校園的修法共識,已經不可逆,這是台灣民主重要發展課題。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全球學校裡有軍人的國家,只剩北韓和台灣

此番,蔡英文總統以黨主席之尊在該黨中常會上主動拋出「教官退出校園」議題,雖然維持其一貫「無置可否」的問句關切模式,卻已觸動到其故意「帶風向」的敏感神經。

台灣青年民主協會受訪時表示,全世界學校裡有軍人的國家,只剩北韓和台灣,且推廣全民防衛,無須教官在校園,呼籲轉型正義不該走回頭。

過去威權時期,黨國派駐大量軍人到校園中,這些美其名是維持秩序、維護校園安全的教官,事實上則是對學校師生進行監控、灌輸黨國價值觀的工具,也藉此而泡製過無數白色恐怖的冤錯假案。

已經熄燈的「促轉會」即曾動員大量人力,認真爬梳清查威權歷史真相,所提出的大小研究報告中已多有揭露,自不待言。他們也曾製作《反白》短片敘述教官們代表威權戕害學生異議份子的監控紀錄;還有曾經叫好又叫座的《返校》遊戲即獨立拍攝的劇情片,都是可資參考的教官扮演威權統治在校園壓迫師生的白恐系列記憶。

如今,即使台灣已轉型成為民主國家,校園內還有穿軍服的教官走來走去遲不退場,不徒是隨時提醒師生們的威權象徵依然猶存的一種諷刺,也必會是我們鞏固民主制度的障礙之一。

蔡英文總統在今年二月出席二二八75週年中樞紀念儀式時,即曾表示「台灣轉型正義工程將邁向下一個新里程」。似此一面信誓旦旦堅定宣示要讓台灣轉型正義進行到底,一面又突然去觸碰這被認定是轉型正義之重要一環的「教官全面撤出校園」議題,不免令人錯愕而懷疑其雙面人的陰陽人性格?

台灣青年民主協會受訪時指出,台灣雖解嚴多年,但教官仍存在於校園中,目前全世界只剩台灣跟北韓的校園裡面有軍人的角色。縱使現今可能不會對學生進行思想控制,但其軍人身分在校園中的定位,仍具有威權色彩。在黨政軍退出媒體及校園的脈絡下,教官退出大學與高中職校園的議程,早已在2013年通過立法決議,於8年內應完成轉型。

2023年「教官全面退場」機制,已被悄悄延至2030年!

然而,按同日中央社另篇報導對此一消息說明,為配合教官退出校園政策,教育部表示,已於民國2017年起停止招考,現職教官則採「自然離退」方式保障工作權,目前大專及高中剩下約1900名,估約在2030年全數離退。

這資訊透露才讓大家恍然大悟,原來教育部基於全民共識由立法院以附帶決議而定下2023年8月「教官全面退出校園」之機制,已被悄悄延長至2030年了!

教官是軍人,其生命養成教育的終極目標,就為了要捍衛國家。在黨國一體的威權獨裁年代裡,為黨國盡忠效命,反黨國者一律視為敵人,是以將校園內的異議份子視同仇寇,並義無反顧地進行剿滅清洗,乃天經地義之職責。當年「三合一敵人」的論述基礎即源自於此。教官駐守校園的最重要功能就是監視學生和教職員的思想是否「端正」,能否符合「三合一敵人」的條件而加以羅織。

或謂,沒有教官,校園就不安全?如果這說法成立,那麼,我們就應該讓更多教官派駐到全國各國小和國中去把守校園安全嗎?

還有人說,穿上軍服才有權威,學生才會尊敬?這是威權思維的殘留物,也是對軍服所代表的神聖性之一種濫用,也或者可以說是對穿軍服的教官們的一種貶抑。

台灣人民或學生們會對那一身畢挺軍服肅然起敬,乃源於軍人捨生捍衛國家的天職,怎會是仰賴其穿著軍服所代表的神聖性來威嚇學生,再逼使學生萌生「敬畏」之情呢?如此倒果為因,能讓廣大學子們服氣嗎?

進入民主時代,軍隊國家化,軍人就該回歸本職,全部回到軍隊去執行其身披戎裝的初心。更何況,國防部多年來老是抱怨兵源不足,而這現成的1900名軍官為何不召回歸建充實國防兵力?

國防部抱怨兵源不足,卻不願接收軍訓教官歸建?

然而,國防部的態度顯然不是這樣看待的。他們公開表示:國防部實在沒地方安置校園軍訓教官?為什麼?兵員嚴重短缺的國防部竟然拒絕接收這批現職軍官?這很耐人尋味吧!

從烏克蘭戰爭的經驗教訓,我們很清楚理解現代戰爭新形勢的徹底蛻變。當飛(導)彈和無人機已經成為主要攻防武器的當下,這些繼續逗留在校園內的教官們究竟能教導青年學子們甚麼新型態的戰術戰技?仍繼續其老掉牙的立正敬禮、向左向右、齊步走?或是帶隊到簡陋靶場繼續用早已淘汰掉的步槍進行「遊戲式」的射擊訓練?如果這種訓練可以被稱之為全民「國防教育」,豈非是自欺欺人,撒盡天下之大謊!

要寄望於這批習於校園管理生活的教官群們,在校園內執行當代進步的「國防教育」未免緣木求魚不切實際,既耽誤「國防教育」的急迫性,又徒然浪費的這一大批穿軍服的人力資源。

值此時機,我們絕對支持全民「國防教育」,但絕不是靠這些已經脫離軍事生涯,對先進戰術戰技早已陌生的平民教官們來執行此一急迫任務。

各校若有意要執行實際且進步的「國防教育」,很可以到現代的軍事院校和特戰部隊中去邀請最具實戰技能的教官蒞校兼職指導,或是由教育部跟國防部合作推出一份具備此一現代戰技的教官名單供給各校選聘兼職教官。

戰場上的科技操作,軍訓教官贏不過高中生

前參謀總長李喜明在最近的一次專訪中建議說:

台灣不是有一大堆喜歡在鍵盤上嗆對岸,愛國、愛台灣的網民,批評國軍又不想從軍,理由是軍隊都在割草、掃地浪費生命;現在成立「志願國土防衛部隊」,不用立正、稍息、唱軍歌,給好的武器、訓練,可以實際操作標槍飛彈等武器;公司行號又有免租稅優惠,受訓完可以回家也不用穿軍服,愛台灣的人應該就有意願加入了。

李喜明沒說穿的是,在比例上,高中生玩各式無人機的操控性及準確度絕對遠勝於校園教官,高中生學習刺針飛彈的操作與運用遠程電腦或紅外線瞄準的技能也必然較校園教官們快速上手。對於玩出興趣和心得的學生,可以進一步鼓勵並有效輔導他(她)們更上層樓,進入更專業的訓練場所接受培訓,然後再擇優列入「國土防衛部隊」的預備隊伍行列,給予定期定量的有序訓練機制,做到藏武於民,無所不在的真正民兵戰力。

轉型正義不持續前進,不及早完成,台灣自由民主價值就難以定錨,就難以消彌國人的分歧。國家領導人面對這一歷史遺留的艱難議題,豈容再躊躇不前,總是進一步退兩步呢!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