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じさん再見:追憶台灣歷史發展脈絡的的蔡焜霖前輩

薛化元
587 人閱讀

雖然2010年執行台灣歷史博物館有關台灣人戰爭記憶的訪談,團隊就訪問了蔡焜霖前輩,不過,我和蔡焜霖前輩密切互動的開始,則是2012年受人權博物館籌備處的委託,執行「白色恐怖時期相關研究成果及人權機構等資源盤點案」。時間算起來不長,卻感覺好像認識了很久。

2013年訪談時合影。圖片來源:游淑如提供
2017年訪談時合影。圖片來源:劉維瑛提供
2019年北海道大學研討會後合影。圖片來源:龔昭勳提供

這一方面源自於我童年的閱讀記憶,另一方面則與蔡前輩對白色恐怖不同的經驗有關,特別是前輩對國民黨當局趁機打壓台灣本土財團,造成不少人流離失所,甚至被迫遠走他鄉是白色恐怖較不受人注意的面向,我也有強烈的共鳴。

《王子》對於戒嚴年代幼童的啟蒙

1960年代末期我讀士林國小3、4年級時,媽媽買蔡前輩出版的《王子》雜誌給我看,許多童話故事無法記得,只記得到隔壁書店尋找新的雜誌是否送達,看到新雜誌送達就回家要媽媽趕快買回家讓我讀。40多年後和蔡前輩碰面聊天,就和他談到閱讀《王子》雜誌的往事。おじさん一開始還半信半疑問我說真的嗎?我就回說後來成為我女兒成長床邊故事的杜子春,還記憶猶新。以後蔡前輩就說我是他過去辦雜誌時的小讀者。我訪問了蔡前輩之後,還回家和我媽媽分享。

後來我從2013年開始斷斷續續訪問蔡焜霖前輩,他的記憶十分清晰,第一回合的幾次訪談就有四、伍萬字的規模。訪談之後經過修訂、補充,卻苦苦等不到出版。因為不少人認為應該先進行沒有接受訪談的受難者前輩,已經有文字或訪談紀錄的,則可以暫緩。我覺得おじさん的生命經驗相當特殊,對國民黨威權體制下白色恐怖又有特別的看法,因此就再進行深入的訪談,在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協助下,完成了蔡焜霖/口述;薛化元/游淑如/訪問記錄,玉山社2017年出版的《逆風行走的人生:蔡焜霖口述生命史》。透過這樣長期的互動,我對蔡前輩坎坷又充滿勵志的不平凡境遇,有了更深刻的瞭解。

所謂的「台灣省工委會台北電信局支部張添丁等人案」根本是加工製造的案子

蔡焜霖前輩會捲進白色恐怖,和官方指控的案件內容風馬牛不相及,如果硬要說可能和他在台中一中參加讀書會的經歷有關。蔡前輩在接受訪談時,曾經說明他們這個案件相關的狀況。判決書同案的包括原本讀農學院(今中興大學)的陳明忠,還有畢業於台中師範的黃介石和尤來榮。他們四個人都就讀位於台中不同的學校,畢業後有的人回去鄉下,而被抓時卻是從不同的地方一起從彰化憲兵隊被帶走。之後,又多了台中高商畢業的魏啟川,但蔡前輩跟他們都不熟。

到了台北之後,在判決書上又把台北電信局案的人跟他們湊在一起,但蔡前輩並不認識判決書上的朱石峰,而吳昌惠和吳佳為則是判刑後,到綠島才認識,後來才知道是同案的。整體而言,官方所謂的「台灣省工委會台北電信局支部張添丁等人案」,是在移送偵訊的過程中持續增加人數拼湊而成的政治案件,這個個案也是白色恐怖期間被製造的案件之一。

歷經十年牢獄之災的蔡焜霖前輩,在情治單位的騷擾下,積極尋求發展的可能。結婚後在太太的鼓勵下先考進省立台北師範學院,卻由於報到時拿出獄中成績證明向訓導處說明思想已經「改正」遭到退學。再考進淡江文理學院西洋文學系法文組,畢業後加上原本即具備中、日、英文,多元語言能力更為豐富。這對蔡前輩後來的發展,也有相當幫助。

蔡焜霖前輩在事業的發展上則多采多姿,見證了台灣漫畫、廣告、保險以及文化事業的發展。除了創辦《王子》雜誌外,更前後在國華廣告、國泰人壽服務,負責百科全書及《儂儂》雜誌等業務,在台灣百科全書的翻譯、編撰、出版或是婦女雜誌方面都開風氣之先。

白恐年代打壓本土財團的惡行較少人注意

不過,無論是創業或是就業,也有辛酸坎坷的一面,而這部分與臺灣不合理的制度或是國民黨當局恣意打壓本土財團的發展有密切的關係。蔡前輩創辦《王子》雜誌得到相當的成功,卻因為遭到天災造成嚴重的損失,不得已停業,而在經營《王子》雜誌期間,如同當時臺灣一般商業經營者一樣,也使用支票。當時臺灣的《票據法》規定,只要支票不能兌現,不論有無犯意,根據《票據法》都直接課以刑罰。

而《王子》雜誌發生經營危機,導致蔡前輩開的支票跳票,使他成為通緝犯,被迫隱姓埋名。之後由於引進日本的保險理念和制度,使他受到了相關領域人士的注目。警察單位收到訊息後,逮捕了蔡前輩。蔡焜霖前輩原本有意入獄服刑,結束《票據法》衍生的相關刑責,幸好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的協助,使他免於牢獄之災。

而蔡前輩在國泰集團的表現受到賞識,而成為國泰信託集團下屬公司的負責人,因而在國民黨當局打壓國泰信託的狀況下,他也成為受害者,不僅上班的公司被迫結束,而且由於擔任公司的連帶保證人,必須負責公司的借款負債,後來到銀行領款才發現被凍結資產。おじさん回想認為整個事件是白色恐怖時代的產物。

當時蔡辰洲擔任立委,在立法院組成「十三兄弟」派系,要求國民黨當局開放被限制發展的金融業,已經遭忌。蔡辰男蒐購華僑銀行的股權,並曾一度掌握經營權,也引起國民黨當局不滿。而江南事件發生,國泰機構聘用不少退役的將軍在國泰當顧問,也受到蔣經國注意,盯上了國泰機構,最後也導致「十信事件」的爆發。蔡辰男的國泰信託集團此時已經和蔡辰洲分家,不過國民黨當局也趁勢打壓。當時政府機關放風聲說國泰信託經營不好,引發擠兌。進而造成國泰信託集團旗下為數可觀的企業陸續被接管,集團崩解,數以百計的高級主管因連帶保證被牽連,有的甚至被迫流亡海外。

我由於研究過台灣的票據制度,又比較過同期國泰信託與亞洲信託遭到擠兌時國民黨當局截然不同的處理方式,因此可以充分瞭解蔡前輩的看法。這也是おじさん留下的歷史見證。

不僅參與白色恐怖的平反運動,蔡前輩也相當關心台灣的發展,特別是自由、民主和人權,並以行動抗拒中國獨裁政權壓制台灣住民意志的企圖。還記得太陽花運動發生後,おじさん就積極打聽如何聲援學生的管道,並且接待來自加拿大的國會議員。直到前一陣子,前輩還念念不忘必須追究白色恐怖侵害人權的責任問題。前輩離開了,剩下的不就是我們的事嗎?!

作者為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教授

留言評論
薛化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