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素人,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行之!

林艾德
1.1K 人閱讀

繼柯文哲、韓國瑜之後,台灣人又迎來了近年第三位以政治素人姿態當選,隨即崩壞地方市政的首長。

柯文哲任內的重大建設如北流、北藝接連爆出工程賠償爭議,引以為傲的社宅施工品質不佳逢雨必漏;韓國瑜選前承諾接連跳票不說,連人都跳去選總統;高虹安先是貪污起訴,隨後陷入跑車、豪宅疑雲,近日又被前文化局長爆料後宮干政。台灣人對政治素人的喜愛,換來的是素人們接二連三的崩壞。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但狂妄自大的醫師柯文哲,變成無法廣納人才建言的柯市長,奇怪嗎?好高騖遠的賣菜郎韓國瑜,變成拋下市政參選總統的韓市長,意外嗎?高虹安從躍上政壇開始,她的威權與菁英崇拜心理,一方面展現在他面對長官的卑微以及面對下屬的苛刻,另一方面展現在她極度缺乏自信心,需要不斷地用外在的學、經歷及物質包裝來強化自己。她對男友的縱容以及對前文化局長錢康明的羞辱,不過就是她過去崇拜郭台銘、柯文哲而苛扣助理的翻版,她不知分寸地被跑車接送、住進豪宅,在她面對大秀斐陶斐經歷時早已可見端倪。

台灣人對素人政治的喜愛

各行各業的政治素人接二連三投入政治舞台,顯示台灣人民在藍綠交替執政後,對兩黨政治產生的不信任感,這種不信任導致人民逐漸遠離政治,不願投入複雜的政策辯護及價值判斷。這些人常誤把受到政治傷害導致的冷漠、無價值歸屬及失根感當成中立的象徵,選舉成為他們口中挑爛蘋果的程序,甚至把投廢票視為自證高尚的舉動。在這套邏輯中,政治是骯髒的、權貴的、充滿利益交換的,因此不碰政治才是道德上的正確選擇。

這些人特別容易受到素人投身政治的感召,因為既然政治是攤污水,那沒有政治包袱的素人,願意抱著自己專業及理想投入政治,這種熱忱難道不感人嗎?每個人都有投身的渴望,無論投身於家庭、事業或是政治,人渴望歸屬於某個更大的群體,政治冷漠者也不例外。如果冷漠者對自己的人生感到迷惘及缺乏目標,那投入一個看似更清廉、效率更高的政治素人運動,就是最快找到歸屬感的方式。

政治素人帶給民眾的,除了歸屬感外,還有一套解釋政治的萬用方法。例如韓國瑜著名的三段式「貨出去、人進來,高雄發大財」,彷彿簡單三個步驟,人民就有錢了,而我們唯一要做的只有投給韓國瑜。柯文哲沒有這樣的文學才華,他最常講解決問題的步驟是「誠實面對問題,依緊急跟重要程度排出先後順序,然後依序解決」。雖然兩人都沒有提出任何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但這種話術構成了一套完整邏輯,讓他們的追隨者可以不用深入了解任何議題也能參與討論,這種速食政治讓他們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投身到政治中。

高虹安解釋政治的方式,跟早期主打五大弊案的柯文哲相同,都只指控政府標案充斥弊端,透過除弊就能提升政府效能,只是這次指控的對象變成了民進黨。為此,高虹安特地請了檢察官蔡麗清擔任副市長,上任後屢次戴著工地帽到新竹棒球場挖洞探勘,只是直到日前蔡麗清無預警地被撤換,新竹棒球場案仍與高虹安上台時一樣,既沒查到弊案,也沒進行改善。

素人政治造成的傷害

高虹安這套解釋政治的邏輯,最近又再次上演。面對近期接連爆發的爭議,她的回應卻是希望大家多去關心超思雞蛋或雲豹綠能。就像新竹棒球場案一樣,高虹安又一次在沒有任何具體證據的情況下,就影射這兩個案子也是弊案。如果說新竹棒球場施工品質不佳還算是有合理懷疑,那綠能跟雞蛋案的合理懷疑在哪裡?雲豹能源作為一間上市公司,難道僅因為前董事長是賴勁麟,所以公司即使投標過程合法也不能賺錢?超思在全球缺蛋潮中完成進口任務,工作都做完了還要被質疑資本額不高,連同業都看不下去發出共同聲明,卜蜂董座鄭武樾更是直言能找到蛋源就「阿彌陀佛」。按照高虹安這套邏輯,是不是跟政府合作的廠商,只能當作慈善事業經營?

其實就跟台北市社會住宅甫完工就會漏水、牆壁龜裂、瓦斯表跟管線還設在室內等問題一樣,承包廠商施工品質不佳當然可以檢討發包的地方政府,但這跟貪污、收賄完全是不同等級的指控。如果耗資12億的新竹棒球場是大秘寶,那耗資800億的社會住宅頻頻出狀況,是不是蔣萬安也要去挖牆壁影射柯市府貪污?

這種把所有政府與廠商合作案都影射成弊案的手法,連國民黨都不敢做,因為他們有執政經驗,知道招標都有一定的審查流程。如果是像高虹安那樣直接指示文化局長,說跨年晚會要給沒有公職身份的男友處理,那當然會有涉及不法的問題,但絕大多數的案子都是基層公務員承辦,經過主計、政府、採購單位甚至外聘專家的依法審查,如果過程中主管的意志跟法律有衝突,基層公務員絕對都是傾向守法來保住飯碗。

這些事情高虹安不會不知道,但為了在支持者面前繼續那套解釋政治的邏輯,她必須無視基層公務員的努力,同時也讓投標廠商有了更多顧慮,導致新竹市的流標率大幅上升。今年高虹安市府的預算都還是林智堅時期編列的,但過去預期可以標出去的工程,今年即使追加預算也找不到廠商。

允諾的建設無法執行,是新竹市民的損失,但除此之外,更嚴重的是對高虹安這套邏輯深信不疑的群眾,即使在高虹安本人下台後,依然會抱持著這套邏輯持續傷害民眾對政府、對政黨政治、甚至是對司法體制與民主政體的信心。未來越來越不會有民間企業願意跟政府合作,因為無論成功或失敗都是傷害公司的商譽;越來越不會有人願意投身政治,因為無論再小心也無法抵禦輿論製造的弊案;沒有人在乎司法判決,因為法院不是國民黨、就是民進黨開的。

這樣的混亂社會必然需要一股清流,於是,人們又一頭熱地投入下一個政治素人運動。也許是哪位經商有成的企業家,也許是某個在政治劇展現過總統儀態的演員,乃至於是從來沒有參與過公民社會運作的網紅們,他們將再一次以群眾的無知作為力量,將那套只存在個人想像中的邏輯發揮到淋漓盡致,完全摒 棄前人的經驗,把社會中無數人互動的結果視為直線的因果關係,對政治理解的貧乏,使他們確信自己找到了歷史的答案,使群眾相信他們是唯一能拯救世界的偉人。綜觀民主國家的興衰史,這大概就是民主政體最容易衰亡、最可能受到獨裁顛覆的方式。

作者為皮格子樂團主唱及文字工作者,長期從事社運倡議、時事評論、哲學及母語推廣等工作。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