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的自由,自由地讀書

陳尹暐
291 人閱讀

國際書展已盛大落幕,開幕當天民選的台灣總統蔡英文和準總統賴清德都到場共襄盛舉,準總統更一口氣買了61本書。在政治宣傳上,攤開書本靜心讀書,無疑是對抗氾濫的假訊息、短影音最好的認知作戰方式。

台北書展。圖片來源:蔡其達提供

在自由的國度,以自由的肉體帶著自由的心靈到書展漫步,自由地讀書,享受讀書的自由,是何等美好的多重自由。

10歲時被診斷出難治之症「先天性肌肉病變」,從14歲起使用呼吸器及電動輪椅,之後開始利用平板裝置寫作的芥川賞得主市川沙央就控訴,在閱讀世界中,物理上的障礙對她的考驗,光是翻書都很困難。

受困的肉體困不住熱愛讀書的心靈

話說,日前日本有個繞富趣味的判決,講述的是受困的肉體為了讓受困的心靈能多讀幾本書,戰勝了監獄官僚的熱血故事(搞不好可拍成日劇)。

是這樣的,2020年1月,日本栃木監獄以業務繁重為由,擅自把外界每人每日一次最多可送三本書的規定,改為一個月三本。令人不解的是,明明應該鼓勵讀書的單位竟反其道而行。

一位愛書的受刑人認為獄方逾越裁量權造成自己權益受損,遂提起訴訟,要求國家賠償220萬日幣。

本來,「不重視讀書」的宇都宮地方法院栃木支部覺得監獄的這個限制還好嘛,影響不大,駁回了原告的請求。

熱愛讀書的原告上訴到東京高裁(東京高等法院),高裁於2024年2月15日判決原告勝訴。二審法官認為書籍對於教養的提升有其效果,受刑人的「讀書權」應受保障;何況全日本有多達55個監獄可讓外界每人每日一次送3到6本書,栃木監獄的數量限制可謂輕率的違法行為。哈哈,在高裁判決前,栃木監獄已於去年12月把輕率的規定改了回來。

有趣的是,原告求償220萬日幣,東京高裁只判賠8,800日幣。判決告訴我們,能不能讀書至關重要。可惜的是,書中的黃金屋,只值8,800日幣。

神秘數,事不過三

話說回來,台灣的受刑人讀書狀況又是如何呢?

根據《外界對受刑人及被告送入金錢與飲食及必需物品辦法》第6條第1項規定,外界送入必需物品,每一送入人對個別收容人每月限一次:衣、褲、帽、襪、內衣及內褲,各以三件為限;圖書雜誌最多三本;筆三支;郵票總面額三百元;親友照片三張……

看來,在官僚眼中,書跟衣、褲、帽、襪、內衣及內褲和親友照片是同等要事,而且書的限制還跟「憨憨」的栃木監獄一樣。

「無三不成禮」、「事不過三」,或許「三」有甚麼奇妙的神秘力量。藤原進「三」在《我們曾經這樣活著:三星八德監獄物語》就寫到自己「平均每『三』個月看完八十本中文書籍,『三』本英文原著,『三』本厚達四百頁日文的《文藝春秋》,至於其他的周刊、期刊、雜誌,則不及備載。」

有沒有入手書籍的潛規則或秘密不知道,這麼有氣魄的讀書狂,在獄中若不能放縱書海,豈不違反「一事不二罰」原則?

從被動讀書到主動讀書

其實也不是每個監獄都不歡迎讀書。根據2022年5月公視的報導,南美國家玻利維亞就仿效巴西,推出獄中讀書減刑計畫,藉以讓受刑人多看點書,減少幾天或幾週的刑期。這項計畫,在玻利維亞47所監獄展開,共有865名受刑人參與。

有受刑人表示,「這裡有人剛開始學習讀書,有些人根本不懂讀和寫,這個獄中讀書計畫,給了人們學習讀寫的機會。」

獄中日子苦悶,讀書可忘憂,可提升自我,可讓心靈自由。怪不得一位受刑人說:「當我閱讀時,我等於跟整個宇宙連結,監獄圍牆和牢房都消失了。」神奇力量,監獄的物理空間有限,人的心靈空間無窮。

讀書,或許可粗分為主動「悅」讀與被動閱讀。為考試而讀,為減刑而讀,可謂被動。但無妨,有讀就好,何況讀著讀著或許有天就會變成主動「悅」讀。

筆者在網路上搜尋,初步看到一篇陳美蘭撰寫〈讀書會對女性受刑人學習效果之影響─以桃園女子監獄為例〉的論文,以抽樣的280名監內受刑人為問卷施測對象,發現閱讀在穩定女性受刑人的情緒與激發其閱讀動機上成效最好。

甚麼是教化可能?是個複雜的實務與學理問題,近來更不幸成了網路上「調侃」司法判決的用語。

讀書,不就是最好的「教化」,進而形成各種「可能」?一直讀書,持續思考,就沒空做壞事啦!

作為一個小社會的監獄,尤其被認為是「不愛讀書才會做壞事(誤)」的人的聚集處,應該是努力推廣讀書最好的地方。期待將來,賴總統能在自己盡情買書之餘,也多多考慮一下該怎樣打破「三本」魔咒吧!

作者為法律系畢業的自由譯者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