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大選居然還有人提!?──「本外勞基本工資脫鉤」的最終章

張烽益
739 人閱讀

外國籍勞工與本國籍勞工適用基本工資脫鉤,也就是在台灣工作的外籍勞工不必適用基本工資,可低於基本工資這個議題,沒有想到在本次總統大選當中,居然還有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侯友宜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主張「本勞與外勞要脫鉤」,同時台灣團結聯盟在選舉公報上也主張脫鉤,並且還獲得一些認同,雖然最終台聯政黨票僅獲得約4.3萬票,得票率為0.31%,而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侯友宜也沒有當選。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基本工資脫鉤已違反世界潮流

不過,脫鉤這個議題,筆者一直以為已經底定將近二十年,而且在國內外政治、經濟與人權等層面上,現任政府相關部會行政首長根本連想都不敢想,更遑論要著手進行研議或執行,甚且在當前美中貿易戰引爆的國際地緣政治緊繃,在台灣承諾加入民主價值供應鏈之下,脫鉤這種明確違背國際人權的行徑,更是連說夢話都不能的地步,不過,一直到現在還有都還有政治人物提出,甚至還有國人贊同,實在令人費解。

為何本外勞基本工資脫鉤會成為一個社會議題?其實是外生性形成的,是由到中國投資受害的台商,返台之後所打造出來的議題,之後政府經建部門為了吸引台商回流,也試圖研議脫鉤而掀起社會爭議,與勞工團體的倡議主張發生衝突。

九零年代在台灣的的企業,因為受到中國低廉勞動力與土地成本的吸引,紛紛前往中國投資,甚至有以惡性倒閉的手法,積欠勞工退休金、資遣費或薪資。這些台商到中國之後,大約在2003年之後,率續有台商不管是受騙還是被中國官方以中國式的合法手段侵占資產,導致血本無歸,以受害者的身分回到台灣組成相關團體,尋求政府協助,台灣團結聯盟也是在這時候接受這群台商的訴求而成為政黨政策主張至今。

事實上,台灣在1997年十月到2007年六月這十年之間,基本工資一直停留在月薪15840元,時薪66元,一直沒有變動,不過2005年前後已經開始有脫鉤的主張。由此可見,並不是台灣雇用移工的企業因為節節上漲的基本工資難以負荷而內生性提出要求脫鉤。

2008年四月國民黨馬英九當選總統尚未就任,立法院國民黨是多數黨,當時經濟委員會就審查吳志揚所提的《自由貿易港區設置管理條例》修正案,與陳根德所提的《桃園國際機場管理條例》草案,兩位出身桃園的立委,要在即將於桃園機場周邊開發的自貿港區內本外勞基本工資脫鉤,引發爭議,未獲通過。

馬英九任內的脫鉤主張有其大中華經濟圈的想像

這個風波到了2008年國民黨的馬英九總統執政後,當時由王如玄律師擔任勞委會主委,結果王如玄在2010年召開了已經三年沒有召開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等於是凍漲三年的基本工資,當時王如玄就受到國民黨經建部門要求本外勞基本工資脫鉤的強大壓力,依舊在2010、2011都調整基本工資的時薪與月薪,不過這個壓力鍋到了2012年爆了,王如玄所提出的基本工資調整方案,行政院只同意時薪從103元提高到109元,不同意月薪提高繼續維持在18780元,導致王如玄憤而辭職,經建部門只調整時薪不調整月薪,就是脫鉤的思維。

2012年當時的行政院長陳沖更公開指出,「虛擬境外特區」當中本外勞基本工資可以脫鉤,引發軒然大波,當時包括台灣勞工陣線、全國產業總工會共同發起聯署,強烈反對。當時台灣勞工陣線就明確指出,馬英九總統剛剛在兩年前簽署兩公約,不過陳冲外勞工資與基本工資脫鉤的主張,將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第26條:「人人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且應受法律平等保護,無所歧視。」,以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CESCR第7條:「獲得公允之工資,工作價值相等者享受同等報酬,不得有任何區別…」的相關規定。

很明顯,當時馬英九的經建首長是要不惜以違反國際公約,將本外勞基本工資脫鉤為手段,打造超低廉勞動力為號召的特區經濟型態,與中國的血汗經濟大車拼,吸引本來在中國的台商回流,台灣如果當時走向這種向下探底的經濟發展模式,再加上當時馬英九大力推動將台灣鎖入中國的ECFA已經在2010年通過,並開始積極推動服貿與貨貿協議,要將台灣經濟整合入中國市場一致化,人流物流金流無障礙形成共同市場,而如果當時台灣以本外勞脫鉤的血汗特區經濟模式與中國搶訂單競爭,那台灣的小血汗經濟如何拚得過中國的大血汗經濟,台灣勞工的勞動條件將被拉低到谷底,永無翻身之日。

不過,即使2016年政黨輪替民進黨蔡英文總統就任,脫鉤的聲音繼續在社會底層流動。很多民意代表在基層走動時,常常接受到很多中小企業主要求脫鉤要求,這些企業主更提出只要脫鉤,省下來的薪資,將馬上讓工廠內台灣勞工加薪,很多民意代表一聽,馬上點頭如搗蒜加以贊同。這些民意代表應該馬上反問這些中小企業主,你的子女去國外留學,如果去打工,就領台灣的時薪標準就好,不必適用當地的最低工資,好不好?

民意代表聆聽民意不能偏聽

民意代表平日在選區走動拜訪,第一、像台積電這種有規模的大企業根本進不去,即使進得去也無法接觸到所屬的受雇員工,大家都很忙。第二、能夠接觸到,而且有時間跟你聊天的,都是家族式的中小企業主,該企業的勞工也不可能與你互動。這種偏誤,使很多民意代表錯估民意,誤以為脫鉤是全民共識。這些從事出口外銷的中小企業主,可能有雇用一二十個移工,一心只想壓低成本來增加獲利,以個體利益出發是人之常情,不過,脫鉤之外,台灣整體是否違反國際公約,受到國際貿易制裁,這已經不是他每天腦袋忙著調頭寸的思考範圍了。

本外勞基本工資脫鉤,首先在經濟上,會造成台灣整體薪資的停滯,企業更加依賴可低於基本工資,要求引進更多移工,形成成本向下探底的競爭模式,危害整體經濟發展,其次,在人權上,更是違反相關國際人權公約,嚴重影響形象,進而可能被國際貿易制裁。最後,在社會上,既有行之有年領取基本工資的移工,將會引爆集體不滿情緒,形成社會衝突。上述這些顯而易見的見解,只顧自己存活的個別企業主不了解就算了,掌管國家大政的官員與民意代表,豈能穿鑿附會,同聲附和?

台灣在2020年開始要嘗試加入以「公平貿易」為核心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TP,這標示了在美中貿易戰之下,國際地緣政治的發酵,歐美日各國紛紛去風險化,並重建全新享有共同民主價值的產業供應鏈。而台灣更與美國啟動更高人權與環保標準的「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台美並在2023年簽訂首個協定,後續將陸續簽訂。這彰顯了從九零年代以來的全球化,以壓低成本為考量的「自由貿易」已經成為明日黃花,放眼世界各國的國際去風險化,所進行的是以追求人權保障與環境保護的「公平貿易」為核心來重新建構新的生產供應鏈。這也可以看到,台灣正在進行世所罕見的「再工業化」現象。

新時代必須拋棄舊思維,要有新思維,因為當前已經是一個價值競爭的時代,不是價格競爭的時代,台灣不可能再走回拚低廉勞動力,砍價搶單的老路。衷心希望,本篇是筆者最後一次撰寫脫鉤這個舊思維的產物,也不再會有政府官員與民意代表提起這兩個字。

(本文同步刊登於《工議》第83期,高雄市產業總工會,2024.3

作者為台灣勞動與社會政策研究協會執行長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