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烏克蘭戰爭的三種可能戰略

楊子澂
623 人閱讀

由於以色列長期壓迫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瑪斯在10月7日以大規模恐怖攻擊回應。在這新一輪的以巴戰爭爆發後,波蘭總統安追‧杜達(Andrzej Duda)立刻警告,以色列與哈瑪斯的衝突,會分散國際社會到俄國侵略烏克蘭的注意力。

以巴衝突影響援烏克蘭物資

果不其然,美國共和黨反對總統拜登合併援助烏克蘭與以色列的法案,認為美國已給烏克蘭夠多金錢與武器。俄軍再次轉守為攻,在頓巴斯動員了十萬大軍後,美國國防部雖在10月11日緊急提供了價值兩億美元的軍火,可是一旦烏俄戰爭、以巴戰爭雙線戰場拖長,沒人能保證軍火生產供應的上。

烏俄戰爭。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事實上,早在9月21日,波蘭已宣布暫停供應烏克蘭軍火,轉而強化自家軍隊。斯洛伐克的新政府在10月5日,也宣布不會再追加對烏克蘭的軍援,可見東歐各國雖然與烏克蘭唇亡齒寒,不過在經濟壓力下,已逐漸對烏克蘭的反攻行動沒進展失去耐性。

不幸的是,北約各國擔心俄國動用核武器,不願提供中長程巡弋飛彈,也不支持烏克蘭進攻俄國境內,把戰局給限縮在烏東,這本來就有「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的問題,烏俄戰爭會陷入膠著倒也不令人意外。若是北約擔心戰爭持續到明年,俄國會持續挑動北韓、真主黨開闢第二、第三戰場,那麼必然得思考結束烏克蘭戰爭的戰略。

烏克蘭可用的三策

北約與烏克蘭有三策可用,只是他們推動戰略時頗為保守,接下來筆者將分別說明:

第一策:支援烏克蘭攻入俄國境內,並提供射程可達一千公里的中程巡弋飛彈。俄羅斯的庫斯克(Kursk)、別爾哥羅德(Belgorod)、沃羅內茨(Voronezh)三城,分別位在聶伯河、頓河的上游支流,一旦攻佔這三座城市,將可切斷烏東的俄軍和中央軍區的聯繫,且直接威脅到莫斯科的門戶布良斯克(Bryansk)城。

1368-1372年,立陶宛大公阿爾吉斯達斯(Algirdas)即是以布良斯克為基地,三次攻打莫斯科,雖然莫斯科公國憑著堅城防守,但是周遭的村鎮全數淪陷。如果烏克蘭軍已逼近布良斯克,俄軍勢必得調回部分兵力防守,甚至考慮和談。不過該計策風險最高,因為普丁與其手下梅德維傑夫(Medvedev)已警告,若是外國軍隊攻擊國土,俄國可能會使用戰術型核武打擊烏軍,而北約也得做出回應。

圖一、庫斯克、別爾哥羅德、沃羅內茨三城,是支撐俄國入侵烏克蘭的三個軍事重鎮。烏克蘭東北的大城,隨時處在俄軍的威脅下。
圖片來源:取自google地圖

目前實行狀況:英、法已提供了暴風影巡弋飛彈給烏克蘭,飛彈的射程達到500公里,並被烏軍拿來攻擊克里米亞與黑海的軍事目標。不過,美國和德國目前都不願意提供自家的AGM-158C、金牛座巡弋飛彈,讓烏克蘭對俄國境內的打擊有限,更多時候只能用無人機突襲。庫斯克、別爾哥羅德、沃羅內茨雖然遭到轟炸,不過仍能正常發揮軍事功能。

第二策:加速武裝自由俄羅斯軍團,讓他們持續進攻俄國邊境城鎮。另外,招收更多高加索人加入反抗軍,以車臣人為首的高加索穆斯林,長年受俄國人欺壓,如果能在高加索區掀起獨立運動,必定能讓俄軍分身乏術。一旦俄羅斯聯邦陷入解體威脅,普丁就會被迫談判,他也不可能對境內叛軍動用核武。

該計策的風險,在於北約要做到什麼程度。車臣人(Chechen)、阿迪蓋人(Adyghe)、阿瓦爾人(Avar)、卡巴爾迪人(Karbadian)、印古什人(Ingushe)等高加索民族,雖然言語相通、信仰相同,且同樣厭惡俄羅斯,但是彼此會爭搶勢力範圍,戰士裡還有大批的伊斯蘭極端份子。高加索的火藥庫一點燃,不僅是俄羅斯,連土耳其、喬治亞、亞塞拜然、亞美尼亞等國皆會受波及。北約若是急於結束烏俄戰爭,很可能會引爆大規模的高加索混戰,製造出更多的難民。

目前實行狀況:雖然有車臣的自由軍團為烏克蘭而戰,北約和烏克蘭並沒有進一步徵募高加索傭兵。在敘利亞內戰時,由於普丁派兵支援敘利亞政府,有不少高加索戰士加入了伊斯蘭國,以向俄國人復仇。這些山地戰士固然是優秀的狙擊手,不過對歐美來講,敵人的敵人並非是朋友,他們更恐懼伊斯蘭極端主義擴散,自然不會徵募高加索穆斯林來對抗俄國。

第三策:發動大規模決戰並重創俄軍後,暫時與俄軍停戰,接著進行領土談判,在讓出克里米亞的條件下,盡可能收回烏東的領土。此計風險最低,但是充滿了不確定性而為下策,俄軍雖然在嚴重損失後,要重新整軍經武,必須花上五到十年,但是十年後普丁若是不死,俄軍就可能捲土重來。普丁若是死去,歐美則得盡量誘使其繼任者,不再走上窮兵黷武的路線,並以補助為條件,令俄國和烏克蘭簽下永久合約。

但是,如果俄軍在大規模決戰中敗陣,一次死傷萬人以上,難保普丁不會為了保住面子,而再次加碼進攻。就算烏克蘭願意在俄軍退出全境前先停火,並暫時讓一些土地留在俄軍手中,普丁是否會願意和談仍是未知數。

圖二、到10月13日為止,俄軍仍牢牢掌控著聶伯河下游與頓巴斯,烏克蘭的海岸線已喪失七成以上,如果不能奪回重要港口,就算簽屬停火協議,俄國也能隨時封鎖烏克蘭海運。圖片來源:取自英國國防部推特

目前實行狀況:北約一直很希望烏克蘭的反攻有重大斬獲,可是烏軍正面進攻無法大勝,也無法從東北方進入俄境以包抄頓巴斯軍隊,六月以來的反攻戰損失頗大。烏克蘭必須在頓巴斯或克里米亞,重創俄國陸軍或海軍,才有可能得到更好的談判籌碼。

上述三策都各有其風險,普丁更是一會恐嚇說要用核武,一會警告說西方正在挑起前蘇聯各共和國的爭鬥,擺明告訴歐美各國:「大不了同歸於盡」、「俄國分裂、秩序瓦解」,北約只得謹慎的支援烏克蘭。

各國多已資力耗竭

到今年四月為止,美國援烏的物資與金錢之總價,已達到了驚人的360億美元;到六月為止,英國的援助總價則是56.1億美元(參考半島電視台與《自由時報》)。到了明年,北約很可能得做出抉擇──想辦法加速打倒俄國,或是讓俄烏採南北韓模式先停戰。

如果歐洲盟友逐漸停止軍援,烏克蘭也只能和俄國坐上談判桌。筆者認為,烏克蘭若是無力把軍力投射入俄國本部,自然難以完全收復失土,也許該改變戰略,優先選定要收復的地區,並且在明年的冬季之前盡量重創俄國軍力。或許烏克蘭在談判桌上,會比戰場上拿回更多的土地。

作者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曾於2015年到波蘭與烏克蘭遊歷一個月,專門研究東歐歷史與社會。曾在六都春秋、故事等媒體發表文章,也曾和俄文譯者合作舉辦演講,希望讓更多台灣人,能更瞭解在民主與獨裁間不斷掙扎的東歐各國。

留言評論
楊子澂
Latest posts by 楊子澂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